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红包 淘新闻阅读 H5网页游戏
笑话大全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搞笑糗事
神回复集 王者段子 幽默签名 美女图片 有奖投稿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医院>内容详情页

赫卡忒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149阅

    死亡,是令人恐惧、迷惑的吗?
    但是,它又是那么绚烂、独特
    如果你无法欣赏亡的深邃,你就无法体会生的美丽
    你到底愿意优雅地死去,还是惶恐地活着?
     1 梵蒂冈的头颅
    黑暗中,透过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手里拿着一颗人的头盖骨,她突然把那颗头盖骨紧紧地抱在怀中,静静地,不发出一点声音。
    “是你要我陪你来这个所谓的‘艺术之都’的,可是为什么,来到这儿的几天,都没看你笑过,你好像有什么事在隐瞒我?”我对梓茄说到。
    “蒙蓝,我过去从来没有和你讲过我爸爸妈妈的事情,是因为我始终都不愿意面对他们都已经离开我的事实。来到梵蒂冈的这几天,我总是在夜里梦到我爸爸,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年,我只有14岁。”梓茄的神情黯然。
    “你一直带着这颗紫水晶头盖骨,它对你来说,一定有特别的意义。”
    “它是我14岁那年的生日,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它是按照爸爸的头盖骨透视图做的,和真人大小一样,爸爸说,这就是他的头盖骨,有头盖骨陪伴在我身边,就像他陪伴在我身边一样。”
    ……
    第二天,我和梓茄去了梵蒂冈博物馆和圣彼得广场,那里到处都是经典的艺术杰作。直到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条装潢很独特的小街,街道两旁都是本地人贩卖艺术品而开的小店。而其中的一家小店却给人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我和梓茄走了进去,刚一进门,我们就看到一座非常巨大的雕塑!梓茄在看到那雕塑的一瞬间,就被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她的脸色开始泛白,眼睛始终直直地盯着那古怪的雕塑作品,不,不能说古怪,简直是恐怖!
    整座雕像成树形,差不多有10米高,可是,最另类的是,雕像看起来,都是由不同的人类肢体拼凑而成!树干部分,是人的躯干部位;茂密伸展的树枝是把人的四肢叠错交织在一起;而树上的果实,则是用人的头盖骨做成的!所有的头盖骨都是骷髅,只有其中最大的那颗‘果实’是用真人的头颅制作的。
    “先生,小姐,欢迎光临。你们一定觉得这雕像很怪异吧?它反映的是一种死亡艺术的美感,树的每一部分都是用人的‘尸体’做成的,所以,制作这件作品的艺术家把它命名为‘尸树’。”和我们热情打招呼的小店老板也是个年轻人,他正用意大利语为我们介绍着。
    “尸树!”梓茄略有所思,用冰冷审视的眼神看着年轻人,说到:“这件作品,你们出价多少钱?”
    “对不起,小姐,这是本店的非卖品,无论你出多少钱,我们都不会卖的!”老板礼貌却坚决地拒绝着。

    2 神秘的艺术家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制作这件作品的艺术家叫什么名字?”梓茄冲动地抓着年轻人的胳膊。
    “这个作品的作者,是个流浪的艺术家,我们只知道他叫黑红,但是却没有人清楚他的行踪。”
    梓茄一直在和年轻人询问关于黑红的事情,而我则衬机好好欣赏一番所谓的死亡艺术作品。
    奇怪的是,当我走到‘尸树’旁的时候,居然闻到一种‘尸体防腐剂’的味道,虽然,这座雕塑上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但是,依然无法隐瞒整天闻到防腐剂味道的我。我用手指轻轻挤压了一下制作‘尸树’的材料,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材料’的触感和质地,都不像普通的塑料、橡胶或者泥灰,它光滑而又富有弹性。‘尸树’上雕刻的花纹也非常精美,而这花纹就像是‘镶嵌’在材料里一样!
