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三夜魂梦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180阅

    不要与梦中的自己说话,
    不要与梦中的自己对视,
    否则,
    会弄错了彼此的空间。
    灰蒙蒙的浓雾之中,碧华走在蜿蜒荆棘的小径上,看不到路的尽头,四周无声无息,为何这般大的狂风吹过,却听不到星点动静,只有身体感觉到了寒冷。
    左右望去,却无一人,只有自己孤身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的压抑跃升为恐惧,只怕突然会冒出什么东西来将自己吓的魂飞魄散了。
    尽头,也许这就是尽头吧,一条河,暗淡色的河水流淌着,依然没有丝毫声音,静的使人心慌。
    碧华想着,走过去会是哪里?不走过去要一直站在这河边吗?
    浓雾使心中不安到了极点,回头望去,已不见了来时的路。
    “谁?”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忽然浮现在耳边,碧华猛然看去,河对岸什么时候出现了人影,心中惶恐着,不敢去回答。
    “你是谁?”对岸的声音再次飘来,碧华感觉的到她也在看着自己,如同自己就这般望着她一样。
    “过来吗?”声音变得急促,似乎也一样的惊慌,她也许与自己一样迷失了回家的路,只想找个人做伴罢了,碧华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伸出了左脚迈了进去,好冷,好凉的水,刺骨般冰住了神经,急忙收回了脚,不想再去碰触这使自己厌恶的感觉了。
    “还是你过来吧。”碧华终于开口了,对岸人影应了一声,便踏进了水中,难道她不觉得水冷吗?浅浅的人影变得清楚些,眼熟,很眼熟就连她的气息也很熟悉,肯定在哪里见过吧,女孩一下跳到碧华的身边,傻傻的笑着,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碧华突然觉得耳中嗡嗡作响,看着女孩的嘴,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终于听到了,还是最后的一句:我回家了。
    她认识回去的路?碧华刚要开口问,女孩却指了指河对岸说:“我从那边来的,那里不是我家,我家肯定在这边了。”
    “哦。”碧华也应了一声,看着女孩渐渐走近了浓雾之中,心中恐惧再次袭来。‘也许她说的对,对岸也许就是我家。’想到这里,无奈的伸出了左脚迈进了水中,温暖,好温暖的河水,为什么与刚才完全不一样了?碧华感到全身突然变得轻松许多,一步一步走向了对岸。
    河对岸依然寒风瑟瑟,却又无声无息,与来时没有半分差别,反而觉得脚下的路变得越来越长了,碧华试图回去,可浓雾之中已分辨不出方向,不安,心中的恐惧越发强烈,眼泪不停的落入颊边。
    “哎~你怎么会这么傻?这么冰冷的河水都没有把你唤醒?”
    “是谁?”碧华被突然浮现在耳边的男人声音所惊住,四处寻看却未从寻到。
    ‘铃~’闹钟响了,碧华不情愿的睁开了睡眼,一手将这烦躁的声音关掉了。
    梦,原来是个梦,算不算噩梦呢?碧华感觉到颊边有些湿润,伸手摸去,是昨夜留下的泪痕。
    一边洗漱脑海中一边浮现出昨夜的梦境,孤单惶恐的心情依然残留,使得心情一直感到压抑沉重。
    本以为梳起马尾会让自己显得精神些,可是看向镜子的一刹那,碧华惊住了,居然不认得镜中的自己,回过神来才看出那是自己,便觉得可笑,仔细端详突然想起昨夜那对岸跑来的女孩就是自己,原来梦到了两个自己,想到此处碧华更加觉得孤单了。
    大学毕业后碧华就留在了这个城市,去了很多招聘会,都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着电视发呆,性格孤僻使身边的朋友都离自己远去了,尽管生活多么潦倒无状也不愿意回家,因为那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是母亲与另一个男人的家,而自己的父亲三年前已经住在赭石色的盒子里了。

    “哎,怎么办?”银行卡已经透支,在不交上房租,房东大姨这次一定会用最难听的语言将自己赶走,碧华想到这里,脸像苦瓜一样唉声叹气。
    这次就算去饭店端盘子也要赚到钱交房租了,碧华走在喧哗的街上,四处张望着,看看哪里会贴着招聘的广告,看着繁华的大街,陆续过往的车辆,总是有要发呆的状态,愣愣的,看不到驶来的车辆,险些被撞到,惊慌失措,耳边却传来司机不屑的叫骂。
    “你是不是傻?”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在哪里听到过?碧华猛然转身看去,却是一副未曾相识过的面孔。
    “你在对我说话吗?”碧华迷惑的望着身后的男人,他露出无奈的神情,好像有些生气,可生气的样子又十分帅气,淡粉色的毛衣配上淡蓝色的牛仔裤显得格外清新自然。
    “难不成我在自言自语吗?”男人很不情愿的走到碧华身前只差一米的距离,使得碧华不禁后退了一步,男人露出厌恶的神情继续说道:“怕什么?你连车都不怕,还怕我?”
