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魂手术刀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96阅

奇特的病患
    我的大学同学林,一家三代学医,爷爷父亲都是医学界非常著名的人物。所以他自己说,当年高考志愿从第一到第八全是医学院。
    林似乎天生就是当医生的料,再难再厚的课本他都记得非常牢。可惜的是,还没等林正式在医院上班,林的爷爷就突发脑溢血去世了。葬礼结束后,林的父亲把一个盒子郑重地交给他:“拿去,这是你爷爷生前经常交代的,一定要给你。”
    每当林说起这件事,我都忍不住问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可林说,爷爷生前反复交代,不到对病人束手无策的时候,千万不要打开盒子。
    林自然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医生,行医的道路异常顺利,他常自我调侃或许是爷爷在天之灵的保佑。不过很快,他就遇见了棘手的病患。
    那天,一群黑衣人拥着一个胖子突然出现在林的诊室,哪里像看病,简直是黑社会谈判。林一抬头,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肥硕的圆球,而且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子臭味。
    林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胖子脱去衣服时的情形,那是他从医过程中从未见过的恶疾。胖子的背已经不能叫背了,可以想象一下马蜂窝的样子,高度的溃烂和密密麻麻的伤口使得肉芽怎么也长不好,伤口之间互相撕扯,发出非常刺鼻的脓臭味。林只好屏住呼吸,仔细观察伤口。
    那伤口就像有人用大力金刚指按过一样。而且就在林观察伤口的时候,又发生了令人诧异的一幕。胖子的右臂膀上,慢慢出现了一个指印,先是普通的凹陷,然后越来越深,紧接着,毛细血管开始坏死,最后像是戳破的水袋一样,形成了一个恐怖的伤口。但奇怪的是,虽然这一切在慢慢发生,但胖子似乎没任何知觉。
    林很纳闷,他并不是主治皮肤病的医生,怎么也不应该找他来医治啊?林当时问过胖子,但他闭口不答。望着胖子步履蹒跚地离开,林突然想到了爷爷留下的遗物。那个盒子正静静地躺在他家的床头,现在或许是时候打开了。

    神奇的手术刀
    当天,林给我打了电话,神秘兮兮地说要给我看样东西。我一听就猜了个大概。在他家卧室里,林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盒子,盒子通体墨绿色,大概一巴掌长,泛着神秘的绿光。
    开盒的瞬间,我有些恍惚,因为我好像看到什么半透明的物体从盒子里飞出来似的。终于,我们看清盒子里的东西了,顿时有点失望,原来只是把普通的手术刀。不过也有点不普通,因为刀柄是金色的,而刀刃居然没有!
    林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术刀,突然,他“啊”的一声,我们这才发现,并不是没有刀刃,而是刀刃极薄,薄到通体透明的地步。刚才林一不小心,就被锋利的刀刃割伤了。血很快流到刀面上,显出刀的模样,原来它比一般的手术刀要长上一寸左右。正当林忙着包扎伤口时,我却发现透明的刀刃上被血浸润后居然出现了一些条纹。我拿起刀来对着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两行小字:“医者施术救人,施仁救魂。”
    但是这把刀到底怎么用呢?最起码得把那个生恶疮的病患治好吧。我问林,林也默不作声。最后,我建议先把刀放到一边,询问一下那个病人的情况再说。
    很快,我们知道了胖子的身份,他是当地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承建的工程很多。该胖子似乎不是什么正经商人,拖欠工资,克扣材料是常有的事。但据他本人讲,他的饮食作息很规律,更没有接触过什么毒物。这可把我们两人难住了。
    “这样吧,你去吓吓那个胖子,问他为什么要找你治病,或许能找到点原因。”我出了个主意。
    果然,胖子听我们说他活不了几天了,惊恐得像一条看见杀虫剂的肥硕虫子,啊啊直哭,边哭边说,他知道林的爷爷有把手术刀,持刀者可以医治任何顽疾。我们总算有点明白了,看来是爷爷以前的病人告诉胖子的。但胖子说,没人看过林的爷爷是如何使用那把手术刀的。
    我和林只好再次回到家中,把那把奇异的手术刀拿出来反复观摩。趁林不注意,我拿刀在手上划了一下,果然很疼,但似乎很快就没有感觉了。我再看看伤口,伤口竟然像装了拉链一样迅速愈合,要不是旁边的血迹,根本看不出一点伤痕。
    林奇怪地看着我:“你疯了?”
    “你上次被割伤的手是不是也很快就好了?”我问林。
    林立即想到了:“难道这把刀可以迅速愈合伤口?”
    “对,也就是第一句施术救人的意思吧。”
    “那第二句施仁救魂呢?”林问道。
    “别管那么多了,先救胖子再说。”

