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间的童尸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6阅

    编者按:幽怨,恐怖,心灵的碰触,一种汗毛淋漓,冷然的诡异。死亡的气息,原来离我们如此近距离。一种嗜血的光芒,一种黑暗的力量,让人透不过气来。
    “快看快看!”扫街的大妈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医院住院楼七楼的窗台,一手拿着扫帚,一手召集行走的路人。不到一分钟时间,住院楼下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怎么就想不开呢?看上去还挺年轻的啊。”
    “这年头谁知道呢,兴许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尽管人们在底下议论纷纷,但坐在窗台上的那位女子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既没有往下跳的倾向,也没有要进去的打算。就当人群将要散去之时,女子突然从窗台上站了起来,她身体前倾着,似乎想要看清楚什么。这一举动立马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那一刻,大街上没有了以往的喧闹,没有了嘈杂的车鸣,似乎都在等待着一个结果。
    令大家感到庆幸的是,女子并没有跳下来,而是转过身,被医生护士拥簇着回到了病房。
    “你知道吗?我看到她了,她还在我身边呢,所以我不能死。”女子脸上渐渐浮现了笑容。这时,医生护士都皱紧了眉头,似乎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
    原来,女子是因为前几天发生的车祸被送至医院的,还好全身上下除了一些擦伤之外,只有头部受到较重的撞击,但经过几天的治疗,情况还算比较乐观。然而,令所有人感到惋惜的是,她那六岁的小女儿却未能逃脱死亡的命运,如今正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
    晚上的住院楼仍旧是灯火通明,白天的事情让值班的医生护士都提高了警惕。医院还特意安排实习护士小李盯着女子的病房,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到了深夜的时候,多数病人都已经熄灯睡觉,走廊里也少了白天那些慌乱的脚步声。但小李仍然打起十二分精神,时不时的向那名女子的病房门口看去。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两点多,小李心想这时候她应该睡着了吧,于是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就趴在了桌上。
    “小小,到妈妈这来啊,小小……小小……”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深夜的宁静,小李不得不睁开朦胧的睡眼,令她大吃一惊的是,女子正看着走廊的那一头念念有词。小李意识到了自己的职责所在,毫不迟疑地跑过去拉住了女子。
    “快看!小小在那,就在那里啊,你们都骗我,她根本就没死。”女子喜极而泣,一边指着走廊的那一头,一边不忘挣脱小李的手。
    小李只当这是女子伤心过度说出的胡话,她想要把女子带回病房。可是就在她准备转身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就在女子指着的方向,分明有个扎羊角辫小女孩,看上去大约五六岁的样子。虽然小李一直以来都相信科学至上,但在那一刻,她呆呆地站在女子身旁,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心底的那一丝凉意。