    “没有没有,我只是条件反射!”碧华被这个男人的气势惊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他又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
    看着碧华惶恐不安的神情,男人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用力抓了抓前额的头发,试图缓解此时的尴尬,说:“看你这么傻,我才有些生气而已,并不是存心的。”
    “恩,没事。”碧华的声音更加低弱,情绪也并未因此而变好。
    “走吧,回你家!”男人说完大步向前走去,碧华顿时惊愕,回我家?为什么要去我家?我也不认识他啊。见碧华还愣在原地,男人再次露出无奈的表情说道:“怕什么?我会抢劫你?还是你有几分姿色,怕我怎样啊?”碧华依旧有些胆怯,还是不曾挪步,尽管他不像是坏人,那也不能随便带回家里,毕竟自己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呢,于是鼓起了一些勇气回应这个男人:“不行,我不认识你!”
    “你以为我认识你吗?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男人白皙的面容显得有些不耐烦,更多的是对碧华的怒气。
    “那,那你为什么……”碧华胆怯的看着他,声音颤抖起来,从未见过脾气这么坏的人,外表这么阳光帅气,可内心却这么狭窄,生怕他会突然恼火,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男人无奈的看了看天,再次抓了抓前额的头发,他果真恼火了,大步走到碧华身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说道:“你费什么话!”说完,碧华像一只可怜的小猫,被这个男人拽走在大街上,路人露出异样的眼神看向自己,碧华满脸通红,一直低着头走到了家门口。
    “开门开门开门!不要在浪费时间了!”男人站在门口急急的催促着,碧华更加手忙脚乱,吓的手一直颤抖,钥匙都掉到了地上,心里有一种被绑架了的感觉,更有想报警的念头。男人鄙视的叹了口气,拣起钥匙把门打开了,碧华本想他进去后,自己就逃跑,谁知道这个男人瘦长的胳膊却力气极大,抓住碧华的肩膀拽了进来,右腿狠狠的一踹,门关上了。
    碧华租的房子很小,一室一厅一卫,因为在郊区,价钱还不算贵,性格孤僻不愿意与别人同住,所以狠下心来租了这个自己认为奢侈的房子。
    屋子里还算干净,破旧的家具,还有一台20英寸的电视机,遥控器已经坏了,只能按着电视下面的按钮换台,沙发上面摆满了报纸,每张报纸都开在招聘那一页,有的还被画上了红色的圈圈,靠窗户的地方支了一条塑料绳子,挂着碧华的内衣,这是唯一可以晾晒衣服的地方了,卧室里面被子还没来得及叠上,窗帘也没有敞开,衣服乱七八糟的摊在电脑椅子上,站在门外看去一点都不像女孩子住的屋子。
    “你家也太破了!”男人没有礼貌的左瞧右看,还扔出了这么一句令人厌恶的话。

    碧华听后心里十分不爽,回应道:“我没请你来,是你自己非要来。”
    “行了行了,我懒得跟傻子说话。”
    “我也是!”
    男人走到窗前,扒开挂在绳子上的内衣向窗外望去,碧华有些羞涩,又许多气愤,这个人不仅没有礼貌,而且没有一点风度,这个人到底是谁啊?碧华慢慢走到他旁边,拣起掉落在地上的内衣,脸上十分红热。
    “怎么没有声音?”男人看着窗外,更像是在用耳朵‘看’着窗外,脸上显出迷惑的表情。
    “有啊,靠着路口,怎么会没有声音,晚上都闹哄哄的。”碧华看去他所看去的方向,耳边传来嘈杂的鸣笛声,乱的使人心烦,为什么他却听不到呢?碧华转身看向这个人,虽然两人贴的很近,只有一尺的距离,男人似乎也未曾察觉,仍旧一动未动,专心的听着他想要听到的声音,听的那么认真,没人会想去打搅这番美景。透过窗户迎进来的阳光洒在这个人的脸上,露出了诱人的气息,白皙的皮肤没有星点瑕疵,上调的眼眸,摄人心弦,给人一种脱俗的气质,凡人无法赋予的精魂,微风透窗拂面吹来,纷乱了他舞动的发梢,碧华呆呆的愣着,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成语:清新俊逸,古人的形容永远是精华。
    “看什么看,魂丢了都不知道!”男子深邃的眼睛看了看碧华,不屑的瞟了一眼,转身时利落的把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继续说:“不准开窗户了!”
