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间里的脚步声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61阅

怡然是一家私立医院的实习医生,她刚刚大四毕业。

这是一家国家级甲级二等医院,医院的福利待遇都非常好,怡然很想在实习后转正继续留在这里。

因为家里没有什么背景和后台,所以怡然除了拼命工作,给领导们留下好印象外,没有其他方法让自己留在这里。

怡然在实习期间非常努力,也非常谦逊,不敢得罪任何一个同事,对每一个病人的态度也很好,她要争取抓住每一线留下来的机会。

所以,只要领导分配给自己的工作任务,怡然都会按时按量地完成,不管多苦多累。

……….包括三天两头地值夜班,包括在那间距离太平间最近的办公室里值夜班………

每天夜里和怡然在一起值夜班的,是一位叫莉莉的女医生。

虽然已经转正成为正式的医生了,但莉莉的工作资历尚浅,家里也没有太大的背景,所以也只能跟着怡然一起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值夜班。 鬼故事

这种事情其他地位稳固的医生,是不会愿意干的。

因为这家医院里一到晚上就特别恐怖,光是那些重病患者们彻夜的嗷叫和咳嗽就够叫人害怕了,有时候小护士偷懒,病人们就会呵斥着怡然去给他们倒痰盂,有一天大夜里,怡然居然发现有一位病人的痰盂里全是鲜红的血,她吓得几乎当场晕倒过去………

更糟糕的是,据附近一带老百姓的传言,这家医院还会闹鬼的,因为在建立医院之前,这一带是古代长沙城的郊区,官府经常在这里处置解决死囚犯。

虽然医院领导们一再绑着脸庞训斥说,这纯属无稽之谈,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我们就应该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那些神神鬼鬼怪怪的东西不能随便说,谁乱说我就开除谁!

尽管上头的态度是明确而严厉的,但有些在医院干过些年头的医生和护士都还是会在私下里支持“闹鬼”说,而且还说得有眉毛有眼睛,将那鬼的年龄性别身高都描述得精确细致,让人不相信都不难。

尤其是那位经常跟怡然一起值夜班的女医生莉莉,她更是将“闹鬼”说传得纷纷扬扬,什么没到夜里十二点的时候,就会有鬼过来敲响医院的大门啊,什么那鬼喜欢穿一件黑色的风衣啊,什么那鬼从大门里走进后就爱走进太平间啊,什么那鬼还喜欢偷吃太平间里的死尸啊,什么那鬼尤其喜欢偷吃尸体的心脏啊……..每次都说得血淋淋凶煞煞的。

更糟糕的是,这莉莉还没事喜欢将这些鬼事讲给医院的病人听,好几个病人都吓得临时退院,转投别的医院去了。

就为这事,医院的领导多次想找个借口把莉莉给开除了,但莉莉在其他方面却表现得勤勤恳恳滴水不漏,医院领导怕人家议论自己气量小不能容人,所以还是强行忍耐住了,没有开除她。

其实,莉莉就算不说鬼故事,她自己本人那副样子就够吓人的了。

莉莉的脸上每天都是红扑扑的,但她的那种红却显得很不真实,像是人为地在上面涂抹了一层鸡血似的。

据熟悉她的老医生们说,莉莉刚进医院的时候可不是这样,那时候她的脸色可苍白了,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所以大家猜测说,这莉莉很可能是为了掩盖自己那白得吓人的本色肤质,用了大量化妆品后产生的结果。

再加上她脸上还带着一副老款黑框眼镜,像是个十足的文革时期的政治老师。

而且她那冷漠的眼神里,成日都透露出一股凌烈的寒光,没病的人都要被她吓出一身病来。

这位莉莉的脾气也有点古怪,她不是很合群,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第一眼看见怡然,她就对怡然产生了某种奇怪的好感。

只不过这种好感只会让怡然受宠若惊,乃至战战兢兢。

怡然怀疑莉莉之所以会有着一副这么古怪的性子,很有可能是在她人生的成长历程中经历过什么重大的挫折。

只可惜怡然并没有兴趣去了解她的故事,她也懒得去了解,免得莉莉还以为自己跟她是一类人,从而将自己引为知己呢!