    就在小李迟疑之际,小女孩突然向这边走来,头上的辫子有节奏的摆动着。
    “妈妈……妈妈……”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眼看那个小小的身影就要接近自己,小李的心提到了嗓子口。但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让她松了口气。
    “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害妈妈到处找你。”这声音是从一个年轻女人口中发出的,原来小女孩只是一个走错楼层的病童,小李瞬间明白了一切。可是,她却没能看见,在走廊靠近太平间的那一头还有一个瘦弱的身影,蓬松的头发挡住了她沾有血迹的额头,身上的衣服也多处被擦破,她正呆呆着望向小李这边,似乎想要跟小李身旁的女子说些什么。
    女子嘴里还是念念有词,眼睛仍旧死死盯着前方。小李为防止意外的发生硬是把她拖进了病房,折腾了很久之后,女子终于睡着了,小李也继续打起了盹。
    天还没有大亮,大街上的人却慢慢多了起来,小李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得那么死,心里庆幸着还好没什么失误。她正准备走进女子的病房,然而里面的声音却让她骤然止步。
    “小小,妈妈知道你怕,小小……不要走。”
    “唉,又说胡话了。”小李一边叹息着一边推门,语气里带着深深地同情。
    小李走了进去,女子迅速收回望向窗户边目光,这一次,她很配合的做完了各项检查,似乎情绪没有昨天那般激动。小李熟练地给女子抽血,输液,女子竟然眉头都没皱一下。
    想着输液的时间差不多了,小李又向病房走去,可是空空的床位让她大吃一惊,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实习护士,但这病人却不是普通的病人。小李想起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于是马上跑出去找人。
    刚到医院大门口,就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紧接着一个衣服上染满血迹的女孩被抬了进来。这个女孩似乎在哪见过,小李心中一阵迟疑,就在这时,眼前出现的身影让她心里的大石瞬间落地。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平常愁眉苦脸泪痕斑斑的女子此刻正朝她笑得灿烂。
    把女子送回病房后,小李就听到同事们在谈论送进来的那名女孩,原来又是车祸,更可惜的是,那小女孩还没进手术室就已经断气了。她叹息了一声,突然意识到,就是那个女孩,就是羊角辫小姑娘!那一刻,小李感觉自己心里堵得慌,但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本来当天晚上不是小李值班,但想起白天发生的事,小李还是选择留在了医院,她怕白天的那一幕会触痛女子的心,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领导同事看见。
    已经将近十二点了,女子似乎并没有睡意,她起身穿好鞋,然后轻轻地带上门,往走廊的那一头走去。也许是抵不住睡虫的侵扰,小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但一阵窸窸窣窣的开门声让小李从睡梦中惊醒。
    她迅速起身,准备走进女子的病房,可是另一头的那个模糊的身影让她止住了脚步,可是一转眼那个身影便消失不见。她有些焦急的走到走廊的那一头,在身影消失处停了下来。“太平间”三个字是那么的显眼,小李感到一丝害怕,她准备转身就走,可是里面传出的声音却像磁铁般吸引着她。

    “妈妈,我怕。”这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小小,妈妈找了个小朋友来陪你,她就在那,你看。”
    小李虽然害怕,但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她推开原本锁着的门,一步一步踏了进去。太平间的冷气永远这么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恶心的尸臭味。在这里躺着的人一般都无人认领,他们正等待着医院的处理,或许被拖到火葬场一起焚化。
    小李四处寻找着女子的身影,最后在那个角落里看到了无法想象的一幕,女子正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似乎刚才听到的对话是她一人发出的。小李想要把女子带出去,她走过去试图拽着女子离开,可是女子说什么也不肯,嘴里嚷嚷着谁也不能把她们分开。
    小李没办法,只好冲着女子吼道:“她已经死了!你不要自欺欺人!”
    听到这样的话,女子迅速冷静下来,但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
    “小小,你别躲着,你让这个姐姐看看你,他们都不相信妈妈。”她还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说话,似乎在她对面真的站着她的女儿。
    小李不以为然,她瞧了瞧女子旁边的那一具尸体,那才是她的女儿。让小李惊讶的是,那具尸体上的白布不翼而飞,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女孩的脸部表情。即使接受过专业培训,但此种环境却很难让人不害怕。
    小李撇过头,只想马上把女子带离这里。可是当她正想朝门口走去的时候,另一只手死死地被拖住。回过头,眼前的景象让她不得不相信,就是那具尸体,刚刚还安静的躺着,如今却坐了起来。她拼命地想要挣脱,可是那双手却抓得越来越紧。
    突然,小女孩睁开了眼睛,虽然她脸上伤痕累累,但嘴角却荡漾开来。
    “我不要小朋友,我要这个姐姐陪我。”这次的声音里少了颤抖却多了一分坚定。
    小李很想大声求救,可是嗓子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她拼死挣扎着,想要挣脱。突然,她愣住了,因为一旁女子的笑声湮没了一切。小李回过头,只看见一双沾满鲜血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近……
    第二天早上,住院楼下面又一次被围得水泄不通,因为在路边拐角处躺着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毫无疑问,“敬业的实习护士为救患者双双坠楼”,这便成了人们饭后的谈资。
    太平间里依旧冷清的吓人,然而逝者的面容似乎并不显得安静,小李的脸部似乎因惊恐而极度扭曲,可是,旁边两块白布下盖着的却是灿烂的笑容。
    小李的尸体当天就被其家人领走,羊角辫小姑娘也被送到了火葬场。太平间似乎一下空了不少,但奇怪的是,只要太平间有一具尸体被领走,便会紧接着有具尸体被送进来,而死者往往都是死于车祸。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医院确认那两母女没人认领并把她们送进火葬场。从那以后,太平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原样。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51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