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尸窖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253阅

    背尸迎客
    杨家坳的夜晚一片死寂,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啸叫。
    寒假,韩燕跟同学杨小杨来到她的老家杨家坳,准备在山里观光几天,再回城过年。
    杨家父母把家中最好的一间卧室腾出来给两个女孩居住。头天晚上睡至半夜,房门“吱嘎”一声被轻轻推开,正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韩燕被惊醒了。她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掀开一条缝,看到有个男人扛着什么东西闯了进来。那是杨小杨的阿爸,韩燕叫他杨大叔,一条身材魁梧的汉子。韩燕借着夜光仔细地瞧了瞧,顿时惊得汗毛倒竖——杨大叔肩上扛着的竟是一具尸体!
    半夜三更的他扛一具尸体干什么?韩燕匪夷所思,心里突突直跳,不知道杨大叔要在这间卧室制造出什么诡异事件。她推了推同铺睡的杨小杨,没推醒。杨小杨越睡越沉,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杨大叔扛着一具仰面向上的女尸,女尸头上挽着的发髻散落垂下,晃来晃去,像个招魂幡。只见他一手扶着僵尸,一手在屋子里对着床铺指划着什么,似乎在告诉那具僵尸什么事情。他蹑手蹑脚的,在屋子里慢悠悠地转了两圈,生怕弄出一点响动,惊醒了两个孩子。不一会儿,他退出了卧室。
    昕到卧室门“嘭”地关上了,韩燕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自从考进市重点高中,韩燕就和杨小杨同桌,成为好朋友。杨小杨来自贫困山区,韩燕平时经常接济她,有时还把她请到自己家中吃饭住宿。杨小杨也曾多次邀请韩燕假期到杨家坳游玩,可韩燕的父母都没同意。直到这次上了高三,补完课,韩燕的父母才准许她跟着杨小杨去山里玩几天。没想到,韩燕在杨家坳的第一夜,就遇见如此怪事,不觉有一股森冷刺骨的恐慌涌上心头……
    第二天起床,韩燕将昨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问杨小杨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小杨顿了顿,告诉她说:“杨家坳有个习俗,那就是家里来了珍贵的客人,就得把死去的亲人背出来看一看,这样才能让亲人的阴魂得到安宁。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肯定要让我死去的奶奶见上一面的。”
    想到昨晚的那幅情景,韩燕仍感后怕,现在听杨小杨这么一解释,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她双手揪着杨小杨的胳膊,瞪圆一双疑惑的眼睛:“杨小杨,你可别吓我啊!”
    看韩燕一脸惊慌,浑身颤个不停,杨小杨“扑哧”一笑:“还以为你抗不住这山坳里的低温天气呢,原来你恐惧的是见到了我奶奶的僵尸?”
    这时候,杨小杨的爸爸提着一只竹篮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赶回来,身上浸着一层雾水。像什么事情也不曾做过一样,他摇了下篮子,笑盈盈地对韩燕说:“这是山里的野菇,活脑补肝,你们城里人难得吃到这种山菇的!”
    韩燕想问问他昨晚的事儿,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满脑子都是杨大叔扛着那具僵尸晃动的影子,内心恐惧极了。

    山洞藏尸
    顾名思义,尸窖就是用于保存尸体的地方。杨家坳的尸窖由来已久,像一个深藏山谷的谜,且不被外人所知。
