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号病人

更新于 2015年03月16日   44阅

  一
  “别想那么多了,有精神病的人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院长一脸茫然的看着穆影。
  “是啊,有精神病的人,但是小余可是什么病都没有啊,他要查病人失踪的案子,就这样留下这不知道画的是什么的抽象图案和这句话蒸发在你们这个神经病院里啦?”穆影摇着头将余浩留下的本子扔在了桌子上,画着神秘图案的纸随风摆动着。这到底是什么呢,涂满碳铅的地方弯弯曲曲的几条纹路异常的清晰,这个图案看上去就像是某种肌理。
  “坟墓上的路通往天堂。小穆啊,你说这是什么意思?”院长凝视着余浩本子上用红色笔写下的字迹。
  “想知道什么意思,就得跟小余走一样的路啊。”穆影自言自语。
  二
  沉重的灰色大门被打开了,门内的花园阳光明媚的很诡异,三三两两的人穿着白色的病服在花园里缓缓地散步,没有任何声响,安静得如同死亡。大门再次被关上,一个人穿着崭新的病服头发凌乱的站在紧闭的大门前。他转过头,不远处站着一位老人在浇花,撒数的水几乎湿透了他的裤子。老人转过头,看到了这位新来到精神病院的人,脸上露出僵硬的微笑,然后将食指缓缓地放在了干裂的唇边,“嘘……”他眼神忽而变得有神起来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大门。
  医院大楼的走廊空空荡荡,每走一步都会有回音,穆影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头栽在床上。“住的时间久了,说不定自己真的成了精神有问题的人呢。”他感叹道。一阵冷风吹过,他狐疑的直起身子寻找着打开的窗子。
  “你也在找天堂吗?”一个尖细的声音飘进了穆影的耳朵。穆影转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一个穿着病夫的女孩站在门口,那女孩头发凌乱,皮肤白如墙皮,嘴唇毫无血色,她身后是昏暗的走廊,就像一张黑白照片。穆影对天堂这个词很敏感,他原以为这是什么暗语,没想到竟这样直白的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你找到了吗?”穆影压低身子问女孩。
  “没有。”女孩幽幽的回答。
  “有人找到过天堂吗,为什么没有人带路呢?”
  “找到的人都不回来了,71号说的。”女孩和穆影都各有所思。
  “哎,你见到71号了吗,我最近都找不到他,所以我找不到天堂。”穆影叹了口气说,女孩抬起树枝一般的手臂指向走廊的尽头然后跑开了。穆影坐起了身呢,带着疑惑走向着尽头走去,停在了房间号码为71的房间门前。房门上贴着封条,封条看上去很旧,穆影踌躇着撕下了封条。门吱吱呀呀的响了惊起灰尘纷飞,小屋内光线被窗帘阻挡,墙角悬挂着完整的蜘蛛网。屋内空间很小,布局很单调,一张满是灰尘的床和一张放着早已凋零的花的桌子再无他物。穆影走向桌子,凭直觉打开了抽屉,虽然抽屉里空空如也,但是一行字却看的穆影触目惊心,那是用刀子可在抽屉里的:坟墓上的路通往天堂。又是这句话,穆影心里发毛,眉头紧锁的缓缓转过了头。
  “啊!”他感到有些失重,摔倒在了地上,面对着他的门上一副骨架被大木钉钉在上面,颅骨上干枯的头发随着门缝吹进来的小风幽幽的飘着,身上还有一些爬虫放肆的乱窜。穆影吞了口口水,撑起发软的身子,拖着脚步走近了那副枯骨。下颌骨不宽,看样子是个女人,他思索着拿起凋零的枯花枝挑着她残留的衣物,衣服的一角绣着一个数字,71,这就是71号病人?穆影大惊失色再无法在屋内停留一秒钟,拔腿就跑。