    “老板!拜托你!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作品卖给我们!”我走过去,开始和梓茄一起央求起年轻人来。可是,无论我们如何企求,年轻人都不肯把‘尸树’卖给我们。
    我们回到旅店,两个人都一言不发,这时,梓茄突然问我:“蒙蓝,难道你也懂得欣赏‘死亡艺术’?你为什么一定要买那座雕像呢?”
    “那你为什么一看到雕像,就整个人惊呆了呢?”我相信,梓茄有秘密没告诉我。
    “因为‘尸树’上,那颗唯一的‘真人头颅’就是我爸爸。”这个答案确实超出了我的想像。
    “你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法医馆的法医,我见过各种各样奇异的尸体,也接触过各种各样迷离的事件,但是,我却从没见过那么奇特的死亡雕塑,也从不知道,梓茄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在很多年以前,我爸爸是一个在艺术界声名赫赫的艺术家。不过,他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一直都具有非常另类的风格。他尤其崇尚死亡艺术,所以,在他的作品里,不是尸体就是鲜血,因为他始终认为,人类的死亡,具有无穷的诱惑力和美感。直到8年前,他留下一封很短的信,信里说,他要离开我,但是,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到底去了哪里,却一直是个迷。”
    “8年里,他从未和你联络过?他会不会……?”我试探地问到。
    “会不会已经死了?我也曾经那样以为过。不过,最奇怪的是,每年,都会有人在我的银行账户上存入大一笔钱,而且分别是在不同国家的银行存入的。所以我想,那存钱给我的人,也许就是我爸爸。”
    “我觉得,你爸妈似乎都有一些无法让你知道的隐情。我记得你说过,你妈妈是在死后把你生下来的,那你爸爸有没有告诉过你,她到底是怎么死的?”我问到,
    “过去,你曾经找人调查过我妈妈的死因,可是,我们连我妈妈的尸体葬在哪里都不知道,该如何调查呢?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爸爸又离家出走了,就让过去的事情,成了永远的迷团。”
    “所以,这一次,那颗‘长’着你爸爸头颅的‘尸树’,也许就是可以解开你爸爸失踪迷团的线索!”
    “蒙蓝,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买那颗‘尸树’呢?”
    “因为我怀疑,那座雕塑并不是用泥灰和橡胶制作的,而是用真的死人的尸体做成的!”

    3 恐怖形象设计师
    第二天,我和梓茄心有不甘地再一次跑到那家小店,我们还是需要那座雕塑,因为它是查找死亡艺术家纪舟祖的线索,也是可以解开我心中怀疑的唯一办法。可是,奇怪的是,这次,我们几乎没有费任何唇舌,那年轻人就答应把‘尸树’卖给我们了。
    离开小店的时候,我记住了两个名字,一个是老板的名字:安吉罗;另一个是小店的名字:赫卡忒。当然,还有买下那座雕像的价钱:100万美元。
    ……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正坐在戈多咖啡馆里,读着一本恐怖小说。
    “和梓茄去了一趟梵蒂冈,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好像也没有什么突破啊!到底你们是不是彼此喜欢的呢?”蒙橙正笑嘻嘻地端起一杯咖啡。
    “我一直觉得梓茄有事情隐瞒我,不是我不想靠近她,而是她始终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其实梓茄是个很自闭的人,好像任何人都无法走入她的内心,也永远都无法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我其实是有点沮丧,因为我无法了解我喜欢的人。
    “哥!你真的花了100万买了一座雕像?”蒙橙的表情告诉我,他觉得我是个疯子。
    “那座雕像,今天就会运到法医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要买它!”我坚定地说。
    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抬起头来,我看到一个面色俊朗的年轻人正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看着我。
    “我是恐怖形象设计师彭阔,看来,你就是小有名气的少年法医蒙蓝了?”
