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红包 淘新闻阅读 H5网页游戏
笑话大全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搞笑糗事
神回复集 王者段子 幽默签名 美女图片 有奖投稿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灵异医院>内容详情页

偷尸

更新于 2015-03-16_14:37:00  189阅

    卫潇在医学院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她一直呆在家里,喜欢没事看一些医学的书籍,做一些小实验,她很想要一个人体标本,可又上哪里去弄一个呢?
  她家乡有一种习俗,如果未成年的小孩子死掉的话,是不允许装进棺材里埋掉的,一般都是把尸体用席子一裹抛在野外,说是经过风吹雨打,狗吃狼啃后小孩子来世方可成人。
  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卫潇听说郊外一个偏僻的地方,扔了一具女童尸体,于是她决定去把那尸体拿回来,做成一个人体标本。
  拿上了胶皮手套,然后带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她独自一人骑车去了郊外。
  那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正是下班的高峰时刻,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又骑过了很长的一段崎岖的小道后,她来到了那个扔尸体的地方。
  晚霞落日,把大地映的是红彤彤的,卫潇的脸上映在霞光中,明艳而且美丽,她双唇紧闭,眉头微蹙,放下自行车后,她的眼睛开始四下里看着。
  这是一个废弃的旧砖场的遗址,破旧不堪的瓦窑,零落遍地的烂砖头,没过膝盖的荒草,还有几只飞来绕去的小鸟,把这里衬托的更加荒凉破败。
  她都快把这地方整个翻遍了,也没找到那具尸体,难道真的已经被野狗吃掉了?还是?她有点失望,但是她并不死心,眼睛还是在四下里逡巡着。
  这时她忽然看到一只小狗,那是一只纯白色漂亮的小狮子狗,小狗可能已经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它白色的毛已经成了灰黑色,小狗没有看卫潇,低着头从卫潇的身边跑过。荒僻的原野,跑动着无声无息的小狗,这个情景多少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跟随着小狗,卫潇来到了一个荒草很深的地方,小狗停了下来。卫潇刚才没走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席子已经打开,席子上是一个七八岁女童的尸体,而那女童尸的面目已经开始模糊,她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手脚呈现青紫色,卫潇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女孩子肯定不是正常死亡,从那模糊的脸上,她依稀可以辩出中毒死亡的症状,可她并不能下定义,因为她只有书本上的知识,她还拿不准,心里也只是怀疑。
  卫潇仔细看那女孩,女孩子的眼睛睁的很大,血色的眼睛好象正盯着她在看。她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她感到头皮发麻,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她感到身上彻骨的寒冷,可现在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三伏季节,她刚才骑车汗水把衣服全塌湿了,现在衣服贴在身上,她感到很不舒服。

  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还是什么,她总感觉有双眼睛就在附近,躲在某个角落,在默默地窥视着她,四下里看,依旧是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可她感到有窥视的眼睛就在附近,那到底是什么?
  那只小狗,蹲在女孩子的旁边,眼睛盯着卫潇,小狗的眼睛中似乎有种悲凉和伤感的味道,莫非这小女孩是它的小主人?这狗莫非有什么灵性?
  夜慢慢黑了,小女孩的脸变的更加模糊,卫潇打了个寒噤,犹豫了一会儿她决定带走女尸。戴上手套,铺开编织袋,她准备把女孩子放在袋子里,天已经开始黑了,四周的一切正变的模糊起来。卫潇决定先去取自行车。
  等她取自行车回来她却惊讶地发现,女孩子躺在地上,编织袋却不见了。天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卫潇四下里找,没找到编织袋,可这附近也没看到有什么人,那小狗一直蹲在那里看着卫潇,不犬不叫,卧在那里一动不动。
  卫潇感觉头皮有点发麻,难道是撞见鬼了,她看那小女孩的尸体躺在地下好象也没什么异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啪啦,啪啦!”卫潇听到有种很微弱的声音就在附近,顺着声音找过去,借着手机上微弱的光,她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垃圾袋,袋子不远处有棵低矮的歪脖子柳树,那编织袋就挂在树上,风吹过就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
  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卫潇好奇地想,黑暗中一切已经变的模糊,她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打开塑料袋。
  蓝幽幽的灯光下,是一袋子白森森的骨头,卫潇是学医出身,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人的骨头,可从骨头的成色上看,还很新鲜,为什么是一堆骨头,骨头上的肉哪里去了?那白骨的中间是一个人头骷髅,那骷髅眼睛的地方是黑黑的两个大洞,但卫潇还是打了个寒噤,那黑洞洞的眼窝处好象正躲着一双幽幽的眼睛。
  一阵音乐铃声响起来,卫潇的手机蓝光闪动,吓了卫潇一跳,差点就把手中的手机扔了出去,定定神后她才明白原来那是她自己的手机在响。
  “回来,什么都不要拿,快点回来。”电话是爸爸打来的。
  爸爸的话莫名其妙,卫潇刚想问个究竟,爸爸却喀嚓挂断了电话。
  卫潇拎起树上的编织袋就跑,走到刚才小女孩的尸体旁边,她站住了。
  卫潇不舍得,她太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人体标本,她楞塄地盯着小女孩子的尸体,犹豫着该怎么办?
  她想了想把女孩子抱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把小女孩放进袋子里,她好象听到有什么东西正愈来愈向她靠近,有呜呜咽咽的声音时隐时现,她感到头皮发乍,绑好袋子她推起车子就跑。
  她推着车子跑了一段时间,就骑上了车子。
  “等等!”快上公路的时候卫潇听到一个声音在喊。