每次值夜班的时候,一到大半夜,莉莉闲来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唱歌,而且唱的都是同一首歌,张韶涵的《第一次爱的人》。

但她的嗓音天生条件并不好,每次唱起来都跟杀猪一般凄惨,唱得怡然浑身起鸡皮疙瘩般不自在。

现在想想,那首歌的歌词也蛮恐怖的,但莉莉却喜欢唱,而且天天唱——

“灰色的天,你的脸,

爱过也哭过笑过痛过之后只剩再见,

我的眼泪,湿了脸

失去第一次爱的人竟然是这种感觉, 鬼故事

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失去爱我们就要~

就要一点点慢慢的死掉,

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

the day you went away,the day you went away

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

我看着,你走过街

还穿着去年夏天我送你的那双球鞋

银色手炼还耀眼

你的世界似乎一点也没有因此改变

有一天也许我能把自己治好

再一次想起来应该要怎么笑

第一次爱的人它的坏他的好

却像胸口刺青是永远的记号

跟着我的呼吸直到停止心跳“

………. …….

还跟着你的呼吸直到停止心跳呢,怡然每次听到这里的时候,脚底下都全是瘫软的。

所以每次到值夜班的时候,对怡然几乎都是一种巨大的煎熬。

这种煎熬来自双方面的,一个原因固然是这神神道道的莉莉,另外一个原因则在于,在很多时候,怡然确实也感觉这医院里有闹鬼的嫌疑。

这一个夜里又到了十二点,据莉莉先前描述说,没到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夜鬼推开医院的大门,然后进入太平间,偷吃里面尸体的心脏。

今天,那夜鬼还会来吗…..?

就在怡然还抱着满脑子质疑的时候,忽然“哐当”一声,医院的大门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开了。

应该不会是风,也不会是这个时候忽然来了急救病人,因为每次来急救病人的时候,病人家属都会撕破喉咙叫得很厉害的。 鬼故事

就在怡然还心惊胆战地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的时候,她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滴滴答答”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有点像是时髦女子穿的高跟鞋,不过这也难说,因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也有许多男人的皮鞋走起路来是会带着这种声响的。

那阵脚步声显然是在朝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难道莉莉没有骗人?难道她所说的都是真的?

怡然的心跳得急剧,手上拳头捏得紧紧的………

“嗨,怡然,在想什么呢?来,吃饼干嘛!”忽然,一个身影从怡然的背后走上前,让怡然吓了个措手不及。

难道是那鬼在叫唤自己?那鬼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定睛仔细一看,怡然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什么鬼,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这人居然是莉莉!

莉莉的手里拿着一盒压缩饼干,她一边带着微笑,一边将手里的饼干递给怡然,她的牙缝间还塞满了饼干细屑。

“瞧把你给怕的,我有那么可怕嘛,”莉莉脸上露出一阵叫人猜不透的微笑,“来,吃饼干嘛,别担心,我这饼干里没有毒,你看,我自己不也吃得好好的吗?”

说完后,莉莉便又亲口尝了一个饼干,牙缝间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在啃食人骨头似的。

怡然实在是不想跟这莉莉走得太近了,因为一旦被人认为自己跟她关系好,其他人就会无形中疏远自己,莉莉可不想这么做,她必须争取留在这家医院长期工作。

可是,看到莉莉眼神里一副殷切期许的目光,怡然又实在是找不出任何一点拒绝她的理由,因为莉莉给自己吃饼干毕竟是对自己客气,而没有任何恶意。

看到怡然终于伸出手吃了一块自己的饼干,莉莉的脸上有一次露处了一种神秘的微笑。

“怡然,”莉莉又说道,“你想不想知道这家医院里是否真的有鬼呢?”

“不,不想知道……..”虽然怡然也有这种怀疑,但她是个好女孩,她不想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公开化,那样会很容易得罪医院领导的。

“其实我告诉你啊,这家医院是真的有鬼的……..”为了加重自己的语气,莉莉又增加了一句,“我说的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莉莉,我相信你……..”怡然想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却还是做不到,“可,可是这种事情,我们不能随便乱说啊…….”

“我可没有随便乱说啊,我是有根据的,”莉莉又说道,然后一把拉起怡然的衣服说,“来吧,怡然,我带你去太平间看看,我们医院的鬼就在那里!”

“什,什么,我,我不想去………”怡然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脚下却像是鬼使神差般,跟着莉莉就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了。

或许,她也想了解一下这医院到底有没有鬼吧!

如果真若是有鬼的话,那自己以后可就不敢再留在这里了,虽然这里福利待遇不错,但也不能因此把自己的小命都给搭上了啊!

于是,怡然便在莉莉的引领下,来到了医院停放尸体的太平间。

因为太平间里的死尸都要保持低温冷藏,所以当莉莉把太平间的大门刚一打开的时候,室外的空气便随即进入了太平间,太平间内冒出一阵腾腾的热气。

莉莉又露出一阵深不见底的微笑,“怡然,或许你刚才就听到了那阵脚步声,对啊,这脚步声就是从医院大门外进入这里的,不信,你回头看看,你身后不正站着一个鬼嘛!”