    杨小杨的阿爸给两个女孩讲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坳子里有一对孤儿寡母,儿子是个傻子,从小到大都是由母亲侍候着生活。老母亲老死那年,傻儿子40多岁了。突然几天他看不到母亲,家里又没人生火做饭了,傻子终于想起母亲已经死了,被山民埋葬在后山。一气之下,他跑到后山找到那冢新坟,扒开坟墓,拖出棺材砸开,将母亲抱起来背走了。可是,他忘记了回家的路,恰逢外面又下起了大雨,整个山坳迷迷蒙蒙的一片。最后他背着母亲窜进了一个山洞,把尸体平放在一块石头上。自此,那个傻子便住进了那个山洞,白天到山里找野果子充饥,晚上睡在洞里,陪伴母亲。天气晴好,他还背着母亲出去转悠。后来,山民们找到了那个地方。虽然几年过去,却发现傻子娘的尸体仍像刚死去时那样,遗容保存完好。山民们发现这个秘密后,就将死去的亲人放进洞里保藏起来。如果想念亲人了,就直接去洞里看望亲人的遗容。渐渐的,那个奇特山洞也便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尸窖。
    韩燕听到这个故事,既感到新鲜又觉得恐怖。之前她只在报上看到国外有死人旅馆,还不曾听说这世界上还有尸窖。听着听着,身上不知不觉生出鸡皮疙瘩,双腿直抖,寒颤不已。
    虽说恐惧可怕,听起来脊背发寒,可韩燕一时好奇心起,想去山里看看。杨小杨的爸爸权衡再三,最后同意了,决定带她去看看。不过,杨家坳有个规矩从没有被打破过,即外人去参观尸窖必须戴上眼罩进山,进入窖室才能摘除眼罩。据说,曾有外地人私自偷偷去看尸窖,刚进洞口就瞎了双眼。
    韩燕戴上眼罩,就像坐上宇宙飞船一般,头一时晕得难受。待脑壳清醒时,韩燕的眼罩已被摘除,正跟着杨小杨父女俩向一个山洞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越阴森可怖,那种从未有过的凉意扑面而来,韩燕连大气都不敢出。
    洞里光线暗淡,道道岩缝透出丝丝刺脸的寒气。在洞里转了个弯道,面前便呈现出一幅奇特情景:两侧突兀的石头上,平放着一具具尸体,活脱脱的晒尸场。看得韩燕毛骨悚然,魂儿都不在身上了,赶紧靠着杨小杨,挽住她的胳膊。
    杨小杨的爸爸在一方石头前停下,韩燕看过去,那块石头上躺着的那具尸体,就是昨晚被他扛进卧室的那具。那是杨小杨死去的老奶奶。真像故事中所言,老奶奶的容颜就像睡熟了一样安详,面部没有通常的死人那种苍白与塌陷。
    杨小杨伸出一根指头在韩燕面前做了个噤声动作。这时候是不能说话的,否则,就会吵醒那些阴魂,招惹阴魂附体在身,就得去地狱和他们团聚相伴。
    虽说山洞很大,但只有中间那块地方两侧遍布突兀的石头,正好让坳里人撂放死去亲人的尸体。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盯着韩燕。韩燕看过去,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正守护在一具女尸旁。男子面露凶色,那模样看上去恨不能将韩燕一口吞掉。她心里暗忖着,那男子一定认出自己不是杨家坳人了。
    坳子里的人进尸窖,当然只会瞻仰自己亲人的遗容。他们正准备沿洞道走出去时,忽然晌起一阵“稀里哗啦”的沉闷垮塌声,随之烟尘如汹涌的波浪卷过来,弥漫了整个山洞……

    遍地僵尸
    洞里一下子黑得不见一丝光亮,韩燕突然发觉了怪异,禁不住直打哆嗦。她坐在地上,伸手往周围摸了摸,感觉全是冰凉凉硬邦邦的尸块。她摸到了一条腿,坐的地方还有一颗头颅。她想起来了,身上有手机,尽管洞里没信号,但可用屏光照明。
    山洞里,到处是乱石碎屑,她明白,刚才山体发生了崩裂。屏光所照及的地方,她看到一截截被砸断的尸体。身边已不见杨小杨父女,她大声喊道:“杨小杨,你们在哪里?”可洞里只有她自己的回音。凭感觉判断,她踏着石头,向洞口方向走去。没走多远,手机就没电了,重新回到黑暗之中。
    “杨小杨,别吓唬我了,赶快带我出去……”韩燕无助地呼喊,依旧是她自己的回声在洞中荡漾。里面阴风飒飒,暗影绰绰。她捂住胸口,提心吊胆,脚下乱石中时不时横着一截尸骨,高一脚低一脚的,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你叫韩燕?好漂亮的城里姑娘。”黑暗里突然有人说话,声音不知是哭还是笑,苍老而阴森,令韩燕心惊胆战。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杨小杨的奶奶,昨晚见到过你的。”
