.
节日分类
.
冷笑话
.
快递幽默
.
经典语录
.
发布笑话

丧盔子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93阅

    在民间有一个风俗,当人死后发丧时,孝子要摔丧盔子。
    丧盔子,用陶土烧制而成。在人死咽气后,摆置棂前,供人吊孝烧纸之用。待出殡起棂时,由孝子摔碎在棂前,死者亡魂便可带至阴间。
    丧盔子,是阴间小鬼敛财的工具。缺钱花了,就拿上丧盔子到路边,见人过来往脑袋上一扣,让人脑袋痛。人一头痛,就会乖乖的给小鬼烧纸送钱。所以,这丧盔子被小鬼们视若珍宝,有它在手,一辈子吃穿不愁。
    可如今不行了。再把丧盔子扣人脑袋上,人家头一痛就去医院。宁可花上三头五百乃至千八百的做检查,也不肯用三两块钱买几张纸钱烧给小鬼。照此下去,小鬼们靠啥生活呀,总不能天天喝西北风吧?
    在此危难之际,鬼中诸葛“鬼点子”想出了一个来钱的好点子。他说:“现如今阳世的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神五”“神六”的都能去火星上月球了。所以我们也不能再墨守成规,光靠那些老掉牙的鬼把戏弄钱了。我们得与时俱进,和阳世上的人携手合作,互惠双赢。”
    “什么?和阳世的人搞合作?咋合作?”
    小鬼们一个个瞪大眼睛,满脸疑惑的望着鬼点子。待“鬼点子”把他的具体打算如此这般一说,小鬼们先是一阵唏嘘不已,之后便纷纷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他的这个点子高明绝妙。
    午饭后,乡卫生院院长正躺在办公室的床上午休。睡意朦胧中,听得有人敲门。他懒洋洋的坐起来,随口说了句:“请进。”便准备去开门。可等他猫腰穿上鞋后一抬头,发现一个穿着青裤子青袄,戴了一个西瓜皮帽子的瘦老头,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院长不由一愣,疑惑的审视着“瘦老头”问:“我还没开门,你是咋进来的?”
    就见瘦老头“嘿嘿”笑着说:“凭我进屋,还用得着开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瘦老头嬉笑着说:“我是财神,给你招财进宝来了。”
    “财神?就凭你?”
    “怎么?我长的不像财神?”
    “不像……”
    “那我像啥?”
    “我看你瘦了吧唧的,倒像一个小鬼。”
    “恭喜你,猜对了。”瘦老头说:“实不相瞒,我正是阴间的一个小鬼。只因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情世故。在阴间被称为‘鬼中诸葛’,外号叫做‘鬼点子’。”
    院长一听瘦老头还真是鬼,不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战战兢兢的问:“这大晌午的,你到我办公室干啥?我可没做啥亏心事呀……”
    “看把你吓的。”瘦老头鬼点子说:“你就是做了亏心事,我也管不着。到时自有阎罗殿的鬼差半夜来敲门。我找你,是想和你谈笔生意。”
    “谈生意?你和我?”
    “咋的?不行呀?现如今市场经济,跟国际都接轨了。我们就不兴来个阴阳互市,互惠双赢,合作一把?”
    “咋合作?”
    “我有一个绝妙的点子,你听听是否可行。”鬼点子说,要把小鬼们的传统敛财工具——丧盔子,和卫生院的现代技术设备结合起来,人鬼合作,开发创收。具体的做法就是,由小鬼们用丧盔子去扣人脑袋。等人一头痛,自然要来卫生院。卫生院便可以检查化验为名狠狠宰一把,之后再给“患者”随便输两瓶盐水。小鬼们趁机把丧盔子一摘,“患者”立马“病愈”。敛得钱财,双方五五分成。
    院长一听这点子,不由心中暗喜。心说,真是财运来了,自有鬼神相助,挡都挡不住。这睡个午觉的功夫,便有“鬼点子”找上门来,送来这般挣钱的金点子。别说,这个“鬼点子”瘦老头,还真是一个招财进宝的“活财神”。