“什,什么?”怡然不太愿意相信自己遇鬼了,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眼。 鬼故事

但却发现自己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鬼,而是笑得一脸迷离的莉莉。

怡然长舒了一口气,“莉莉,你吓死我了,我还说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

“这太平间里确实有鬼,”莉莉又说道,“不过这鬼不在你周围,而是在这边——”

说完后,莉莉又不由分说地将怡然拉到了一个抽屉式柜子旁边。

这种抽屉式柜子正是医院太平间盛放尸体用的,每个柜子都编了号,免得弄错。

这些放在里面的尸体有的是等待几天后火化的,有的是无人认领的野尸,也有的是医院做实验研究长期保留的。

莉莉将抽屉打开,里面露处一张年轻男人的脸,虽然那张脸显得有点森森的,但怡然不得不承认,那年轻男子生前一定是个大帅哥。他的眉目轮廓很清晰,五官也非常端正,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这里,怡然的心里不禁有点为他而感到惋惜。

“怡然,你知道他是谁吗?”莉莉又朝她笑了笑问道。

“我,我怎么…..怎么知道啊?”怡然觉得莉莉这个问题绝对是莫名其妙,自己都没见过那男子,又谈何知道他是谁呢?

“他是我男朋友。”莉莉口吻里带着几分自豪和骄傲地告诉她说。

“哦,是你前男友啊。”怡然心里想说的是,别看这莉莉长得不咋的,但却蛮有艳福的嘛,找了个这么英气的男朋友,只可惜那男孩命中注定终归不是她的,还是死得太早了点。

“不是前男友,是现任男友,”莉莉忽然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是在他死后才喜欢上他的。”

“………”怡然几乎被莉莉这话给雷倒了!

莉莉的这席话倒没有吓坏怡然,但真的很雷人,特别特别的雷人!

她是不是又自恋症啊?还是有自我幻想症?

莉莉她在现实生活中这么缺少爱的自然吗?

她居然将一个死尸当成自己的男朋友,而且还是一厢情愿地将人家视为自己的男朋友,都不问一下人家同不同意——哦,对了,她没法跟对方征求意见的,因为那男尸压根就不会开口。

“你一定在认为这是我在单相思,对吗?”莉莉像是读懂了怡然的心思一般,然后又说道,“不,怡然,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不仅仅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的,真的,他曾经说过喜欢我的……..”

“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怎么可能还可以开口说话啊……..”怡然说出来自己的疑惑。

“没错,他是死了,”莉莉以一个略带颤音的声调说道,“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又没死……”

“死了就是死了,没死就是没死,这世界上哪有既死了又没死的人啊…….”怡然发现这莉莉果真是太雷太搞了,她不去演小品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你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莉莉果然又看出了怡然的心思,“怡然,我从第一眼看上这具男尸后,就由衷地爱上了他,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沙子哥哥,每天夜里值班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过来陪他聊聊天,解解闷……..”

你还真够逗的,怡然心想,居然可以面对着一个死人诉说心事,看来你的想象力和构思力都不错嘛,以后除了做小品演员,还可以去做导演拍鬼片嘛。

莉莉又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我查看过医院的资料,他是一个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去世的男孩,但因为他这病有点特殊,所以医院就把他的尸体买了过来做研究,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天天在一起说话……..”

“哦,这样啊。”怡然在接她话茬的时候,心里其实又有点同情莉莉的遭遇,若不是医院里的每个同事都排挤她,莉莉又何至于寂寞到跟死尸说话的地步呢? 鬼故事

“他的尸体和体内其他器官都保持得非常完好,除了心脏有点问题外,他跟一个正常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莉莉又像是自己跟自己说话一般唠叨道,“所以有一天我就突发奇想啊,我想既然这太平间里的尸体那么多,他们都不是因为心中问题而死去的,那我如果用刀子将他们的心脏挖出来,然后又放在沙子哥哥的体内,那他会不会复活过来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莉莉还有意识地停顿了一下,仿佛在等待着怡然回答她提出的这个问题似的。

这不废话嘛,他当然不会也不可能复活过来了,怡然心里说道,一个死人怎么还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呢?再说了,就算可以也不行啊,你莉莉不过是个内科医生罢了,你又不懂外科手术。

“想不到我这个想法最后被证明是可行的,”莉莉又接着说了起来,“当一天夜里,我将另外一个男人的心脏放在他体内的时候,他居然果真就复活了过来,而且他还会朝我微笑,会跟我说话…….”

“真的假的啊?”怡然的脑门上开始在冒汗珠子了,“他还会微笑,会说话?那你现在就叫他笑一个给我看看?”