    碧华猛的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脸蛋红的像个苹果,心脏怦怦乱跳,抚了抚胸口,深深的呼出了一口长气,‘哎,差一点就陷进去了。’
    原本破陋的房子,一时间被这个男人胡乱翻的七零八落,又钻进衣柜拽出了一个红色内裤和一个红色的胸罩,随手撇到碧华的脸上,无礼的命令道:“穿上!”
    “啊?”碧华惊讶不已,这个人是不是变态啊?
    “快穿上!”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急躁,大呼小叫的。
    碧华有些胆怯,无奈的走进了洗手间换上了红色内衣,开门一刹后悔到了极点,多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拿着手机进来呢?碧华的依然有被绑架的感觉,依然有想要报警的冲动。
    走出洗手间,眼前的一切碧华更加惊愕,窗户上,门上还有墙角都挂满了红色的纸条,上面还描着金色线条,是画还是字呢?碧华从未见过,已经被他翻得满屋狼藉,现在又要搞什么古怪,碧华一肚子的迷惑全都在紧缩的眉宇间显露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走到还在贴纸条的男人身后,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男人踩着家里唯一塑料凳子,伸出手臂向墙角贴去,修长白皙的手指按了按纸条,牢牢的粘在了墙上,这才放心的收回手,跳下了凳子,“你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在救你。”
    碧华更加迷惑,救自己?难道自己病了?他不像是个医生,尽管自己头脑不是很机灵,不过开始到现在他的举动使自己觉得非常诡异,“你是谁啊?”
    “不用管我是谁,不会害你就是了。”男人皱起眉头,表情有些不耐烦了,似乎都没有正眼瞧过碧华一眼,一直怀着生气的态度,言语中也吐露出了对碧华的轻蔑。
    旁人对碧华的冷淡,她早已习以为常了,父母是这样,同学朋友也是这样,老师曾对她说是因为自卑的原因,可碧华并不承认这一点,只是对这个冷漠的世界更加的冷漠罢了。
    低沉的神情露出一丝丝的哀伤,碧华悄悄地坐到了刚才被那个人踩过的凳子上,没有在做任何声音,男人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恶劣的态度,回头看了看没有萎靡不振的碧华,突然扬起了嘴角说道:“我叫念生,如果我告诉了你,我的来历,你会不会相信?”
    念生,好奇怪的名字,这个笑容就想一抹暖阳照进了碧华的心里,碧华也回应出了自己的笑容摇了摇头。
    念生身体很柔软,靠着沙发背弓出了一个性感的弧度,媚人的双眸看向碧华,声音恢复了原有的磁性:“我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扔出了十分明显的谎话:“放高利贷的。”
    “哦!”碧华并没有惊讶,当然的不会相信了,谁见过放高利贷的会有这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谁又见过放高利贷的会这么神经质呢?

    “哦?你相信了?”念生挑逗的把脸凑到碧华的面前,碧华下意识的向后靠去,后脑勺‘咚’的一下撞到了墙上,原本已平静的心跳再次加速,脸上被抹了辣椒一般,火热滚烫。
    突然念生变得严肃,快速的走到房子中间,仔细的聆听着,眼神时不时的看向别处,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碧华迷惑不解的看着念生问:“怎么了?”
    “嘘~”纤长的食指挡在撅起的唇前,碧华更加觉得莫名其妙,悄悄地凑到身前,随着他的眼神,一同寻找着,但却不知道在找什么。
    五分钟后念生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有大买卖咯!”
    “什么意思?”看着坐在沙发上欣欣自喜的念生,碧华的迷惑更胜一筹。
    “弄点吃的来,我饿了。”念生翘起了二郎腿,翻看着沙发上的报纸,好像是电视剧里的富家少爷,露出了一副高傲的姿态。
    这么小的家怎么会有厨房,碧华一直都是买些外卖带回家里吃,现在是最缺钱的时候,已经吃了两个星期的方便面,就算这个少爷要吃大餐,碧华也掏不出钱来了。
    “只有这个,现在没有热水,咬着吃也挺脆的。”一包普通的方便面递到了‘少爷’的面前。
    念生皱了皱眉头,很勉强的接了过来,看这个家颓废的样子,就知道碧华自身就已经很落魄了,怎么会在强求她变一顿大餐出来呢?