    韩燕听说过,杨小杨的奶奶已过世几年,莫非自己刚才已在那轰然的崩塌声里被炸死了,现在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她掐了下大腿,生疼,自己仍活在人世间。
    “老奶奶,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韩燕心一横,豁了出去。
    “我是人是鬼并不重要,你平时挺关心杨小杨,我只是想多看你几眼。”话音落定,韩燕眼前划过一线光亮,像一道闪电。她看清楚面前的情景,一堆乱石之中,露着一条带脚的小腿,还有一个面部埋在灰土里的女人头,长长的头发一绺绺散布在四周。
    瞬间,洞里又恢复一片死寂。
    韩燕的身子抖了一下,刚才还有个鬼作伴,现在连个鬼也没有了。眼前金星四射,身体往前一倾,扭了个盘腿扑倒在地。不偏不倚,她正好扑在一具完整的女尸身上。
    韩燕吓得魂飞魄散,正欲爬起身时,不料,下面那具尸体的一双手竞将她紧紧环抱住了。韩燕喘不过气来,面额贴着那具女尸冰冷的头颅。而那颗头颅好似一块强性磁铁,令韩燕不能动弹。
    上初中时,韩燕就读过不少诡异方面的故事书籍,心里十分清楚。此时此刻,她真的被厉鬼附身了。唉,大不了一死,尸骨还能存放于杨家坳窖堂。想到这里,韩燕眼睛一闭,什么也不想了。良久,洞里响起一阵敲击声,韩燕猛然觉得身体轻松许多,女尸放了她。
    她爬起来,掸掉身上的灰尘,继续往前走去。可刚走出几步,就被一条胳膊绊了脚,又跌倒了。这次更惨,额头碰在石块上,钻心地疼痛,一摸才知道硌出了好大个肿包。
    韩燕自言自语:“杨小杨,你为什么要害我?”
    “是你执意要进这个山洞,杨小杨不但没有害你,反而是他们父女俩救了你。不然,在那阵垮塌声中,你就进了地狱。”是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
    谁在说话,这洞里难道还有人?韩燕忍着剧痛,喘息道:“杨小杨父女现在在哪里,他们究竟怎样了,我能走出这黑暗吗?”
    对方不再吭声,洞里又归于沉寂。韩燕摸索着,不一会儿,一脚踏在一个圆溜溜的东西上,差点滑倒,幸好身子倾斜着,否则,还不知要摔得多厉害。

    人尸对决
    一次又一次,不是踩着尸体,就是踢到石头,跌倒了又爬起,爬起了又跌倒。韩燕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还真不知来到杨家坳得罪了哪路神圣,让她受尽如此折磨。
    爸爸妈妈,有你们在身边多好……韩燕忽然想起在一个作文刊物上读到的这句话,现在感同身受。杨家坳天气似乎突变,外面电闪雷鸣,洞里划过一道光亮,说明身处的位置已离洞口不远了。
    一道闪电划过,洞内瞬息一片光亮,她看见一具尸体站立起来,迎面走了过来。韩燕沉住气,拾起脚边一块石头,正欲朝尸体砸去。恰好再次划过一道亮光.只见又有一具尸体站了起来,是具女尸,头发遮住了半张脸。
    韩燕攥紧石头,胆战心惊,怏怏问道:“你们不是死去的人吗,怎么活了?”
    两具尸体发出冷冷的怪笑,回荡在山洞里,像死神的呼唤,恐怖得让人窒息:“哈哈,我们的确早在15年前就死了,可是洞外的雷声与闪电,又让我们复活。如果能找到替身,我们即可走出尸窖,回到坳子里和儿女团聚,过上美好的人闻生活……”那具女尸说着,还舞动着长发。韩燕明显感到了阴风扑面,寒意深深。
    太可怕了,韩燕一个激灵,将石头砸向那具女尸。“嘭”的一声,像有什么东西随石头一起落地。闪电划过,她看见女尸的胳膊已脱落了一只,那一定是刚才被石头砸落的。独臂女尸正向她走来,而那具男尸则躲藏在黑暗里,怪异地喘吸着。
    死亡正向韩燕逼近,此时唯有拿出勇气与睿智,才能战胜对手。于是,她厉声呵斥道:“你们是杨家坳的人,肯定认识杨小杨,我是她的同学和好朋友。你们不要伤害我,否则,杨大叔会拿桃木剑来收拾你们,将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回魂翻身!”
