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之影子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4阅


    她走在深夜的巷子里,青石板的地面,高跟鞋踏上去发出清脆的“咔咔”声,混合着轻轻的回音,显得有点诡异。巷子尾老化的街灯忽明忽暗,让她夜行的脚步更加缓慢。
    眼看快到家了,她心里不禁轻轻松了口气。一向害怕行走夜路的她,今晚加班,不得不一个人走这条吓人的巷子。这时候,她听到汽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揪心声音,紧接着,前方不远的十字路口忽然出现一道车灯的光,刺眼得让她睁不开眼睛。车灯照在她身上,将她的身影投在墙上,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萧大夫在紧张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外科手术。这个被车祸弄得不成人形的女孩,让他看不出她的脸曾经是什么模样,依稀只看得出,现在已经支离破碎的脸皮肤特别的白皙。
    萧大夫今天精神很不好,他暗骂自己一句:“我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走神,很容易出事的!”他强行让自己专注。这个女孩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车轮从她胸口轧过,肋骨全部折断,横七竖八的插在胸腔内。脸被车底盘刮得翻露出骨头,让他这个行医多年的外科专家乍一见也吓了一跳。
    窗外突如其来的暴雨声,隐约传入手术室,令萧大夫感到丝丝的烦躁。手术室里的无影灯已经用了多年,萧大夫拿着手术刀和镊子的手移动到伤口上时,已经能看到淡淡的影子了。忽然,萧大夫眼前一花,手一抖,锋利的手术刀轻轻的划破了女孩的心脏……


    在女孩的葬礼上,萧大夫才知道她叫做“灵”。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和她的亲友们站在一起,萧大夫感到深深的愧疚,如果不是那天他精神状态不好,手术刀划破了灵的心脏外膜……也许,她还有救。不!萧大夫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根据他多年行医的经验看来,灵的伤势太严重了,单单失血过多就已经让她活下来的机率低到不可能,更何况那么严重的内伤。脊椎骨粉碎性骨折,就算救活了,她永远也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也许,死亡对她来说是更好的……
    可是萧大夫的心里仍然不能释怀,如果不是手术室里的无影灯太过老旧,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影子……
    灵是基督教信徒,当牧师将沾着“圣水”的手举过她的墓碑前时,阳光将牧师手臂的影子投在了墓碑上灵的相片上。萧大夫没有看到相片上灵那微笑着的美丽脸庞在影子下变成了一张仇视狰狞的脸孔……

    又是夜,时针和分针同时指向十二点。
    萧大夫大叫一声,坐了起来,再次从恶梦中惊醒。床边的镜子里,清楚的映着他的脸庞,一滴一滴如豆大的汗,布满了额头。
    萧大夫牛一般的喘着气。这个荒唐的梦在最近一个星期一再的出现,令他心力憔悴。他还清楚的记得这个梦——在一个满是手术室无影灯的巨大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穿着白色的大褂,茫然的望着头顶、周边,甚至脚下的无影灯,刺眼的光芒让他感到阵阵的眩晕,更可怕的是——在这么多的灯光下,他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萧大夫下床坐到桌子前,望着台灯,丝毫没有睡意。忽然,他的心一颤,转头向背着灯光的身后地上看去,幸好,地上清楚的印出了他的影子。萧大夫心头稍稍放松了点。他点起香烟,转而又暗自嘲笑自己,居然会真的害怕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他没有发现,当他的丝线离开自己的影子的那一瞬间,影子,消失了……