“不行,”莉莉又说道,“沙子哥哥现在睡着了,不能微笑和说话的,但你摸摸他的心脏,他的心脏真的是在跳动的,真的,你摸摸嘛,怡然,放心吧,我不会吃醋不会怪你的………”

尽管心里有几分害怕,但因为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怡然还是将自己的手伸向了那具男尸的心窝处。

她不禁立刻又将手缩了回来!

她真有种被电击中的异样感觉!

因为她真的摸到那具男尸心窝处有阵突突的跳动!

那绝对是一个功能运转正常的心脏在跳跃!

莫非莉莉真的没有骗自己?

莫非这具男尸在移植完心脏后,果真又活过来了?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莉莉非常得意地说道,“沙子哥哥他现在真的是活脱脱的,他不再是个死人了,只是他每天都需要睡大觉,要睡很久很久,只有两三个小时是可以陪我说话聊天的,而且他也不愿意搬到外面去住,他说这里挺好的,他已经习惯了这里,到了外面反而会别扭……..”

“莉莉,你,你真的让他活过来了啊?”怡然还是没法一下子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自己大学里读了五年医学,怎么就没听教授讲过还有这等医学奇迹呢?

“嗯,他活过来了,不过啊,怡然,沙子哥哥的心脏就是有一点不好,”莉莉又说,“每个心脏在移植完一个星期后就不能使用了,还得不断换新的心脏,怡然,我真的担心哪一天医院里若是没有那么多死人了,那沙子哥哥岂不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谁能保证每个星期都一定有尸体搬进来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怡然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莉莉的眼圈里是噙着花花泪水的,还有一滴已经很明显地就要脱落掉下了,莉莉鼻尖耸动了一下,想努力让眼泪收回眼眶,至少不让它那么轻易就掉下,但这一努力却最终归于徒劳,那一滴闪闪的泪花终于还是掉在了她的脸颊上。

听到莉莉方才那深情款款的叙述,以及她那副泪眼婆娑的样子,怡然现在对她的看法居然有了急剧的逆转。

原本在怡然和大家的印象里,莉莉是个神疯傻气的女生,她的行为举止都异于常人,她特立独行不太合群,每个人都不喜欢和她交往,更不愿意和她一起工作,她就像是个刺猬一般让人避之不及。而且她这个人还老喜欢不分场合地说一下不靠谱的鬼事,哪怕是在人家的结婚宴会上,哪怕是在人家孩子满月的酒席上。

“不,不,这是一种多么不孝的行为!”沙子嘶喊道,“从来都只有儿女将自己身上的器官割下来报答父母的,怎么可以将父母身上的肉割下来给儿女呢?”

“可,可是,”莉莉又说道,“可是她都已经死了,我不把她的心脏挖出来移到你身上,也是浪费了啊!”

“不,莉莉,你还是不了解我妈的情况,”沙子又说道,“她如果真死了,肯定是因为胃癌而去世的,你既然可以为我做心脏移植手术,那就也可以为妈妈做胃部移植手术啊!我的心脏虽然损坏了,但我的尾是好的啊!”

“对不起,沙子哥哥,”莉莉哭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这一切,请你原谅我好吗?”

“我知道,莉莉,我也愿意原谅你,”沙子替莉莉抹了把眼泪道,“但我不能原谅自己,我从小就淘气,让妈妈伤了不少心,而我居然却用她的心来维持自己的生命,我真是猪狗不如啊!”

“你别这么说,沙子哥哥,千错万错都在我,”莉莉哭得稀里哗啦了起来,“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做了不孝子……”

“莉莉,非常感谢你陪我走过这几十天的日子,”沙子忽然站了起来说道,“只可惜我恐怕没法陪你走到天长地久的那一日了,妈妈走了,我也想过去那边陪她了,莉莉,对不起,希望我们来世有缘再相会吧!”

说完后,沙子便从抽屉柜子里寻出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就刺向了自己的心窝处。

血流如注。那殷红的血液甚至染红了莉莉和怡然身上的衣衫。

“不要啊——沙子哥哥——”莉莉惨叫一声,当她想扑过前去阻止他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了,沙子已然倒在了血泊中。

莉莉只能扑在了沙子的尸体上失声痛哭了起来,她哭得真叫一个凄厉。

这一回,沙子用刀子刺穿了自己的身子,以及心脏周围的神经细胞,任凭莉莉医术再高明,也没法用移植术将他的心脏治好了。 鬼故事

莉莉将沙子的尸体抱在了手里,嘴里又一次唱起了那首《第一次爱的人》来:“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失去爱我们就要,就要,一点点慢慢地变老……..。”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49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