    “你一定还是想了解两年前法医馆接手的那个案子吧?可是我还是不赞成你们把那么残忍的事情拍成电影。”其实彭阔在此之前已经打过很多次电话给我了。
    “如果你这次肯帮我,我也会帮你一次,而且是你很想知道的事情。”彭阔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照片。
    我接过照片,发现上面拍得竟然是一座坟墓,而且墓碑上的名字很奇怪,那个死去的人,叫端木美。
    “这个坟墓里埋葬的人,就是你一直想方设法调查的人。端木美就是纪梓茄的亲生母亲。虽然她的死是一个迷团,但是如果你有机会挖出她的尸体进行检查,说不定可以找到她的真正死因。”
    “也就是说,我只有把两年前那起恐怖的案子告诉你,你才会告诉我照片上坟墓的地址,对不对?好,这算是公平的交易,我看你的身份也不只恐怖形象设计师那么简单吧?”
    “你猜得没错。我的第一职业就是喜欢破解迷团的私家侦探。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4 诡异的雕塑
    我和彭阔一起回到了法医馆,小果告诉我,我在梵蒂冈买的那座雕像已经准时运到。
    “我知道你们法医馆,最有名的是收藏各种千奇百怪的尸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收藏起雕塑作品了?”彭阔看我正在给雕塑拆封。
    “因为这不是一座普通的雕塑,是用人的尸体做成的雕塑。”我看到彭阔的眼里闪出了一道异样的光芒,他走过来,紧紧盯着我刚刚拆开的‘尸树’。
    “怎么看,这都是一件艺术品啊,虽然非常像用人类的尸体拼凑的,不过,那只是一种艺术造型而已,不会真的有人用死尸做雕塑吧?”
    “你看,‘树干’部分,是用人的躯干制作的,就是切掉了人的头、胳膊和大腿之后的部分,然后再以螺旋上升的形式排列组合,用强度很大的黏合剂粘连在一起,大概有6米左右高。”我从梯子上爬下来,拿尺给彭阔看,“在‘尸树’的树根部位,你仔细看,有一个大约1平方厘米的红色印记。”我指给他看。
    “红色印记?这也许只是雕刻出来的花纹吧?”彭阔还是很迷惑的样子。
    “不是花纹,是人的胎记!这是一小块略显葡萄酒色的胎记,如果真是艺术家雕刻在上面的花纹,也绝对不会雕刻成根本就不成形状的东西。”
    “这颗‘尸树’上雕刻的图案,很怪异!到底艺术家想要表现些什么呢?”
    我拿出我解剖过的尸体照片给彭阔看,“你看这个死者,他生前曾经在背部有大片的纹身图案,你拿着这张照片,再对比一下‘尸树’上的花纹,有什么感觉?”
    “尸树上的花纹不像是画上去的,也不像雕刻上去的,倒像是人类的纹身!”
    “你可以触摸一下‘尸树’,感受一下,质感是柔软而平滑的!即便是仿真程度惊人的蜡像,也绝对达不到这样柔软的程度!”
    “对啊!蜡像的触感是冰冷、僵硬的,而这个‘尸树’的材料,却柔软很多!”