  三
  休息室内,穆影颤抖的手一直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身边的病人们用狐疑的目光的眼神打量着他窃窃私语。晚饭时间,人渐渐多了起来。
  “发糖了,发糖了。”两个护士推着小车走进了休息室把分好的药物发给病人,病人们显得很兴奋,很快的将药塞在了口中。穆影看到了那个和他说过话的女孩,她正在东张西望然后偷偷地吐出了药片。
  “喂,为什么把糖吐了呀。”穆影蹭到女孩身边轻声问。
  “这不是糖,大人们说吃了这个就不知道地图怎么画了。”女孩小声说,穆影看了一下周围,他惊讶的看到每个人竟都在偷偷地把嘴里的药片吐了出来,相互使者眼色,好像在策划着什么大事。穆影觉得蹊跷,眼前又浮现了那被钉在门上的枯骨,和抽屉里刻着的那句话。
  “哎,小朋友,大家都在寻找天堂吗?”穆影轻声问女孩。
  “当然,是71号告诉大家的。”女孩天真的说道。“71号的女儿去了天堂,所以71号希望有人能找到天堂。”穆影听着女孩的话,这话似乎并不存在因果关系,甚至听不出任何的兴奋与喜悦。
  “可是71号不是已经死了吗?”穆影疑惑的说。
  “没有啊,她每个晚上都会来看我们的。”女孩睁大了眼睛望着穆影,穆影从那双黑如漆的眸子里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眼白泛着冷冷的光刺得穆影脊梁骨一阵冰凉。
  穆影看了看手表,已经很晚了,也许那个71号今晚也会来访。穆影摇着自己的头,用手指舒展着自己皱起的眉头,在余光的一角,有个熟悉的沧桑的身影好像在画着些什么,在哪见过呢?他闭上眼睛回忆,原来那个人就是他刚进精神病院时见到的那个浇花的老伯。他转过头看向他,他拿着一个本子在涂抹。

  “大爷,您在画什么呢。”穆影凑过去,拍了一下那位老人,老人猛地一惊,眼神中掠过一丝恐惧而后发现是自己人便喘了口气。穆影正想说什么,看到老人本子上的图案惊得后退了两步,那图案很像是他表弟小余留下来的那张。
  “啊,在画地图,已经快要找到了。”老人淡定的沙哑着声音说,平静的就像说天要下雨一样。
  “你说这71号到底搞什么名堂,她如果知道那条路能去天堂她为什么自己不去啊。”穆影故作镇定,但是老人仍看出了端倪。
  “小子,想打听什么直接问吧,进来了都是自己人,反正你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地方。”老人依然慢悠悠的说,穆影狐疑的瞥了老人一眼,这老头没有吃什么药,脑子却和正常人一样清醒。
  “大爷,我也想找天堂。”穆影对老人说,老人踌躇了一下,用浑浊的眼睛打量着穆影,随后从身后拿出了一张纸悄悄递给了穆影。
  “睡觉前再看,然后把它画下来,这是地图!”老人郑重的说,然后缓缓站起身,穆影听到了老化僵硬的骨骼摩擦发出的响声。
  已经午夜了,穆影辗转反侧,终于按耐不住打开了老人给的那张纸,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纸上的图案依然清晰,只是这图案与小余和老人的都不同,虽然纹理类似,但是确实淡淡的绿色,并不像是碳铅或某种颜料绘制的。“原来这是地图啊。”穆影仔细的端详着,图案上弯弯曲曲的纹路的确像是通往某个地方的小路。难不成是通往天堂的?穆影疑惑,他不明白这是那些精神有问题的人制造出来的谜题还是当真存在着某种讯息。正当他冥思是,耳畔传来的婴儿的哭声,起初声音很小,渐渐的愈来愈响。
  怎么精神病院里还有婴儿?电子钟已过十二点,穆影寻思着坐起身,藏好了地图。婴儿的啼哭声依然凄厉。怎么没有值班护士负责呢?穆影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婴儿的声音似乎离自己很近,他望向门,门早已锁上,按理说外面的声音应该无法这样清晰的传进来啊。难道,这婴儿就在他的屋子里!穆影惊出了一身冷汗忙从床上滚了下来,寻觅着声音的来源。近了,更近了,那声音是在嚎叫吗?穆影已经绷紧了神经站在柜子的旁边,他的手颤抖的触碰了柜子的把手,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柜子还是被打开了,手电筒微弱的光源下竟伫立着一个赤裸的瘦如干柴的女人,那女人皮肤已经枯黄,骨骼关节清晰可见,穆影僵直的站在那里,他觉得此时的心跳已经停止,眼睛已经不能在转动只能停留在那女人将要刺穿她薄的发亮的皮囊。女人缓缓地将脸贴近穆影,手电的光源渐渐减弱,穆影眼前一片漆黑,虽然感受不到那女人的呼吸,但是她的头发却随着阴风飘过他满是冷汗的脸颊。
  “坟墓上的路,通往天堂。找到它,毁掉它。”女人沙哑的声音空空的响了一阵,穆影寒毛耸立。
  手电奇迹般的亮了,面前的柜子里除了惨白的病服什么人也没有,没有像鬼哭一样的婴儿,也没有看起来像尸体一样的女人。

