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蒸发密令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185阅

    相溶
    苏叶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健身,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去阳台锻炼身体。午睡之后苏叶闲着没事又去了阳台,刚要伸个懒腰就看到楼下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过去。这两个都是他的室友,一个叫李良,另一个叫严景涛,此时严景涛好像已经无法行走,低着头身体歪歪斜斜只能靠旁边的李良搀扶。
    “他们俩不是去河边洗澡了吗?”苏叶急忙跑下楼去帮忙,两个人扶着严景涛回到了寝室。严景涛面无血色翻着白眼有气无力地倒在了床上,苏叶顺手给他盖上了被子然后问:“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李良喘了一口气说:“我们就是想去河边洗个澡,严景涛脱得比我快,他先进入水里,等我快脱完的时候他又上了岸,当时我就觉得他的脸色不对,本想进去洗澡但是他坚持要回来,走到半路的时候,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在河里发生了什么你就没看到?”苏叶疑惑地问道。
    “我当时正在脱衣服所以就没注意,而且谁会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出事啊!”李良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苏叶叹了口气:“算了,我们轮流看护他吧!一切都等老大回来再说。”老大就是寝室里年纪最大的王贝贝,身为学生会主席的王贝贝被学校派出去参加活动了,寝室里数他最有能力。
    到了晚上严景涛的身体有了好转,他的肤色慢慢恢复了正常,眼睛也可以睁开了,苏叶急忙走过去问:“你好些了吗?到底在水里发生了什么事?”
    严景涛虚弱地坐起来:“我想洗个澡。”
    苏叶想了想觉得情有可原,河水本来就很脏,他和李良随着严景涛去了浴室却被严景涛挡在了门外。
    苏叶和李良坐下闲聊起来,浴室里面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先是脱衣服和放水的声音,本来应该是冲澡的声音了,可没想到此时突然响起了严景涛的尖叫,叫声非常凄惨。
    苏叶和李良急忙冲了进去,浴室里蒸气弥漫,待蒸汽慢慢散去才看清严景涛全身的皮肤变得通红,极少数的地方还有烫伤。他整个脸看上去就像是被水煮过一般,柔软的皮肉散发着淡淡清香,嘴巴一张一合地喊道:“水里有毒!”
    然后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严景涛的身体竟然在慢慢蒸发,血红色的皮肤慢慢变成了气体,很快就只剩下一具骨架。然而这具骨架依然不甘心地站在喷头下,骷髅上两个窟窿正盯着苏叶和李良,似乎在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叶和李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完全愣住了,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等眼前的骨架散落一地之后,才响起二人高分贝的叫声,他们真的被吓傻了,此时只能不停地大叫。

    病毒入侵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良抱着头靠在门边,苏叶的呼吸渐渐平稳,他一直在想严景涛刚才的话:水里有毒?苏叶无视脚下的骷髅小心翼翼地走到喷头下,拿手指轻轻碰了一滴水然后闻了闻,没有异昧,皮肤也没有异常,可为什么会说水里有毒?思索间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就是你了!”
    苏叶一愣,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没说话啊!”李良摇摇头还是一脸的惊慌。苏叶疑惑地皱了皱眉,难道是他刚才听错了?他急忙退出浴室,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李良在苏叶面前走来走去:“现在怎么办,报警还是找老师?”
    “先报警吧!这种事可不好说。”话不是苏叶说的,而是刚进来的王贝贝,王贝贝刚进寝室就看到了浴室的情况,那血腥的场面也把他吓了一跳,他回来苏叶和李良都没有注意,可见他们惊吓的程度远在他之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良惊喜地问。
    “就在刚才啊!”王贝贝的脸上尽是疲惫。
    苏叶报了警之后,三人配合警方做了笔录,然后就被赶出了“第一现场”。三人打算去外面吃一顿,再仔细回想事情的经过。
    “严景涛说水里有毒?”王贝贝说完话喝了一大口啤酒。
    苏叶点点头:“话是这么说,可我刚才已经试过了,浴室的水很正常。”
    王贝贝仔细想想提示说:“他不是只沾了浴室的水吧?”
    李良一拍手:“对啊!之前他去河里洗澡了。”
    三人达成共识吃完饭就去了河边,学校的人都把这河称为红河,因为河水不清,泛着淡淡的红色。
    王贝贝看着水里自己乱晃的影子苦笑了一下说:“我还第一次听说有到这里洗澡的,你们还真是心大。”李良不好意思地笑着。

