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亦如此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58阅

  走廊里的灯又坏掉一盏,灯光不停的抖动着,轻轻地作响,本就阴暗的走廊更加阴森,忽明忽暗,让人觉得心底升起了一鼓寒气。
  我迈出医务室的门槛,向老徐的病房走去。
  走廊里静得可怕,寂静中只有我的皮鞋跺在水泥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一下一下的点击这深夜的凄寂,似乎响彻了整个楼层。
  我心里默默的祈祷,默默的为老徐祝愿,希望那个人今晚不要来。
  我不想见到他。也许老徐也不想。
  三五七,这是老徐的病房了,门窗后没有灯光,我的手轻轻握住门的把手,轻轻的扳动,轻轻的推开门。
  漆黑的屋内同外面一样的寂静。
  那个人来过了?
  我的心头一颤,不想看到想象中最糟的事情。
  片刻后,老徐微弱的呼吸声传进我的耳朵。
  他还没来,我用鼻子吁了一口气,心里仿佛一块石头搁下了。
  我没有开灯,悄悄的跨进房间,不愿惊动了老徐。
  老徐在床上突然翻了一个身,他发现有人进来了。
  “谁?阿敏?”
  阿敏?
  哦,他是老徐的儿子,是巡警,一位优秀的警察。
  可是,他死了,死在三年前……

  他想起了死去的儿子?是啊,在弥留之际想起了后半生中唯一的亲人。
  阿敏生前和他的父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清贫,但二人却很快乐,然而好景不长,阿敏在警局执行任务的时候因工牺牲。老徐孤苦伶仃的过了三年,如今身患绝症,不久就要与儿子团聚了。老徐明白这一点,也许想到能与儿子相聚,脸上竟没有一丝对死亡惧怕的表情。
  “是阿敏?”老徐又问。
  “哦,是我。”我走过去,握住老徐的手。
  老徐的手心冰冷。
  我没见过阿敏,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孝子,我试图让老徐知道,他的儿子现在陪伴在他的身边。
  然而老徐还是轻轻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不是阿敏,不是……”
  我惊异于他能在这时还能辨别儿子的声音。
  也许,那是用心里的感觉来判断。
  一阵冷意从门处吹来,我的神经一颤,急忙回头看向门口。
  他来了?
  不,不是他,一个孩子带着凄冷的气息走进了房间,那是隔壁病房的小宝。  
  “大夫,我不痛了。”小宝兴奋的对我说道,他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变得异常的苦涩,干巴巴的没有一点生气。
  “哦,是嘛!很好啊!”我希望我的话语里充满欣喜,但是不能,相反却充满了悲戚。
  我看着小宝苍白的脸庞,眼中已没有往常那调皮的亮晶晶的神色。我咬了咬嘴唇,再次为一个灵魂而痛苦。
  然而小宝,他并没有发觉我眼中那悲哀的神色。
  可怜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隔壁传来了哭声,是这孩子的母亲在哭,哭得那么凄惨悲凉!
  灵魂是听不见哭声的。
  “医生,我能出院了吗?”孩子望着我说,渴望的眼神中没有任何光泽。
  “是的,你可以回家了。”我强作欢笑的对孩子道。
  “太好了,我可以回家喽。”他欢呼着跳了起来,“我去告诉妈妈去!”他转身向门口奔去。
  但是他没能出去,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门口。
  他来了。
  “又见面了。”我平静的对白衣人道。
  他没回答,只对我点了点头,低下头去看着孩子。
  孩子想走出门去,然而白衣人高大的身形始终阻挡着他。
  我走了过去,摸着孩子冰冷的小脑瓜,道“小宝,你跟着这位哥哥去,他带你离开这里。”
  “不要!我要跟着妈妈一起走!”小宝倔强的嚷到。
  “小宝,听话,这是这里的规定,你不跟着哥哥去,那么,你就永远见不到妈妈了。”我温言劝道。
  小宝这才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可怜的眼神看了看我。
  “我们走。”白衣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用冷冰冰的口气对小宝说道。
  小宝一双眼睛奇怪的打量这面无血色的白衣人,似乎对他有些怕,但知道又不得不跟着他走,于是乖乖的站在他身边。
  可怜的孩子,他是多么想回到他温暖的家中啊。