    “我们是夫妻,呆在十八层地狱并不可怕,有爱相伴,在阴闻同样温暖,只可惜……”是那个男尸在说话。根据声音方位判定,他已站在自己背后。
    天啊,自己正被一对复活的死人夹击着,如果逃不出山洞,自己必将葬身尸窖。韩燕心一横,又捡起一块石头紧紧攥在手里,随时准备绝地反击。
    两具尸体生硬地移动着脚步,洞里响起浑重的鞋底趿踏声,好像催魂索命的鼓点,声声击打在韩燕的心坎上。这时候,外面的雷声停了,不再有闪电划过,洞里寒气逼人,死一般的恐怖与诡谲。
    趿踏声步步逼近,韩燕举起手中的石头,砸向长发女尸。只听“嘭”的一声,似乎又砸落了她一条胳膊。她心里颇有几分成就感,思量着,你们两个死鬼也只有一双手了,书上讲过,鬼斗不过恶人,本女子就要做一回恶人。于是,她怒吼道:“我手上有桃符,你们敢靠近我,就收回你们的游魂,往滚油锅里丢!”
    然而,对方并未被唬退,四道绿光直视着韩燕。
    几经折腾,韩燕已精疲力竭,两具尸体正渐渐逼向自己,现在已无路可逃。她尖叫一声,“腾”地跃起,像一只飞鸟轻飘飘的向上冲去,直到头顶碰到洞壁,她才感觉到自己已头破血流,眩晕过去……

    尸迷心智
    韩燕完全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石屋里,一团柴火映出亮光,周围明亮而温暖。见旁边坐着杨小杨父女俩,韩燕悬着的心才落回原处。
    看到她睁开眼睛,杨小杨又是欢喜又是嗔怪:“韩燕,是你主动提出来进尸窖的,我们父女还担当着很大风险,才偷偷摸摸让你进了尸窖。可你胆小如鼠,看到涧里石头上平躺着几具僵尸就吓得昏厥过去,一边说胡话,一边乱抓乱踢。如果不是我阿爸在场,我还真不知怎么把你背出尸窖呢。”
    韩燕瞪大双眼一怔,噘起小嘴:“什么,谁说我胆小怕鬼?我已经和那些僵尸搏击过好几场了,并没有害怕。”
    杨小杨父女不知韩燕在说些啥,面面相觑,知道她这次吓得不轻,受的刺激颇大,甚至担心她会因此而留下后遗症。杨小杨想了想,说道:“韩燕,那是你刚才做的噩梦,产生的一种幻觉。”
    “你说我刚才做了噩梦,是幻觉?不不不,我一定是在尸窖里,并且经历过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不然,我脑海印象怎么会如此清晰?”韩燕恢复神志,精神陡涨,清了清嗓门儿,一古脑儿把在洞里遇到的奇异经历说了一遍。
    前几年,坳子里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个新媳妇,第一次去尸窖看望夫家死去的亲人,也曾产生过类似韩燕的幻觉。幻想着山崩地裂,那些尸体突然间复活,然后手舞足蹈地与僵尸打斗,把坳子里的人都给吓坏了,生怕传出去后再没有女子愿意嫁到杨家坳。于是有人提议关掉尸窖,但没有得到长辈们的赞成。老人们说,那种现象是“尸迷心智”,古时候就有之,已不足为奇。
    不过,听了韩燕绘声绘色的叙谈,杨大叔却愣怔了。因为杨家坳曾有一对年轻夫妻在车祸中遇难,女人的两条胳膊都被摔断了,因车子翻在深山峡谷,两条胳膊始终没能找到。现在躺在尸窖里的完整女人,安装的是两条石膏假肢。韩燕怎么会真的碰到那个掉了两条胳膊的年轻女鬼?
    再者,韩燕是第一次来杨家坳,杨小杨以前也根本没有给她讲那对遇难夫妻的情况,怎么说得分毫不差。难道她真的去阴曹地府走了一遭?看韩燕讲得神乎其神,有板有眼,又与现实相符,杨小杨都感到了几分恐慌,惊愕得张大嘴巴:怎么会这样?
    杨大叔和女儿对视一眼,宽慰道:“韩燕同学,你一定是被洞里的那些尸骨给迷糊了,在昏睡时产生臆想与幻觉,才导致你有同那些尸体搏击的记忆,直到你的大脑细胞解除对那些尸体的恐惧感,才醒悟过来。拿杨家坳的话说,那是尸迷心智……”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绝不会有如此清晰的印象。特别是那个断了双臂的女子,又像是记忆中的某个片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尸迷心智就是这种效果?