    “咦?看那边的女生在千吗?”苏叶看着右边不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文生,女生蹲在岸边拿着一个瓶子不知道在做什么,三人很好奇,就走了过去。
    女生灌了一瓶子水,刚一回头就被他们三人吓了一跳,王贝贝问道:“你在这儿干吗呢?”
    女生笑笑说:“我叫陈思雨,是化学系的学生,这附近废旧的工厂很多,所以这条河早就被污染了,这次是想采集水样回去做化验。”
    三人都深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条河早就被污染了,如果有毒也很正常了。
    “你们做实验的时候能让人参观吗?”苏叶问道。
    陈思雨友好地说:“当然可以!”
    三人跟着她离开了河边,走在最后的苏叶愣了一下,他回头看那平静的水面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而就在刚才他仿佛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就是你了!”
    三男一女来到了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陈思雨跟她的同学在里面忙来忙去。看不懂的三人只好安静地坐在一边,等到了晚上放学的时间陈思雨拿来一份报告说:“已经没有问题了,河里的污染体基本上都排除干净了。”
    李良根本就看不懂这些,他问:“如果有人去河里洗澡会不会感染病毒呢?比如一遇到温水就会蒸发。”
    陈思雨笑了出来:“这是绝不可能的,至少在红河是不可能发生的。”
    三人听后觉得更奇怪了。

    查无此人
    三人回到寝室被堵在门口的保安大骂一顿,他指着人骂:“你们也太不像话了,搞恶作剧竟然搞到了警察的头上,没事把骷髅之类的东西搬进寝室,以后再这样就别想在寝室住了!”
    三人听得不明不白,苏叶急忙说:“我们没有搞恶作剧,那骷髅就是我们室友严景涛。”
    保安气得脸通红:“什么严景涛,你们寝室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学校也没有这个学生。”
    三人愣了一下,然后冲进了楼里,走廊里劈里啪啦地响着他们的脚步声。不可能!同窗一年怎么会没有这个人?但是经过简单的调查发现真的没有此人,首先寝室里属于严景涛的东西全部不翼而飞,然后他们给别人打电话,没有一个同学知道严景涛这个人。都说这寝室一开学就只有他们三个住,现在就连最有主见的王贝贝也变得不淡定了。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良抓着头发在地上乱晃,这一举动引起了其他两个人的注意:就算遇到什么事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果不其然,他们发现李良有点不对劲儿,他在寝室乱晃,走的是一个圈儿,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皮肤也变得越来越白,没过多久就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这一症状和之前的严景涛一模一样。
    二人只通过短暂的眼神交流就达成了共识,一左一右扶着李良打车去了医院。经过一晚上的急救李良渐渐恢复了平静,各项检查都显示正常,医生说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但只有他们知道这短暂的平静才是真正的的危险,因为严景涛死之前也很平静。决不能让李良沾水。
    “难道这真的是会传染的一种病毒吗?”回寝室的路上苏叶自言自语地说。
    王贝贝苦笑着说:“那我们岂不是都有危险?”
    拿钥匙开门,先进来的是苏叶,他愣了一下。跟在后面的王贝贝也挑了挑眉,是浴室漏水了吗?这是苏叶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他冲进浴室检查一遍,回头说:“好像是停水了。”
    “停水?那这些水是哪里来的?”王贝贝指着寝室的地面说。
    此时地面上都是水,但仔细看也会发现问题所在,这些水的分布很奇怪,倘若以地板中心画一条分界线,左侧水较多,而右侧几乎没有一点水。其中最严重的就是李良的床铺,几乎上面的被褥都湿透了,也不知道这些水是怎么上床的。
    “这水好像是从李良的床铺开始向外蔓延的,可床又怎么会自己冒出水来?”苏叶奇怪地看着王贝贝,王贝贝也疑惑地看着他说:“难道是有人知道李良感染了病毒,然后想用水来害他?到底是谁要这么做?”
    窗外一阵寒风吹来,二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