    “所以,我才判断,这个雕塑作品,就是用真正的人类尸体做成的!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艺术家,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凶手!即便不是他杀的人,他也是盗取了别人的尸体!我想要查清楚的,就是‘尸树’背后的秘密。
    “这些年里,通过倒卖人类的肢体和器官而赚钱的恐怖集团越来越猖獗了。就像你们法医馆两年前接手的那个案子。”彭阔终于按耐不住,要进入主题了。

     5 Freakshow
    “我没想到,你们电影公司居然会把Freakshow这种题材搬上银幕。其实那是一种非常残忍的,甚至灭绝人性的畸形秀。被害人多数为女性,她们会突然在某地失踪,其实是被犯罪集团囚禁起来,那些人太狠毒了!他们会把抓来的女人按照不同的设计,切掉四肢,或者拔掉舌头,让被害人根本无法求救,也无法逃脱,甚至都无法自杀!只能按照他们的摆布,一场又一场地做着残忍而没有尊严的演出。很多被害人都被他们折磨而死,即便最后被解救出来,也都精神失常了。”我找出了‘Freakshow’的档案,拿给彭阔看。
    “其实观众也只想看一些新鲜刺激的东西,作为恐怖电影的造型师,我只是要尽力地塑造出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形象。古代不是有一个吕皇后吗,她把自己讨厌的女人的四肢都砍掉,还把那女人放到猪圈里,和猪一起生活,那女人也居然没死,也真是奇迹。这历史虽然残忍,但是大家还是因为猎奇心理而把它传播着。”彭阔看着手中的照片。
    “你是怎么找到端木美的坟墓的?难道你只是为了获得法医馆的资料就大费周折地去寻找一个去世22年的女人的坟墓?”我还是觉得彭阔是另有目的的。
    “蒙蓝,你真地很聪明,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我一直很想寻找机会加入你们法医馆工作。因为你们所接手的案子,可不仅仅只是警局交代的那部分,更多的还是你们所收藏的尸体背后的神秘事件。”
    “法医馆确实偶尔会做一些‘越界’和‘犯规’的事情,为了查找真相,我们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法医馆里有很多技术人才,不过,你可能是第一个毛遂自荐的侦探。”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术刀切掉一块‘表皮组织’。
    “蒙蓝,你看过《达芬奇的密码》吗?那里面就有人把符号画在尸体上,而符号其实是一种难以破译的密码。你说这颗‘尸树’上的花纹,会不会也是一种密码呢?”彭阔一直盯着‘尸树’在看。
    “我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颗‘树’上,会挂着我爸爸的头颅!”说话的人正是刚走进实验室的梓茄。
    “梓茄,我可以肯定,‘树’上的头盖骨,都是真人的头盖骨!只有这颗你父亲的头颅,是用制作蜡像的蜂蜡做的!”我已经摘下了和纪舟祖真人头颅大小一样的‘作品’。
    “这种艺术的风格,和意大利16世纪的著名画家卡拉瓦乔的名画《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一样,都是把艺术家自己的头颅变成血淋淋的艺术作品。”梓茄从我手中接过了‘真人头颅’,
    “难道这个作品,真的是出自我爸爸之手?”

    6 充满智慧的‘尸树’
    两天以后,检验的结果全部出来了!制作‘尸树’的‘组织’里含有人类的蛋白质和DNA。我的推断是正确的,这个奇特的死亡艺术品确实是由真正的人类尸体制成。而且‘尸树’上的花纹也正是运用纹身技术刺在人体皮肤上的。
    “Boss!刚收到一封寄给你的信。奇怪的是,信封上并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助手小果递给我一份特快专递。
    我拆开信,惊讶地发现,写信给我的人,竟然是‘尸树’的创作者:黑红。
    蒙蓝:
    你的确是专业的法医,所以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辨别出我的作品是由真正的人类的尸体做成的。不过,游戏才刚刚开始!这颗‘尸树’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它的背后,也有一个惊人的秘密,如果你能破译‘尸树’上的花纹,你就可以找到纪梓茄的母亲端木美的真正坟墓,还可以找到她的真正死因!我相信你,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游戏。
    “看来,自从我们踏上梵蒂冈的第一天,就已经被人设计好了!我们已经卷进一场游戏里了!梓茄,你为什么执意要去梵蒂冈?除了那里是艺术之都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我对刚刚走进来的梓茄说。
    “对不起,蒙蓝,我没有告诉你实情。其实是因为我收到了有人从梵蒂冈邮寄给我的明信片,而明信片的背面,画着紫色水晶头盖骨的设计图,所以,我猜想,那可能是爸爸邮寄给我!即使不是他邮寄的,也一定是一个了解我爸爸的人!这样,去梵蒂冈就成了寻找爸爸的线索。”
    “怪不得一切都发生得那么顺理成章!我们去梵蒂冈,就无意间走进那家店,然后又看见了‘尸树’上你爸爸的头颅,我们买下了雕塑,运到法医馆之后,我又收到了黑红的信。现在可以肯定,这个雕塑,和你爸妈的过去有关,也和一个古怪的艺术家有关。‘猜迷游戏’才正式开始!”