    人脸心脏
    我们立即让胖子来医院为他实施手术,林用爷爷给的手术刀对着一个正在生成的伤口做圆形切割,并把脓血挤了出来,果然,手术刀划过的地方,伤口开始迅速愈合。
    真是把神奇的手术刀,林和我受到极大的鼓舞,伤口很多,我们小心翼翼地一个个切除,最后,只剩下背部最大的一个伤口了,这个伤口甚至深入到了脊椎骨上。我还是无法明白,为什么胖子没有一点疼痛感。
    正当手术刀刚刚接触到那个伤口时,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胖子居然自己坐起来了,要知道,那种分量的麻醉剂是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消失的。我们惊恐地看着胖子缓缓走下手术台,他身上的罩布也掉了下来,就那样全身赤裸地站着,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屠宰场里吊起的一头头猪的尸体。
    “你们阻止不了我!”胖子忽然发出非常尖细刺耳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女人在说话,可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胖子的嘴动过。林浑身发抖,这已经超出常人的理解范围了。
    “你是谁?”我正色问道。
    “这个畜生一定要死,我不能让你们破坏我的计划!”胖子又“说话”了,声音越来越高。
    “好,我们不救他,但你也别再叫了,如果你要他死,你也要给我们讲讲原因。”我极力安抚这个怪物。
    胖子依旧如死尸一样站在那里,我注意到他心脏部位居然鼓了起来。“我说了,他只能死!”那个东西看来的确对胖子怨气很大。
    我一边安抚它,一边示意林出去喊人,现在必须先制服胖子。因为我看见他像梦游一样拿起了旁边的一把手术刀,慢慢往脖子上抹去,要是等林来,估计胖子就真完了。这时,我不知道从哪里想到的,忽然高喊一句:“你丈夫也不希望你这样做!”我完全是蒙的。果然,胖子停了下来。正好这个时候,林带着一些人冲了进来,马上制服了胖子,他又被麻醉过去了。处理完这一切,我们都出了一身冷汗。
    “背上的伤口不要动,你先给他做一次心脏部位的CT。”我对林说。
    几十分钟后,我和林看到了胖子心脏的CT图。但我们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CT图上清晰地显现出一张人脸!
    “恐怕真正的病源是心脏,我们还需要做一次手术。”我对林说。

    这次的手术林无法独立做了,他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了院方。院长很重视,安排几位专家一起会诊,当然,我和林也一起去了。
    当胖子的心脏真实地展露在我们面前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的心脏极度肥大,而且看起来的确像一张人脸,确切地说,是一张闭着眼睛的女人的脸。人脸正好是心脏多出来的部分,看来必须让林用手术刀切掉那一块了。
    哪知,当林的手术刀刚接触到人脸时,人脸突然睁开眼睛,一口咬住了刀,发出和上次一样刺耳的笑声。其他的医生都吓瘫了,一位护士直接晕了过去。
    “放手吧,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我对着那脸说。但那张脸的眼睛充满着仇恨,忽然吐出了刀子,厉声道:“你又知道什么?看病都是富人的专利,我的娃有病,你们有谁来治过吗?你们只为这些畜生看病,你们干脆叫兽医算了!”那几位专家发疯一样跑出去,边跑边喊鬼啊。虽然言辞激烈,但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有点根据。
    “你能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我们会帮你的。”林诚恳地说。
    人脸似乎有点触动,声音也柔和了:“我不想说那么多,你们去问一个叫阿贡的工人吧,所有的事他都知道。我奉劝你们,像这样的畜生最好少救,我知道,我没办法抵抗那把刀。”说着她看了看林的手术刀,没了声音。
    林又试探性地碰了碰,果然没有反应了。林马上把人脸割了下来,但割下来的瞬间,人脸就化为了血水,只留下一根针。

    施仁以救魂
    事后费了一些周折,我们在一个工棚找到阿贡。他整个人就像还没烧干净的柴火,又黑又瘦,长期的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让他看上去非常虚弱和疲惫。
    阿贡听完我们的叙述,第一句话就是:“胖子死了没?”这把我们呛了一下。林尴尬地说胖子已经没事了,而且恢复得很好。阿贡对着我们冷笑了几声,慢慢地说出事情的原委。
    那是一个叫小凤的女子的脸,她和丈夫都是阿贡的同乡,三人一起来城市打工,就在胖子的工地上。日子虽然艰苦,但好歹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不料后来小凤的孩子得了重病,急需医药费,而胖子又拖欠工资,小凤的丈夫和工人去要,反被警察抓了起来。实在没有办法了,小凤的丈夫就浑身浇上汽油去威胁胖子。谁知道胖子根本没放眼里,而小凤的丈夫不小心靠近了工地的明火,竟然在胖子面前被活活烧死了。小凤的孩子也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死在医院的过道里。小凤疯了,下落不明。
    阿贡说完后,鄙夷地望着我们,说了句:“你们可以滚了。”然后拍拍屁股又去干活了。
    我和林无语良久。回来后,林问我,手术刀上的后一句——“施仁以救魂”到底什么意思。我想了想,说:“或许你爷爷的意思是,救魂救的其实是医生自己的灵魂吧。”
    林恍然大悟:“是啊,医者仁心,这样才是个有魂的医生啊。”
    至今,我仍为小凤感到惋惜,也想不明白她到底对胖子施了什么法术。不过,林已经从医院出来了,自己开了一家诊所,经常为穷人赠医施药。也许,这样的事情会少一些了吧。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52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停尸房的女鬼
冤魂的报复
阴灵妹妹的复仇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吻尸
婴鬼的复仇
偷尸
恐怖的210病房
医院太平间里的命案
医院里有很多鬼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