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房里的男尸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7阅

  像很多恐怖故事一样,这个故事发生在医院,一所座落在市郊的医院。医院四周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到了晚上,风一刮起来,那些树木哗哗啦啦作响,有几分阴森。
  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地形:
  进了这个医院的大门,先是门诊楼,然后是住院部,最后是停尸房。停尸房位于医院大院的最后边,从住院部到停尸房,是一片空地。一条曲折的石径小道,四周生满了荒草。
  不要怀疑你自己的抗恐怖心理素质,其实我们都一样,对停尸房这类地方都胆战心惊,不愿意接近它。这可以理解为活人对死人的恐惧,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对死亡的恐惧。
  因此,停尸房的四周就空空荡荡。因此,这里的风就很大。因此,它就显得更恐怖。
  这家医院很小,前来看病的人不多,停尸房也长年空着。里面,很潮很暗,有一股霉味。没有专人看管。只有一扇黑洞洞的小窗,像一个简陋的子宫,回收报废的生命。
  有一天,停尸房放进一具男尸,是个老头,死于癌。他很老了,脸上的皱纹像深刻的蜘蛛网。据说,他生前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见了猫都害怕,自从他变成一具尸体,人们立即对他充满恐惧了。
  怕什么呢?他已经定了格,变成了一张照片。大家可能是怕那张照片突然笑起来。
  这具尸体只在停尸房放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他的家人要把他送到火葬场去,可是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老头果然笑起来。
  他苍青的脸扑了厚厚的粉,眉毛也画了,弯弯的女人眉,还戴了长长的假睫毛。毫无血色的嘴唇竟然涂了很红很红的口红,嘴角向上翘,一副微笑的模样。
  他的家人第一眼吓坏了。惊慌地退到门口,看了半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马上愤怒地质问医院负责人,负责人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医院决定查一查。
  那天晚上,有一个值班男医生和一个值班女护士。男医生叫黄玉凤,性格很孤僻,不爱与人交流,没有人了解他。他头发很长,戴一副黑框眼镜,眼睛后面总像还有一双眼睛。他上班下班总是不脱他的白大褂。
  他已经下班回家了,医院领导首先把他叫来。
  院长:“黄大夫,昨夜你值班,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啊?”
  他看着院长的眼睛,平静地说:“没有。”
  院长没有避开他的眼光,长时间地看着他的表情,突然问:“你最近是不是总失眠?”
  黄玉凤说:“没有。”
  院长问:“夜里有没有出去转一转?”
  院长的话音还没有落,他就冷静地否认了:“没有。”还是看着院长的眼睛。
  院长笑了笑:“那你干什么了?”
  他淡淡地说:“看一部小说,推理的。”
  院长问:“你几点睡的?”
  黄玉凤医生:“我没睡。”
  院长:“你刚才不是说你没有失眠吗?”
  黄玉凤医生:“我夜里很少睡觉。”
  院长:“那没听到一点动静?”
  黄玉凤医生说:“很多猫一直叫。”

  院长终于躲开他的眼神,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昨天我们医院发生了一点事情,你知道吗?”
  黄玉凤一点都不惊诧,他一直看着院长的眼睛,说:“不知道。”
  院长:“也没有多大的事。好吧,你去吧。”
  接着,院长又叫来那个值班女护士。她叫葛桐,正在热火朝天地谈恋爱,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子,快言快语,平时大家都喜欢她,把她当成单调工作中的调味剂。
  听了事件的经过,葛桐吓得脸都白了。
  院长问她昨夜有没有听见黄玉凤医生出门。她努力回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我查了各个病房,然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再然后……就睡了,一觉睡到天亮,什么也没有听到呀。”
  她请求院长:“领导,您饶了我吧,今后别安排我值夜班了,我这个人天生胆子就小,天黑都不敢看窗外。”
  院长说:“那怎么行呢?每个职工都要值夜班,这是制度。”
  葛桐是个说话不绕弯的女孩子,她脆快地说:“院长,要不然您把我的班串一串。黄医生怪怪的,我怕他。”
  院长说:“他就是那种性格,其实没什么。”
  然后,他开导了葛桐一番,最后,葛桐撅着嘴走了。
  查不出结果,院长只好作罢。
  他分明地感觉出,如果是医院内部的人所干的事,那么百分之九十是黄玉凤医生所为。只是他拿不出直接的证据。
  从此,医院里的人对黄玉凤医生有了戒备。大家都在谈论这个死尸化妆的怪事,但没有人和黄玉凤医生谈论此事。
  黄玉凤医生和从前一样,见了谁都不说话。和病人说话也是很简单,简单得有时候话语都残缺不全。没有事的时候,他就拿一本推理书阅读。不烟不酒,不喜不怒,他是个没有特征的人,是个没有表情的人。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66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