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搞笑糗事
神回复集 王者段子 幽默签名 美女图片 有奖投稿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医院>内容详情页

夜半的歌声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89阅

    编者按:本文构思尚佳,情节略显单薄,突出善的主题较深刻,医学知识使文形象生动,是一大特色!
    我是一位无神论者,但那一次的亲身恐怖经历,让我记忆犹新,终身难忘。劝胆小者勿阅,否者后果自负。——写在前面
    作为一名医护工作者,对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已司空见惯,甚至达到麻木的地步,这并不是做医生的残忍无良,而是每天面对的都是这些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了。医院就是一个与死神打交道的地方,故死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从上解剖学的第一课起,我就已把自己定位在无神论者之列了。
    刚毕业那年,我作为一名医生被分到一家医院外一科工作,由于年轻,充满着朝气蓬勃的工作热情,科主任经常让我们值夜班,起到锻炼的效果吧。正常情况下,值班多有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组成。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之夜,外科的病人特别多,又轮到我值夜班了,护士是小蝶。在别的医生下班后,我照样把所有病人的病历重新阅读一遍,明白哪些是危重病人,哪些是轻微病人,做到心中有数。然后才敢稍微放心休息一下。时间很快,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护士小蝶做完护理工作后已是凌晨一点了,看到没什么事可做,大家唠几句,就准备稍作休息了。
    大概是凌晨两点半的样子,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了,“张医生,快醒醒,有危重病号,”是小蝶的声音。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听诊器就跑出来问:“是十三病房的×××吗?”我知道那是一个正在上着呼吸机的危重病人。 鬼故事大全
    小蝶急忙说:“不是那个,是个刚来的外伤病人。”我急忙带着小蝶向抢救室奔去,病号是个八九岁的男孩子,据他父亲讲是被自家的大铁门压到的,还有一个弟弟也被压到,但他为了救弟弟,就把弟弟压倒在自己的身下,弟弟安然无恙,而他自己却被伤的惨不目睹。头颅被压扁了,像个椭圆形的鹅卵石,口里,鼻子里全是血,鼻子外观也变了形,不情愿的向一边歪去。一边耳朵的外耳廓已完全掉了,还在流着血,周边全是凝固的黑色的血迹,另一侧的外耳道也在出血。右边的颧骨已被压陷,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看上去像一张被废弃的白纸,是那种瘆人的白。最可怕的是他那两只眼睛,一直眼睛大大的睁着,全露出白色的眼球,像是异常的恐怖,另一只眼睛更可怕,眼球已被硬生生的挤出来了,只剩下少许的肌腱在牵连着,垂在眼眶的下面来回的晃动着,那情景绝对比恐怖影片中的鬼怪更恐怖十分。
    我要小蝶赶快检查血压,脉搏,呼吸等生命体征,自己也急忙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急救措施。可是一切都迟了,无力回天……孩子已不行了,看着一个活泼的生命在眼前消失了,我们唯有惋惜的同时安慰哭天嚎地的孩子父母,让他们给孩子准备后事。
    按说故事到此就该结束了,可是更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对小蝶说:“时间才三点,离天亮还早着呢,你再去休息会吧,我去查下那几个重病人后也去休息。”小蝶闷声不响的走了,我知道她还在为那个男孩惋惜难过。
    经过刚才的折腾,我睡意减半,半睡半醒的躺在床上,任思绪在漫无目的的漂游。恍惚间,我感觉到走廊里有个清脆的声音在歌: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真是胡闹,半夜三更的,谁在唱什么歌啊?”我有点生气了,嘟囔着打开门准备去制止他。可是奇怪的是我明明锁好的门却自己开了,探出头去,走廊里依然是昏黄的灯光,静的连自己的呼吸都听得见,我揉揉眼睛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我心想着,又关好门回到床上,闭目求眠。
    迷迷糊糊中,像是有人在轻微的敲门,我刚想起身去开门,才发现自己全身已不能动弹了,像是千斤巨石压在自己的身上,只有大脑意识是清醒的,眼球还可以转动,嘴巴也说不出话来。活脱脱的一个植物人,我心里很焦急,但又喊不出来,拼命地挣扎,可就是一动也不能动,像是一个溺水者,内心充满恐惧,焦虑,无助,和对求生的强烈渴望。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床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对着我在呲牙微笑,孩子很邋遢,蓬乱的头发,肮脏的衣服,两只眼眶还在向外流着血,一只眼球耷拉在脸的上部,在不停的晃动。两边的耳朵也少了一只,嘴巴向一边歪去,好像是半张脸。“这不是刚才那个病人吗?他是怎么进来的,我把门锁好的啊!我记得很清啊。”我心里纳闷着,想问又说不出话来,他似乎看出来我的心思,对我说:“叔叔,我好疼啊,我就是你刚才抢救的那个男孩,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要走了,来向你告别,让我再为你唱首歌吧!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歌声在慢慢的消失,我睁着大眼看着孩子的身影也在消失在对面的墙上,仿佛我看到的只是墙上的一幅画,突然之间又像是一块遇到火的冰在瞬间融化了。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我倏地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升起,发梢直立,毛骨肃然。 鬼故事
    忽然,我手脚全部恢复了正常,深深吸了一口气,舒张一下身子,我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从医学上讲,那只是一场梦魇。然而,第二天,护士小蝶和几个陪护家属都在告诉我:昨晚走廊里有个唱歌的孩子,唱的是——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而且唱了好几遍呢!问我知道不,为什么不制止。
    我不置可否,一笑而过,我至今也没搞明白那晚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善者,人鬼敬之。恶者,人鬼弃之!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44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老医生的诡异经历
婴鬼的复仇
医院采访惊魂夜
医院里有很多鬼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医院的接阴婆
恐怖的210病房
车祸
停尸房的女鬼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