    追查真凶
    苏叶关上窗子躺回被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冷,王贝贝睡得却那么踏实。他闭上眼睛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叹息,黑暗中一个人影坐在了李良的床上,苏叶吓得不敢动,人影慢慢说话了:“你被选上了,都是你的错!”苏叶疑惑地皱了皱眉,不知道人影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刚要起身却发现褥子湿了,难道是他吓得小便失禁?不可能!苏叶急忙坐起来,检查后发现是褥子自己湿的,这水到底是哪儿来的?等苏叶再拾起头发现黑影已经不见了,寝室的门是开着的。是李良刚才回来了吗?苏叶想着想着打了一个哈欠,没办法,自己的庥湿了别的床又不敢睡,他只好钻进王贝贝的被窝。
    早上王贝贝打了一个喷嚏,吵醒了苏叶,苏叶把昨晚的遭遇说了出来。
    “我们一定要快点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从根源查起,我就不信学生档案也没有严景涛!”王贝贝一边穿衣服一边斩钉截铁地说道。
    两个人匆匆吃完早餐就去了办公室,苏叶一走一过感觉路上遇到的人都面色苍白,走路也没有以前干净利索。这一切是他多心了?因为有王贝贝的关系所以档案很容易就调了出来,两个人翻着本班档案,仔仔细细看一遍,就是没找到严景涛的档案。这就奇怪了,难道他们出现了幻觉?
    二人从办公室出来直接去实验楼找了陈思雨,他们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陈思雨想了想说:“先带我去医院,我要知道李良的状况才能下结论。”
    出了学校直接打车,路上紧张的谁也没有说话,如果真是病毒导致的那么事情就严重了,三人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但是也从没想到李良会不见,护士说李良昨天晚上就离开医院了。苏叶昨晚没有看错,李良真的回来过,可是他为什么要跑?从医院回来又去河边采集水样,可是尽管化验数次,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回三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思雨叹口气说:“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呢?也许与水无关。”
    王贝贝皱着眉头:“那与什么有关?”
    苏叶想了想说:“或许是河。我的意思是并非水本身有问题,严景涛在河里洗过澡,也许他在水下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王贝贝说:“你的意思是他回来后身体发生了异变?可他人都没了,我们怎么知道当时发生过什么?不会叫我们潜水吧?”
    陈思雨摇了摇头:“也并非没有办法,如果那河真的有问题,长期住在河附近的人们不可能不知道。”
    三人决定一起去河边找人打听打听,通过一个下午的努力打听到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原来那条河里曾经淹死过人,经过他们的描述可以肯定淹死的人就是严景涛。可是,为什么死去的严景涛要假装他们的同学?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三人坐在河边发起呆来,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恐怖,危险并未解除,谁都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传染。