    今夜,萧大夫值班。
    平日繁忙的医院,在夜晚安静得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萧大夫坐在值班室里,无聊的看着杂志。窗外的走廊,一个人也没有,值班护士大概也在打瞌睡吧。萧大夫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忽然,萧大夫感觉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个人影从窗口掠过。他一惊,顿时睡意全无。这时候的走廊,不应该有人走动才是。萧大夫打开窗,探出头去,却发现真的有个穿着病服的女子在走廊里慢慢的走动。
    “你是哪个病房的?怎么还在这走动?”萧大夫有点生气,对于不守规矩的病人,萧大夫一向没有什么好脾气。
    女病人停住了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
    她长发垂直放下,遮住了脸,这让萧大夫想起了电影电视里鬼片女主角出场的镜头,萧大夫的心里不禁一颤。看不清女病人的脸,但萧大夫感觉这个病人一定很年轻。
    “还不回病房去!”萧大夫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味了。不知道是因为女病人诡异的出现,还是因为这个走廊安静得吓人。
    女病人却似乎没有听懂,她的长发依旧掩盖着脸庞。萧大夫微感诧异,正要继续教训她,却看到女病人慢慢抬起了右手,她的手出奇的白皙,让萧大夫想起了什么。
    女病人的右手在左胸的位置停住了,忽然她猛地拉扯左胸口的病服,衣服立刻被拉扯破碎。萧大夫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丰满乳房。萧大夫口瞪目呆,不知女病人到底想干什么。女病人的右手食指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她乳房边心脏的位置上渗出了一丝红色,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么的刺眼。
    不知是被那美丽的乳房吸引,还是那一点红色,萧大夫竟然转移不开自己的视线。那一点红色逐渐蔓延、变大,有如鲜血渗透白色的棉纱。渐渐的,那红色不再是渗透,而是有如泉眼般的涌出鲜红的液体,红得那么的诡异,红得那么的触目惊心……
    萧大夫吓得猛地缩回了头,大口的喘气,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睡眠不足,产生了幻觉。
    半晌,当他鼓起勇气,准备再次探出头去证实一下刚才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幻觉的时候,女病人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值班室的窗口。女病人胸口依然血涌如泉,她慢慢举起左手,指着萧大夫身后的地上,口中发出了凄惨刺耳的笑声。
    萧大夫顺着她的手指转头看去,他看到——在他身后的地上什么也没有,连本该有的他的影子,也不见了……
    萧大夫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萧大夫又坐在台灯前猛地吸烟。他搞不明白,那晚在医院里,自己为什么会看到那么恐怖的画面,为什么事后却又找不到这么一个女病人。萧大夫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同事所说——眼花了!又或者真的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精神紧张?
    眼前的台灯有点刺眼,萧大夫又想起了梦里的无影灯。忽然,他迟疑着是不是应该回头,他很想看看自己在这台灯下到底有没有影子。可他的心里极度的恐慌,他害怕看到梦里的情景,害怕真的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萧大夫的额头上渐渐浮现出汗水,他的眼睛显得有点木讷,他自己甚至感觉到脖子在僵硬,手指紧张得在颤抖,不由自主的颤抖……
    突然,萧大夫又想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只有鬼才是没有影子的。难道……萧大夫心头一紧,他的右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了左手的小臂,用力的掐了下去,顿时感到左臂一阵剧烈的疼痛。萧大夫的心头微松,至少,他知道自己还是活着的。
    他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转过头。在那一瞬间,他紧张得几乎不敢认真的看地板。所幸,他还是在原本预期的地方看到了自己那清晰的黑色影子。萧大夫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忽然,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跳动,两眼死死的盯着地板上那的影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地板上,萧大夫那原本显得有点疲惫的影子,此刻竟然开始恣意的扭动起来,而作为影子主人的萧大夫分明坐在椅子上一动也没动。萧大夫的眼睛越瞪越大,整个身体僵硬而不能动弹,他相信此时自己看到的一定是幻觉。
    影子还在扭动着,仿佛迪吧里舞女的娇柔,这本该是绝佳的舞姿,却在此刻显得那么的诡异。萧大夫仿佛灵魂出壳般的呆滞着,傻子一样的看着地板上的影子在跳舞。影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影子也变得越来越大,渐渐的,黑色的影子扩散开来,包围住萧大夫……

    “啊!”萧大夫惨叫一身,逃也似的跑出了卧室,冲进了卫生间。他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于是他拧开水龙头,用冷水猛烈的冲击着自己的脑袋,希望冷水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终于,萧大夫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呼吸变得正常。他缓缓抬起湿漉漉的脑袋,看着眼前镜子里颓废狼狈的自己,用力的甩甩头,甩去了头发上的水滴,也甩去了不少混乱。
    “呼!”萧大夫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庆幸自己终于成功的将幻觉散去。但,当他望向面前镜子的时候,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很黑很黑,有如地板上的影子,又像自己被涂上了黑色油漆。萧大夫全身乏力,他再也没有力气逃开,他只是呆呆看着镜子里的黑色影子,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还会看到什么更加诡异的情景。
    镜子里的漆黑的影子,忽的又变成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啊!这身影分明就是那晚他在值班时候看到的女病人,萧大夫记得那双手,那双异常白皙的手。
    “你还想逃吗?”镜子里的女人开口说话,声音清晰,却又如从无限遥远的地方传来。
    萧大夫的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了,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还我命来……”女人的声音里含着无尽的幽怨。
    “我……我,不,认识你!”萧大夫终于还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
    “哈哈哈哈……你割破了我的心,是你害死我的……”女人的声音转而变得恨意十足。
    萧大夫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女人就是那个“灵”,那个出了车祸,在动手术时被他不小心割破心脏外膜的可怜姑娘。萧大夫的头脑渐渐清醒,他鼓起勇气解释说:“灵……小姐,我,承认,那是我的失误,但是,但是,就算没有那个失误,你,你也……车祸已经让你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了,我,我,的抢救,也只是尽人事而已……”
    “是吗?哈哈哈,这么说,是车祸害了我?”灵长长的头发在镜子里飘扬起来,萧大夫隐约看到她白皙清纯的脸。
    “是的!”此刻的萧大夫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他也清楚的知道镜子里的灵是鬼,可是他相信只要她是个明白事理的“鬼”,就一定不会伤害自己的。
    “那么你还是要还我命来……”灵终于抬起了头,长发向两边自然分开,而露出的,分明就是那天萧大夫在手术室里看到的那张恐怖的破碎的脸,上面还挂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皮肉,露出骨头的地方鲜血还在滴着。她的眼里透露无限绿色的恨意。
    “为什么?你应该去找那个司机。”萧大夫诧异。
    “你都忘了吗?哈哈哈,那我就带你回去看看……”


