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的外婆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5阅

在去医院探视外婆的路上,我看到一个人在天空中展翅飞翔,他长着长长的鸟喙,不时发出尖厉的长鸣,人们纷纷驻足仰首,惊讶地对他指指点点。
他们没有注意到,一个个只有几寸高的小人儿,在他们脚下穿梭巡回,悄悄地把他们的鞋带绑在一起。
小心翼翼地躲过这些小人儿,我来到了医院大门,两个石狮子威严地站立左右,同时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摆出那副严肃地神情。
医院的走廊上更是热闹,九只眼睛的猫咪,穿着礼服的驴子,敲锣打鼓嫁姑娘的老鼠……
医生和护士们匆匆路过,装作对这一切视而不见,有两个可怜人显然是新来的,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直到半空飘舞的那块人面大红绸开始对他们做鬼脸,他们才尖叫一声四处逃窜。
对这一切我深切地表示遗憾,鸟怪、小人、石狮精、九眼猫……这些统统都是外婆的杰作,她老人家肚里装着无数的民间传说,还夹杂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和创作,讲起故事来非常有感染力,经常把幼年的我吓得不敢睡觉。
如今她老人家已经快要归去了,躺在病房里一动不动,只是偶尔发发梦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原本只出现在她故事里的人物和东西,从那时起就纷纷出现在现实中,一开始还限于她的病房,很快就扩大到整个医院,现在几乎半个城市都是这些亦真亦幻的生物,它们自由自在,潇洒快活,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只留下一串串的尖叫和惊呼。
外婆的病房外面坐着一黑一白两个家伙,正无聊的拉着院长斗地主,我躲开他们,悄悄地走了进去,外婆还是闭着眼,嘴巴微微地动着,不知道她老人家还打算召唤出什么样的神奇人物。
忽然,我听到外面一阵阵的喧哗,从窗户望出去,是一个年轻人正向这边走过来,他留着傻气的分头,英俊帅气的脸上带着质朴的笑容,白色衬衫和蓝色工装裤映衬得身材挺拔,脚下一双三接头皮鞋踩得吱嘎作响,所有的怪物们纷纷停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彷佛他就是传说中骑着白马的王子。
哈哈,果然是他,外婆的梦中情人,我无数次地听外婆说过,年轻时迷恋过的那个少年郎,她总是说他多么英俊多么潇洒,打得一手好球,还会跳快三和慢四,“比你外公强多了,你外公啊,除了一脸麻子,什么都没有!”
外婆总是这样说着,我没见过外公,也只好附和着点点头。
年轻人走的越来越快,眼看就到了走廊上,我们都好奇地看着他,连院长和一黑一白都忘了打牌,就在这时,一个人骤然出现,狠狠一拳打在了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满面委屈地抬起了头,随后就这样消失不见。
那个相貌粗俗的行凶者恶狠狠地瞪着他消失的地方,一脸的麻子在灯光下灿灿生辉,他转过来冲我嘿嘿一笑,大步走来,随后化作一阵暖风,吹进了病房。
我回头看看外婆,她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白发被风吹得微微飘动,脸上却现出了俏皮的微笑——她笑得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61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