    院长心中激动,热血沸腾。可面上却不露声色,波澜不惊。他以院方需投入技术设备和“患者”治疗费用为由,提出分成比例“三七开”。人七鬼三。
    鬼点子说,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呀。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的讨价还价。最终还是鬼点子做出让步,以“四六开”分成。鬼四人六。
    接下来,卫生院附近的村庄里,相继有人开始头痛起来。头痛的人纷纷到卫生院去求医问诊。可大夫们连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都不用动一下,更不会走什么“望、闻、问、切”的过场。便直接“唰唰唰”的开一摞单子,让“患者”去交钱检查化验。随后就安置到病房输液。输啥液呀,不过就输两瓶盐水而已。可就这么一折腾,没个千八百的下不来。
    按着事先定好的比例,小鬼们用丧盔子扣一个人到卫生院,就可分得四百来元钱。小鬼们由此相继富裕起来,把鬼中诸葛鬼点子当皇上一样供了起来。
    鬼点子从此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使奴唤俾,三妻四妾。终日花天酒地享乐逍遥,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夜里,鬼点子搂着小老婆睡得正香,却被鬼差从被窝里给揪出来锁了,带到阎罗殿上。他这才知,原来是阳世上出医疗事故死了人,把他给咬了出来。
    经阎罗殿“罚恶司”判官审判,鬼点子财迷心窍,利令智昏,竟与阳世恶人狼狈为奸,非法敛财,引发医疗事故,致使“患者”死于非命。按阴司律条,判处鬼点子,与阳世命案元凶的阴魂一同受“下油锅”之刑。
    阎王殿外的广场上,架着一口大油锅。锅下干柴烈火,锅里油滚沸腾。鬼点子被鬼差押到油锅前,就见那个阳世命案元凶的阴魂,已被锁在大油锅旁的“耻辱柱”上等待行刑。
    鬼点子想那元凶阴魂肯定是卫生院院长,心里便“腾”的一下,生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心说,双方商定的方案,由小鬼们用丧盔子扣人脑袋,然后由卫生院以检查化验治疗为名敛财,最后再按比例分成。这本来是一个很稳妥的赚钱点子,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万无一失。可卫生院到底是咋搞的呢,竟然闹出医疗事故死了人。自己倒霉摊了人命官司不说,还把他鬼点子给牵出来跟着一起下油锅……鬼点子越想越生气,便想上前兴师问罪。可等他上前一看,一下愣住了。原来这个元凶阴魂根本就不是卫生院院长,而是一个形容猥琐的小老头。
    鬼点子惊疑的问小老头:“难道你就是那个医疗事故命案的元凶?”
    “我是什么命案元凶呀。”小老头眼里闪着泪花说:“我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
    “替死鬼?这到底是咋回事?”

    小老头说,在几年前,阴间的一个地府官员跟县医院院长,搞了一个合作开发项目。由阴间小鬼用丧盔子去扣阳世人的脑袋,令其头痛去医院。医院以检查化验治疗为名狠宰“患者”。敛得钱财,人鬼双方按比例分成。其实“患者”根本就不用治疗,只需小鬼把丧盔子一摘,头就立马不痛了。可为故弄玄虚,检查化验完后,还要煞有其事的给“患者”输液。输啥液呀,无非是输两瓶盐水了事,遮人耳目罢了。按说这事虽然挺黑挺缺德,可也不过是黑心赚钱而已,倒还没到图财害命的份上。坏事就坏在,让卫生局局长的小舅子闻到了腥味,非要掺和进来分一杯羹。县医院院长碍于卫生局局长的面子,便把输液用盐水供货这一块给了局长的小舅子。谁知这局长的小舅子,是个任嘛不懂的二混子,可胆子却比倭瓜大。开始从厂家进了两批输液用盐水,供给医院,挣点差价。可后来,他便自作聪明的想,这盐水不就是水里加盐一熬就得吗,还用得着到厂家去进货?按着这个想法,他便租了一间仓库,雇了小老头用大锅熬盐水。可等把盐水送到医院给“患者”一输,就把人给输死了。事发后,医院院长上下打点通融,化险为夷;局长小舅子见势不妙,便昧着良心把事推到熬盐水的小老头身上。说什么小老头是盐水的生产制造商,他只是从小老头手里进货。这种移花接木,李代桃僵的把戏,连三岁小孩也能看得出来。可仗着当局长的姐夫给他运作,竟然能蒙蔽过了关。只可怜这小老头,没人没钱没门路,有口难辩。最后眼睁睁的被判刑枪决,给人家当了“替死鬼”。
    鬼点子听小老头这么一说,不由哭天抢地的喊冤叫起屈来。说是县医院出事发生命案,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鬼差说:“甭管事出在哪,你就说你有没有用丧盔子扣人,跟阳世上的人勾着骗钱吧。”
    “这事倒是有。”
    “有你还喊哪家子冤呀?”
    “这事有是有,可县医院的事跟我没关系,而是另有其人。刚才你也听见了,那个跟县医院院长合伙干这事的是一个地府官员。不能让我背黑锅呀?”
    “正因为人家是地府官员,你才得必须背这个黑锅。”
    “为啥?”
    “亏你还是‘鬼中诸葛’呢,连这点事都整不明白。”鬼差用下巴指了指锁在“耻辱柱”的小老头说:“你去问问他吧。”
    鬼点子一脸懵懂的看着小老头,就见小老头叹了口气说:“咳,这还用问吗?兄弟你跟我一样,给人家当了‘替死鬼’了。”
    “哦……”
    鬼点子刚刚明白过味来,就见鬼差把手一挥,喊到:“行——刑——”
    这时,就见两个面目狰狞的恶鬼过来。先从“耻辱柱”上解下小老头,扔进油锅;接着又把鬼点子举起来扔进去。就听得油锅里传出瘆人的惨叫声,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38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医院的接阴婆
车祸
阴灵妹妹的复仇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闹鬼的医院
停尸房的女鬼
婴鬼的复仇
偷尸
冤魂的报复
整形的故事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
[需求留言]<<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