    就是你了
    这几天苏叶一直心事重重的,“就是你了!”这句话在他耳边响的次数越来越多,也变得越来越清楚,可以听得出这就是严景涛的声音。
    晚上苏叶下楼准备去买包烟,刚下到第二层那声音又在他背后响起。苏叶心烦地回过头大吼:“就是我了,想怎么着?”
    不同往常这次背后有人,正是失踪两天的李良。李良面部狰狞步步紧逼,手里一把水果刀在月光下格外刺眼,苏叶不停后退着直到退到墙角,惊恐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李良人高马大早已遮住了窗外的月光,他叹了口气冷冰冰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我这一切其实都是你害的,你知道严景涛为什么会瞄上咱们吗?那是因为他在找一个合适的替死鬼,然后他好投胎。而他选中了你,为了能逼你主动献出自己的命他才会害你周围的人,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死了就太平了!”
    李良说着就拿刀子刺了过来,幸好苏叶躲得及时,但下一刀就没那么幸运了,刀子正好擦伤了他的手臂,鲜血染红了衣袖。苏叶疼得咧开了嘴。李良疯了一般地笑着:“你死了就太平了!”说着又一刀刺了过来。就在这时一盆水从天而降落在了李良的手臂上,他的手臂开始快速蒸发,很快就只剩下白骨,李良回头捂着自己的手臂恶狠狠地离开了。
    苏叶气喘吁吁地看着王贝贝,他手里的水盆掉在了地上,伤心地说:“我也不想这么做的。”
    “谢谢。”苏叶说完话就闷闷不乐地回寝室了,烟他也不打算买了。
    一整晚苏叶都没有说话,王贝贝忍不住开口说:“李良的话你别往心里去,那不可能是真的。”
    苏叶摇摇头:“不会错的,这些日子我总能听到严景涛的声音,我知道他就快来了。”正说着突然一股风吹开了寝室的门和窗子,从门外连绵不断地涌进血水,浴室的喷头也流下了红色的液体,没过一会儿就淹没了两个人的脚背。他和王贝贝急忙站起来把水清理干净,就在清理水的过程中王贝贝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下一个就是你!
    还没结束
    到了第二天王贝贝果然病倒了,起不了床。他面无血色,头重脚轻翻着白眼,苏叶心急如焚就羞哭出来了。为什么连贝贝都感染了?
    王贝贝有气无力地说:“没……没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的。”
    苏叶在床边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给陈思雨打电话,陈思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苏叶知道很快王贝贝就会恢复,可从今以后不能碰水。
    苏叶想了半天最后他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安抚好王贝贝一个人出了寝室,一步一步上楼,一直上到没有楼梯为止,他沉重地推开最后一道铁门,头上是淡淡的蓝天。既然严景涛选中了他,是不是只要他走了就真的太平了?苏叶慢悠悠地走到楼顶边缘,眼前忽然出现了严景涛的身影,严景涛诡异地笑着:“跳下去吧,跳下去我保证收手。”

    苏叶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仿佛一只小鸟坠下楼去,把地面染得血红。
    同一时间床上的王贝贝忽然感觉身体好转,所有不舒服都已不见,现在他还不能碰水吗?他拔掉几根头发顺手扔进水盆里,头发没有蒸发,他又小心翼翼地把手指伸进去,没有任何反应。真的恢复了?王贝贝兴高采烈急忙跑出寝室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苏叶,可没想到当他走出寝室楼愣在了原地,眼泪不断地从眼角滑落,他悲痛欲绝,他应该早想到苏叶会这么做。
    晚上王贝贝失眠了,一整晚都睁着双眼,苏叶的笑脸总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一直到第二天他本以为一切都随着苏叶的死而终结,可没想到学校病毒大爆发,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出了状况,恢复后也不能碰水,遇水则蒸发。
    “怎么会这样?”王贝贝走在冷冷清清的校园,几乎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别人撕心裂肺的叫声,难道苏叶白死了?
    就在这时,王贝贝看到游泳馆里闪过了一个人,现在还有人不知道不能遇水的事。他急忙跑了进去,没想到里面的人是李良。李良坐在游泳池边傻笑着,他看到王贝贝急忙站了起来说:“末日到了你还在等什么?我本以为都是严景涛的错,其实我们都想错了。”
    王贝贝急忙走过去:“难道你知道些什么?”
    李良摇摇头退到了水边说:“一切都已成定局,你还想改变什么?”说完话李良倒进了水池中,水面升起一股白色浓雾。浓雾散去,李良已经变成了一具骨架。
    此时王贝贝几乎要崩溃了,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知不觉走到了红河边,往常无人的河岸竟多出了一个钓鱼的老人。他疑惑地走过去,发现老人的水桶里只有两三条鱼。
    苏叶疑惑地问:“大爷,这水里有鱼?”
    老人苦笑了一下说:“原本这条河是最清的,以前鱼多了去了,可现在不光鱼少了,就连水的颜色都变了,这都是因为这里曾经淹死过人。”
    苏叶叹了口气:“就因为被淹死的这个男生,我们学校才会出事。”
    老人挑挑眉:“男生?当时死的可不只一个人,而是一对情侣。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惜了!”
    苏叶忽然愣在了原地:情侣?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难道说这一切是……
    苏叶急忙回过头,看到后面不远的地方陈思雨正站在岸边,她浑身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她看着苏叶诡异地笑着:“就是你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