  四
  “你病了吗?”女孩站在穆影的门前冷冷的说,穆影没答话,他躲在被子里眼睛睁得浑圆,自从晚上午夜发生那件事之后,他就没有睡着过。
  “啊!”穆影大叫着,逃下了床,他在被子里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那脸上有着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
  女孩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你昨晚见到71号了吧,那个很瘦很瘦的女人。”女孩坐在床上淡淡的说。
  穆影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劲来,他现在已魂飞天外了。
  “你要快点画地图哦,园丁老爷爷说的。”女孩说完走出了穆影的视线。整个院楼似乎又只剩下穆影一个人了,到处都空荡荡的。才仅仅两天,穆影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一个精神病了,他飞快的跑到休息室,找到了值班的护士。
  “我要出去,我不查了,让那个我出去。”穆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护士用鄙夷的眼神望着穆影,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哎呀,我认识院长,让我出去,我和你们院长说。”护士冷笑。
  “十个住在这里的人,九个都说认识院长,好了,还没到发糖的时间呢,先去院子里吧,啊。”护士厌烦的说道,穆影感到一阵绝望。
  院子里依旧阳光明媚,穆影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心情,他再次拿出了老人给他的那张纸,图案更加清晰,如果此鲜艳的绿色使他非常困惑。
  “你为什么还不画,快点画呀,年轻人,71号没告诉你吗?”园丁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穆影身后。

  “大爷,您这张纸上是什么啊?”穆影心不在焉的问,眼前依旧有那不堪回想的影子。
  “这是地图啊,你要把它画下来,和其他的拼在一块儿,顺着路走就能找到天堂啦。”老人沙哑的声音幽幽的说。
  “这图案哪来的,看上去不像是画的。”穆影定了定神看着老人。
  “青苔啊,死人留下的,死人指的路。”老人将身子探前小声的说,穆影露出怀疑的神色,他望向刺眼的太阳,感受着干燥的空气。
  “哪来的青苔,这都一个多月没下雨了。”
  “有些地方,永远都不会干。”老人咧开嘴笑了笑招呼穆影跟随,穆影感到一阵寒意。
  一片空地,一个墓碑孤立在荒凉的土地,周围只有土砾,连杂草都没有,死气沉沉的一小片。“这,这,怎么会有死人呢。”穆影惊讶道。
  “有些人病死了,又无家属,索性找片荒地埋了,反正也没人追究。”老人走到墓碑后面指着接近土地的一块,“看,这就是你的那张图。只要黄泉不干,这墓碑永远都是湿的,自然会长青苔,死掉的人就是用这青苔,给我们指路的。”

  “那死去的人也……”
  “也在寻找天堂。”
  “为什么要找天堂,天堂里到底有什么?”
  “不知道,71号说天堂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所以要毁掉。”老人说的轻描淡写。穆影若有所思。
  穆影拿出了小余留下的地图和自己的比对后发现图案上的纹路根本就不连贯,完全出自不同的青苔,如果按老人的说法所有的地图要拼在一起才完整那么他还需要能找到很多。穆影半信半疑的走在院楼里,那个女孩又出现了,穆影感到喜出望外。
  “小妹妹,把你的地图借我看看好吗,如果你借我看我想我就能找到天堂。”
  “真的?”女孩半信半疑的拿出了地图,令穆影吃惊的是女孩手中的图案竟意外的和小余留下的图案正巧拼接完整,他连忙将图案塞进口袋,此刻他也不知自己该开心还是该彷徨。
  “又出现新的地图了。”女孩冷冷的说。
  “什么意思。”
  “有人发现了新的墓碑。”
  “什么?”
  跟随者女孩,穆影找到了墓碑,看上去的确是新的。穆影走近,墓碑上的照片令他大吃一惊,竟是他的表弟余彦。
  “怎么会……”穆影喉咙梗塞说不出话,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尾声
  某日早晨,警方接到了一张神秘地图,根据地图的线路,警方在当地一家大精神病院查出了埋藏十年的大案,警方已查封此家精神病院,救出50余人。谁也不会想到,那张地图竟然来自十年20多个人靠自杀通过青苔来传达的,谁也不会想到还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终于下雨了,城市里的天弥补这阴霾,穆影神色紧张的站在一栋废弃的旧楼前,他的面前蹲着一个男孩,他在认真的画着些图案,看似诡异的肌理。穆影走近,男孩画的正是墙角新生出的青苔。
  “你在做什么?”穆影问男孩,男孩转过头,眼眸黑如漆,不反射任何光亮。
  “71号病人说,你的地图少了一块……”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405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