    我几乎召集了法医馆里所有的技术精英,我们的任务,是把‘尸树’拆开,然后分别鉴定每一部分的肢体。我还邀请了一位知名的种族学家来鉴定尸体的种族来源。经过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才最后确定,组成‘尸树’的材料至少是来自17个以上不同的人,他们分别属于不同的种族:高加索人种、蒙古人种、澳大利亚人种、埃塞俄比亚人种、美洲人种。这还真是一个‘跨世界’的作品!
    最令我费解的是,被制成‘尸树’的人,艺术家所选取的部位并不是来自完整的肢体。有的人被切下了一条手臂,有的人被切下了一条大腿,有的人只被选取了躯干部分,有的人被割下了头颅,头颅又风化成了头盖骨。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按照皮肤上所刻花纹的颜色和程度,可以判断出,这些人应该是在还活着的时候被纹身的!然后才被切割下肢体变成制作雕塑的一部分。可是,这么多肢体,艺术家是如何保鲜的呢?
    老爸蒙棕又邀请了美国著名的‘人体塑化技术’的专家来帮助我们解决‘保鲜’之迷。通过专家的鉴定,令我们都惊讶的是,制作‘尸树’的人简直是个全才!他不仅能够分辨出不同人种的皮肤特质,还能利用纹身技术雕刻出精美的花纹,而且还懂得利用世界上非常先进的‘人体塑化技术’,为了‘保鲜’,除了人体塑化,他还精通化学原理,因为他研制出了一种效果良好的防腐剂,还能在防腐剂里加入香料成分,使得整个雕塑作品飘着淡淡清香。
    可是这次法医馆面临的最大难题,并不是尸体的鉴定技术,而是‘尸树’上奇怪的花纹。到底这颗‘尸树’象征着什么寓意呢?花纹里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14 我们的距离
    “其实,你早就知道是你爸爸害死你妈妈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一直在追查你妈妈端木美坟墓的下落,所以也调查了你们家的背景,请原谅我因为想要加入法医馆,想要引起蒙蓝的注意而利用了你们家的秘密,但是,我也因此而更加了解你。”
    “你怎么敢肯定,我一定知道当年的真相呢?”
    “因为你始终反对蒙蓝去调查你妈妈的死因,而且你对爱情的恐惧和排斥,都足以证明,你因为当年的惨案而留下了心理的阴影。”
    “是啊,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楚,我到底是不相信蒙蓝呢,还是根本就不相信爱情。我爸爸那么爱我妈妈,可是到最后,还会因为自己爱的人背叛了自己而杀了她,难道,那就是爱吗?”
    “也许有一天,你可以遇到一个人,让你终于可以卸下所有的怀疑和恐惧,又或者,蒙蓝只是还没有成熟到你可以完全去信任他的程度。”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14岁那一年,听到爸爸和一个陌生人在房间里的对话,那时的我是多么恐惧,甚至是不寒而栗。当我终于听到是爸爸亲手杀死妈妈的真相时,我就再也无法相信爱情了。”
    站在法医馆的后花园里对话的梓茄和彭阔不曾发现,我就站在隔开他们视线的那道墙的背后,我终于明白,我是永远都无法走入梓茄的世界了。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59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医院太平间里的命案
车祸
婴鬼的复仇
医院的接阴婆
偷尸
闹鬼的医院
半夜收魂的老婆婆
肚子痛
停尸房的女鬼
冤魂的报复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