    萧大夫眼前一黑,等他能看清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坐在心爱的“别克”车上,正驾驶着它在黑夜里行驶。不知为什么,萧大夫对此刻这种情景感到特别的熟悉,可他却想不起来这到底是自己哪一次的夜行。
    挡风玻璃外很黑,只能看到车灯照在前方凹凸不平的路面上,空气很闷热,估计是要下暴雨了。萧大夫感觉自己精神很不好,头昏沉沉的,疲倦得几乎想要马上闭上眼睛睡觉。啊!他想起来了,自己和一群好友刚打了个通宵的麻将,此刻正准备回家好好睡一会。
    就快到家了,前面转弯过了就能看到自己的房子了,萧大夫精神略振,想到了家里那个舒适的床。
    转弯了!忽然,萧大夫看到眼前一道黑色的影子闪过,接着轿车似乎轧上了什么,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萧大夫吓了一跳,急急停下车子,下车查看。天哪!车后不远的地方躺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她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车灯将她的影子投在地上,拉得很长很长!
    “我撞人了!”萧大夫的脑子里马上闪现这个念头。顿时他睡意全无,他知道刚才的事故是自己的责任,因为他在转弯的时候没有减速,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路上还有行人。萧大夫脸色苍白,四肢发抖,害怕得不敢上前去看那个被撞的可怜女人伤势到底怎么样了!
    “跑!”萧大夫的心里莫名的冒出这么一个字。可马上被他否决了,不能这么不负责任!他迟疑着挪动脚步,想要上前去查看一下伤者的情况。可是那个“跑”字却在他心里越变越大,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头,阻止他沉重的脚步。
    萧大夫的额头开始渗出都大的汗水,脚步越来越沉重,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场交通事故,自己马上就要职称评审了,如果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想了很久的外科主任的位置肯定会失去……跑?还是不跑?萧大夫的心里在剧烈的斗争着!
    终于,懦弱的萧大夫还是没有上前查看伤者,他暗自对地上的伤者说了一句:“对不起了!”然后,他飞快的转身上了车,然后一踩油门,远远的逃走了。
    到了家门前的院子,萧大夫停下车,却没有走出来。他呆呆的坐在车上,脑子里全是刚才出撞人的情景,不知道那个被自己撞伤的女孩怎么样了?都怪自己当时精神不振,否则……萧大夫心里满是懊恼和内疚,还有极度的恐慌。他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沉,渐渐的抬不起来,竟就那么伏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腰部的手机吵醒了,接起电话:“喂!萧医生,医院来了个出车祸的病人,你赶紧过来抢救一下,伤势很重。”
    “好!马上就来!”萧大夫强振精神。
    窗外,终于下起了暴雨,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此刻为何会在车里睡着……


    “萧大夫,醒醒,醒醒!”萧大夫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中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坐在浴室的地上,而每星期一来家里打扫卫生的保姆正焦急的看着自己,还不停的摇晃着他。
    “啊!我没死?”萧大夫一愣,紧接着,昨晚的发生的一切慢慢出现在脑海里。
    萧大夫安抚好紧张之极的保姆,然后打发她走了。萧大夫坐在沙发上猛地吸烟,他不明白昨晚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于是他开始深深沉思……

    几天后,萧大夫又来到了灵的坟前。那一天,天上晴空万里,阳光下,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决定去警局自首!错了,就必须承担责任,逃避,不是办法!”萧大夫轻声的对着灵的坟墓说,语气显得那么的轻松,那么的自然。这是萧大夫这几天来最后的决定!
    那一刻,萧大夫看到自己的影子投在灵墓碑的相片上。影子里,灵的笑容依旧,不同的是,这次她的笑看起来起来很甜,很美……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63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