    韩燕蹙眉凝思着,不依不饶,提出要再次进去看一次那些石头上的尸体。可杨阿爸没同意,说尸窖里正在举行一个仪式,因为又有新的死人需要安放进去。
    石屋外一只乌鸦飞过,发出令人难受的剌耳叫声。

    看尸入骨
    杨小杨和她的家人再也不敢带韩燕在山坳里转悠了。韩燕感到杨家坳的风俗恐怖可怕,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住了两天,便搭车返城回家。
    韩燕给妈妈讲叙在杨家坳的传奇经历,韩妈妈恐吓得不行,忙拉上她去看心理医生。韩燕虽然觉得那场大白天的噩梦挺神奇,但并不认为那是一种幻觉。为什么对那个断了双臂的女尸,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百思不解。
    医生对“尸迷心智”的解释和杨大叔的没有异样,都认定那是因极度恐惧而产生的幻觉。不过,医生问道,韩燕小时候是否有过非常经历,譬如亲眼见到尸体解剖、重大车祸、火灾等。韩妈妈摇头。
    母女俩从心理治疗中心回来,韩爸爸听说了这事,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惊慌。他开始寝食不安,常点燃一支烟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似乎隐藏着让人猜不透的东西。在妻子的一再逼问下,他终于道出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往事:
    韩燕3岁那年,妻子在省城培训期间,他曾带着女儿随旅行团去过一个地方。返城途经杨家坳时,因雾大山路崎岖,旅行车与一辆农用车相撞,韩燕被抛出窗外,正好让站在农用车旁的一个女人抱住。然而汽车并没有及时刹住,如一匹脱缰之马狂奔,继续顶着农用车向前滑行。眼看农用车就要跌入峡谷,那女子忙将怀里的韩燕放在安全地带,转身直呼着一位男人的名字,朝农用车扑去。但农用车己滑落下去,接着女子一个趔趄,跟着滑下悬崖。她的身体如一只风筝,略在悬崖边的树上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下落去,可她的两条胳膊已被粗壮的树枝挂断……而困在汽车里的他非常幸运,并无大碍,等他找到女儿时,韩燕正惊恐万状地望着山谷下面,嘴里喃喃道:风筝、断了翅膀的风筝……
    韩妈妈只知道自己从省城学习归来,女儿住了一阵子医院,并不清楚文夫和女儿还有那段惊险旅程。此刻听丈夫这么一说,也便明白几分。看来,心理医生的推测没错。韩妈妈再次看女儿时,心里就有了重重担忧:韩燕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让那个无臂女鬼缠上?然而这事又不便向韩燕说明,当年她毕竟只有3岁,当初的记忆一定不会太深刻。15年过去了,如果现在向她提及那起车祸,势必加深她灵魂深处的模糊记忆,影响她的高考。
    几经商量,夫妻俩作出一个惊人的决定:趁大年前夕,瞒着女儿前往杨家坳,要去尸窖看望那个无臂女尸,为她祈祷。
    夫妻俩来到杨家坳,向山民们求证了15年前的那起车祸,那个断了双臂的女尸就放在尸窖里。他们找到杨小杨家,听说要去尸窖看望那个无臂女尸时,杨阿爸才弄清楚,原来他们匆匆从城里赶来,居然是替女儿去尸窖祷告。
    在那具女尸面前,韩爸爸讲述了15年前那惊险一幕。杨阿爸思忖半晌,告诉他们说:“其实,杨小杨就是那对在车祸中丧生夫妻的女儿。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整个杨家坳,就她一人考上城里的重点中学。她和韩燕同桌,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韩爸爸拉着杨阿爸的手,肃然起敬,顿了顿,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夫妻俩就有件重要事情想和您商量,我们想把杨小杨接到城里生活,认她为干女儿。再说,她与韩燕又是同班同学,走得很亲近。”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身边响起抽抽噎噎的哭泣声。三个大人回头一瞧,发现韩燕和杨小杨正紧紧地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尾声
    春节后上学,杨小杨住到了韩燕家。两个女孩子如同一对双胞胎姐妹,学习相互帮助,生活相互体贴。高中毕业,她俩还双双考上同一所重点大学。临上大学前,杨小杨回到杨家坳,想去看一眼她的父母。因受地震影响,杨家坳暴雨连绵,山体滑坡,那座保藏杨家坳死去亲人的大山发生塌陷,再也找不到进尸窖的洞口了。
    从此,这人世间的尸窖已不复存在。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