  这个声音真切而且就象在耳边,卫潇慌忙回头,一个黑影正朝她追来,夜已经黑透了!在这黑夜荒芜的地方,看来卫潇是遇到鬼了。
  卫潇使劲地蹬着自行车,小狗一直跟在她后边,骑出很远卫潇回头看小狗还远远地跟在后边。那人还在疯狂地追赶,卫潇不敢回头,她只是拼命地蹬着车子。
  快到家的时候,卫潇回头再看,小狗已经不见了,那黑影也不见了。
  回到家里,卫潇把小女孩放下,她的心还在砰砰跳,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她愈想愈觉得后怕。
  她看了看爸爸的房间,爸爸还没回来,估计又去打牌了。她准备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不见了。
  准备好需要的东西,她烧一大锅的水,准备去把尸体煮了,剥离肉体,去做一副完整的人体标本。水开了,她搬过来尸体,灯光下女孩子的尸体看起来更加恐怖,淤血紫青的手脚发出幽幽的光,她不敢去看女孩子的脸,这尸体怎么看都有问题,她决定先不煮了,她感到女孩死的离奇。
  她听到客厅有什么声音,跑出去一看,原来是父亲回来了。她慌忙带上厨房的门,她知道爸爸平时是不去厨房的。
  “爸爸,你刚才打电话跟我说不要我拿什么啊?”卫潇想起爸爸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问。
  “哦,那是我打错了,习惯拨你电话了,我本来是要打给你赵阿姨的。”爸爸说。
  “哦!知道了,爸爸,你喝水吗?”卫潇习惯地给爸爸沏茶倒水。
  “潇儿,你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爸爸上下的打量着她问道。
  “没什么爸爸,我只是有些困了。”卫潇含糊地回答道。
  “那就快去睡觉吧!”爸爸说罢向她摆了摆手,然后接过茶杯后就示意她去睡觉了。
  而卫潇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睡着了。
  而朦胧中她听到有什么动静就在她的旁边,似乎有人在使劲的摇着她的手,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用力地睁开眼睛。
  只见一张惨白的脸,蓬松的乱发,一双幽幽的正盯着她看的眼睛,而她的脸正紧贴着那小女孩子的脸,错愕的瞬间,她看到那小女孩凄婉地冲着她笑了笑。
  “姐姐,不要煮了我好吗?我怕!”那女孩子上来摇着她的手哀求道。

  “恩,恩,我不会煮你的,不会的。可你是怎么死的能告诉我吗?”她心里很害怕慌忙向后靠了靠想摆脱女孩子的手。
  “我只喝了一杯水,那天我好渴好渴,我端起杯子喝水,爸爸想夺我的杯子,可我一口气就喝完了。姐姐,昨天晚上我躺在席子上好冷啊,幸亏我的小狗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会害怕的,姐姐的家好温暖,我可以睡在这里吗?”小女孩子说完就来拉卫潇的被子。
  卫潇连滚带爬地躲下了床向另一个房间跑去。
  “姐姐,不要跑,我很乖的,就睡一个晚上好吗?”那女孩子在她背后喊着。
  卫潇没敢回头,她浑身抖的厉害,跑到书房她销上了门,抱着头蹲在地下。
  “姐姐,给你一个毯子,会冷的!”是女孩子的声音。
  卫潇抬头,女孩子站在她的眼前,用那双淤血的眼睛看着她,小女孩的手里举着一个毛毯,她伸过来的手呈青紫色,指甲透着青幽幽的光。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卫潇问的时候牙齿嗑嗑地响。
  女孩子笑了笑就消失了,她是鬼啊,卫潇怎么糊涂的连这个都忘记了。
  卫潇被烫着似的扔开毛毯,一屁股跌坐在着电脑前的椅子上。
  天亮的时候,卫潇醒来,看自己果然是睡在书房的椅子上,那女孩子没有睡在她卧室的床上,她去厨房看。
  天啊!她看到了那只白色的小狗,它正卧在厨房的地上,看到她开门,小狗浑身的毛都乍了起来,对着她低声吠叫。
  她又看了一眼地下,她床上的被子正盖在那具女童尸体上。女孩子的脸背对着她,仿佛随时可以转过来脸跟她说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487
 相关推荐(灵异医院
婴鬼的复仇
闹鬼的医院
医院太平间里的命案
某医院的离奇怪异事件
吻尸
停尸房的女鬼
阴鬼的复仇
肚子痛
医院的接阴婆
阴灵妹妹的复仇
返回首页
2013-2018黔ICP备13004711[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