  可是,他再也不能回去了……
  “今天晚上还会来吗?”我问白衣人。
  “会。”
  “下次是里面的人吗?”
  白衣人没回答,只点了点头。
  “哦。”我的心里一阵悲痛。
  老徐他,马上也要走了。
  白衣人带着小宝离开了房间,消失在走廊里。
“谁?谁来了?是阿敏?”里面的老徐又一次问道。
  “不,是小吴。”这次我没有骗他。
  的确是“小吴”,“无常鬼”嘛,弥留之人是可以看见鬼的。
  “唔。”老徐的语气里充满了失望,“我刚才好像听到阿敏在说话呢……”
  我走回房间,坐在沙发上,眼前的情景却突然让我愣住,我看见一个身影坐在了床上。
  是老徐坐了起来。
  他还有力气坐起身来?是了,是回光返照,老徐,他果然要走了。
  黑暗中老徐倚着墙坐着,把头也靠在了墙上,仰着头。只听他口中喃喃的道“阿敏、阿敏……”。他似乎又低声的说了些别的,莫非在跟天堂的儿子对话?我没有听清。半晌,他闭塞了。
  黑暗中,我感觉到老徐的双眼正望着我,闪烁出希望的光泽。
  “大夫,”他忽然缓缓的对我说道,“人死了……会去阴间吗?”
  “会的,灵魂会去那里。”我肯定的说。
  “阿敏、阿敏也在那里吗?”他又急切的问道。

  “是的,阿敏在那里。”我不知道阿敏是否还在那里,但是为了安慰老徐,我还是作出肯定的回答。
  “呵呵……我就要见到他了吧……”老人满意的笑着说。
  他不说话了,嘴里哼着小调,一种地方小调,双手支着床,又慢慢的躺了下去。
  寂静。寂静中听得见老徐细微的呼吸声,
  我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等待他的到来。
  夜晚还是那么静,一轮金黄的圆月在茫茫的天海里航行,孤独的,冷清的,它把它的光辉洒下,于是地上便铺上了一层银白,银白色衬这寂静病房,让人觉得平淡,平淡的如同高山寒冰的融水,缓缓的流下,清凉洒满了这一小片天地。
  终于,在一片黑云遮住月亮的时候,他来了……
  房门被一阵冷风吹开,他带着冰冷的表情站在门外,阴森森的有些恐怖,我见过他很多次,而这次我见到了他最骇人的一面。
“你真的来了。”我用悲戚的语调问道。
  他还是没说话,点了点头走进来。走到床前,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老徐。
  “他还在呼吸呢。”我对他说,“你怎么提前来?”
  “没有别的事情做了。”他冷冷的道,眼睛还是看着老徐,那眼神,让人觉得奇怪。
  一时间屋内重归寂静,我惊异的看着他,怎么现在的他脸上似乎带了一丝暖意?奇怪,这并不是属于他的表情啊,我一直以为,他的脸上只会有那种不曾改变的冷若冰霜。
  须臾,床上的老徐轻轻翻身向外,微微的睁开眼睛,见面前站着一个人,白色的衣服,发出冰冷的气息。
  老徐一惊,发觉这个人的身上散发着熟悉的气味,让他觉得温暖的感觉。他腾的的从床上跳下来,紧紧的抱住白衣人。
  “阿敏!阿敏!”老徐吃力的叫喊道,“你终于来了,好儿子!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说完竟哭了起来,但哭中透露出无比的欢喜,流下了那另人感动的液体。眼泪,眼泪是人间最富有灵气的液体啊。
  但是,老徐怎会把无常鬼认作儿子?我看着无常鬼的面孔,似乎有一粒晶莹的物体,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那分明是泪水。
  鬼,也有泪水?
  刹那间,我明白了。
  这无常鬼就是阿敏!
  他生前就是老徐的儿子——阿敏。
  也许,他现在心里该是很矛盾的吧,是为父亲去世而悲哀?还是为父子团聚而高兴?
  我以为鬼的心灵是冰冷冷的没有丝毫感情的,而阿敏让我知道:其实鬼和人是一样的啊,一样有思想,一样有感情,一样懂得恩爱。
  鬼,一样存在这天地之间,一样会在一个感动的时刻流下那种原本只有人间才有的,那种感动的液体。
  一道湿湿的痕迹从我的脸上划过,我也在哭。
  这平时看来冰冷无情的无常鬼,现在竟然让我也掉下了眼泪。
  “儿子,我们不分开了,再也不分开了。”老徐抽噎着说。
  嗯,他们不能再分开了。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老徐的肉体,嘴上兀自还有一丝微笑,他走的那么祥和。
  窗前,是抱着“阿敏”的老徐的灵魂……
  “阿敏”的泪眼注视着父亲,紧握住了父亲的臂膀,霎时间,白色的光芒罩住了二人。
  明晃晃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
  四周。一颗颗闪亮的光点如同细雨一般轻轻飘下,闪烁着,如同散发着银光细雨。
  他们的身影渐渐的模糊了,消失了,留下了一片美好而幸福的灿烂,伴着那梦幻般的光芒。
  天国,那永远没有分离没有痛苦的国度。
  窗前,我凝望着苍穹和漫天的星辰。
  一丝清凉的微风吹过,轻轻的拂过我额前的头发。
  为两个幸福的灵魂而祝福吧,我想。
  真的,第一次为我这种奇怪的能力而感到幸福,因为我已经知道,在那冰冷的表情下,竟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65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