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惊魂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52阅

  天还没有黑透,伸了个懒腰,径直走到,不,是飘到镜子前,从镜里依稀看到了自己的影象,脸孔像死灰一般苍白,头像吹气球似的慢慢膨胀,仿佛稍稍思考,便要胀裂。转身看了看床上,吓了一大跳,床上居然笔挺挺地横着一具死尸——一动不动背对着我。不,不是别人,那明明是“我”,“我”没有死,那身上分明还有体温,也有心跳声,呼吸声……哦,原来是我的灵魂在感知周围的一切事物。我闭上双眼,飘飘忽忽地穿过大门,一阵阴风吹来,我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已在楼梯旁,脚下轻飘飘的,整幢房子好似快要倒塌,我不由得大步飞奔下楼,每走一步,都像踏在悬崖边,身前身后,只是摇摇晃晃的阶梯,我跑得越快,房子就抖动得越厉害,那楼梯好象无休无止,永远都走不完。我的身体在发热,多么想停下来歇歇啊,可是脚却在飞奔,尽管累,但完全由不得我。整幢楼静得足以令人窒息,往日小孩子的吵闹欢笑声已不再,我听得见“噗嗵——噗嗵”的心跳声,那声音,如同一枚定时炸弹,随时要把我的脑袋炸裂。  
  好不容易跑出了这幢楼,此时,从楼里面传来凄惨的婴儿叫声,“哇——哇——哇”,每一声都仿佛要撕裂我的心,我不由自主地跑回大楼,循着那哭喊声,找啊找,终于在一间昏暗、潮湿的小房间里找到了他,是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便匆匆抱起他往外跑,大楼在剧烈地震荡着,“轰!”一声巨响,房子倒塌了,一切都在那一瞬间成了废墟,我吓得瘫坐到地上,幸好我们躲过了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我不知道,现在的这些都还只是序幕),嘘了口气,冷汗汨汨地流了出来。整个人,像虚脱了般,腿再也迈不动一步了,慰藉地看看怀中的婴儿,不禁又吓了我一大跳,他瞪了我一眼,突然死去了,我不敢去摸他的心,也不敢试他的呼吸,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把他抛下!两手颤颤地,刚把他放到地上,他那闭合的双眼却又睁了开来,我痉靡了,那死婴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我明白,他将是我永远摆脱不了的累赘了,恐惧早已填满我的心房,我无可奈何地抱起他,开始上路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走啊走,此时的我,是多么无助啊,遇到人群,成了我最迫切的希望。然而,越走,前方就越荒芜,我的手臂由酸痛变得麻木,可我却不能停下来休息(哪怕是一刻的停顿也能减轻我的劳累),只要停一下,死婴就会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

  “呱——”乌鸦的叫声划破了长空,黯淡的日光被慢慢的吞噬掉。前面就是森林了,森林那一头,看不到星斗,只有黑暗在无尽地延伸。我不能走进森林,不能!不能!!!进了森林,意味着我将迈近死亡一大步……拼命地呼喊,却只听到声音在幽谷里回荡。好象有魔鬼附在我的身上,看到那片森林,双腿加快了步伐,尽管我内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走。死婴偷偷地笑了,仿佛那片森林是他的快乐老家,而我,则是他香冢的陪葬品!“不!!!!”我从歇嘶底里吼了出来。愤恨之火在我心头熊熊燃烧,它盖过了一切恐惧。我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死婴,狠狠地将他抛到地上,头也不回地朝森林里走去。留下那婴儿凄惨的哭声,我止住脚步,再一次对他动了恻隐之心,然而,我的理智告诉我:他是魔鬼,他是魔鬼!只要你一回头,他会像ignis fatuus毁灭你……他一步一步向我爬来,阴风在耳边簌簌作响,一个来自天外的声音对我狂笑:“哈哈……是你抛弃了婴儿,你是冷血的动物,你的灵魂注定要被魔鬼撒旦吞噬,并且,你将要以自己的鲜血来洗清满身的罪孽。哈哈……”那死婴已经站起来了,对着我,诡异地笑,我的心抽得紧紧的,简直不能呼吸。我没有退路了,只有向着前方跑,在长满荆棘的灌木丛中,我的鞋子被勾破,身上、手上、脚上,到处是一道道血口子,我的血,像永不枯竭的深井,每一个我所踏过的足迹,都流有我的鲜血。  
  求生的意念迫使我顾不得那些伤痛;无论我跑得多快,都无法摆脱身后的那个幽灵,他贪婪地舔着我的血,滋长的却是他那罪恶的灵魂。  
  前面有曙光了!!我朝着那丝曙光狂奔,可却总是看不到森林的尽头。“那是撒旦布下的陷阱,一定是的!”此时,我对于死亡已经没有了原先的那种恐惧了,只是好想停歇一下。身子热得像要炙烤掉周围的灌木,嗓子也叫不出声了,像有千万条虫子在蠕动,喝一口水成了我最大的奢望。假使前面有一口井,明知道井水里有剧毒,我还是会飞过去喝个痛快。人的意志往往在绝境中显得最强烈(或许,我已经不是人了),“啪——”的一声,我跌入泥潭,我想挣扎,可是,越挣扎就陷得越深,泥潭里腐败的枯枝烂叶令我作呕,还有许许多多的虫子在撕咬我,我无力动弹了,“咚——咚——”死婴紧逼我。他的到来,宣告着我生命的终结。看清了,我看清他了,那苍白的脸上,沾满我的血渍,丑陋的面孔被血染得更加狰狞,他开始得意的笑,笑我最终还是成为他的俘虏。可耻、卑劣、诡异、狡诈……人世间所有最丑恶、最肮脏的嘴脸都集合在他身上,并且一一得到了体现。他的手,慢慢向我伸过来,伸过来……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一个梦!!是一个梦!!我要醒过来!!我要怒吼,却吼不出来,声音在心底里积压着,让我难受极了。躯体的思想早已不受我左右了,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捉住了我,不是死婴的,绝对不是。我得到援救了,我紧紧地拉着那只手,从泥潭里爬了出来。迷迷糊糊之中,我被一个穿着雪白衣服的天使带出了森林,眼前是一道耀眼的白光,天堂,我到了天堂了,原来天堂是这么眩目啊!好一段时间过去了,我才能睁开眼睛。是爸爸妈妈,还有天使!!  
  哦,他们也来了,我那悬着好久的心,终于放下了。经历过刚才的一幕幕,我累得很,说不出一句话,眼睛又合上了。想挪动一下被荆棘刺破的手,咳,还会痛呢!“唉,醒了醒了,有40度呢!”周围开始吵吵嚷嚷的,我一看,天,我居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在打点滴呢!幸好只是个梦!!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380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