    方便面真的很脆,安静的房子里不断地浮现‘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既搞笑又讽刺。
    “三天不要出门了。”念生一边嚼着一边说着,鼓起的腮帮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碧华没有做出任何反驳,反而觉得念生不再是坏人,一直孤单的自己终于有了陪伴的人,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三天太短了。
    不知不觉间夜晚已经降临,念生并没有睡意,仍旧静静的翻看着报纸,碧华想要打开电视,却被他拒绝了,说是太乱了听不到它的声音。
    透过窗户,看到了闪闪的星光,外面时而传来过往车辆的声音,碧华缓缓进入了梦乡。
    浓浓雾气环绕在碧华身边,眼前河水还是那样的暗淡,就像这个世界一样,让人觉得压抑,看着河水在流淌,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对岸的雾气一样的浓重,却没有了她的身影,难道她找到家了吗?还是依然迷失着?为什么自己又来到了这里?对,想起来了,这是个梦,醒来的时候一切孤单与寂寞都会消失了。
    “回去!”是念生的声音,他为什么又这样严厉?他怎么会在自己的梦里?
    碧华向四处望去,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却突然想起昨天夜里,那个说自己傻得男人就是念生的声音。
    “快回去,快点!”催促使得碧华惊慌,该怎么回去?
    一阵疼痛,碧华突然睁开了双眼,额上的汗珠顺着两颊落了下来,转头看向身旁的念生,顿时有些恐惧,自己却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太傻了,没有一点自制能力,你这样不到三天就会死了。”念生收回掐在碧华胳膊上的手,吐出轻蔑的言语。
    碧华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两手却冰凉的像个死人,身体还在颤抖着:“你,你到底是谁?”
    念生没有搭理,继续翻看着报纸。
    “说啊,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梦里呢?”碧华显得有些失控,不断地摇着念生的胳膊,焦急的问着,眼眶中含着透明的液体。

    念生看着眼前憔悴无力的碧华,心中映出了许些怜惜,纤细的手探向她乌黑的发梢,另一只手扣住碧华的脖颈按到了怀中,温柔的声音似乎可以融化一切:“不要怕,你不在是一个人了。”
    泪水瞬间滑落,从出生到现在从未有一个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碧华是多么渴望听到的一句话,谁都可以,是谁说的都可以,她只想听一听这句话,可以撕开自己内心深处的那道伤痕的一句话。
    哭声,撕心裂肺。碧华从来没有这样放纵的哭过,紧紧的抓着念生的衣衫,放任着自己,释放出了心中所有的痛苦,脑海中浮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黑暗中,幼小的碧华团缩在房间里不停的颤抖,房门关的紧紧的,父母的争吵声不停的钻进她的耳中,母亲的哭喊,父亲的咒骂,使这个原本已经破碎的家里,又多了一颗破碎的心。
    家长会,父母再一次的缺席,同学们都说她是个孤儿,看不起她,向自己扔来石子,狠狠的砸在身上,也狠狠的砸到了碧华的幼小的心里……
    父亲突然病了,病的那么诡异,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为什么病了。妈妈并没有带着父亲去医院,反而整日整夜的不回家,碧华总是依偎在父亲的床边,说着许多自己认为可以让他笑的故事,可是,他从来没有笑过,直到他死去,他也没有对碧华笑过。
    父亲死后妈妈就迫不及待的嫁人了,她是那么的开心,居然露出那么幸福的笑容,对父亲从未有过的笑容……
    再次睡熟的碧华,安静的靠在念生的怀里,也许是哭的筋疲力尽了,没有做什么梦,而是沉沉的一直睡到了天亮。
    “你醒了?”
    碧华睁开了眼睛依然觉得酸楚疲惫,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念生的怀里,害羞的急忙坐了起来。
    念生扭了扭胳膊,动了动脖子,站起身来抻了一个懒腰,看着低头不语的碧华,不禁笑道:“干什么呢?一大早上,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碧华羞涩的捂着脸跑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就捧起了凉水,麻利的向红热的脸拂去。
    “凉快点了?”念生不知何时靠在了门旁,碧华顿时被惊到,一不小心鼻子里吸进了水,呛得面红耳赤。
    “还不如不洗,越洗越红了。”念生递来毛巾,嘲笑的说着,突然,伸出大手捂住了碧华的嘴,表情顿时严肃了,似乎又听到了什么,眼神又在四处寻找着。
    手捂的太严实了,碧华有些透不起来,狠狠的咬了念生一口,终于得到了自由。
    几分钟后,念生突然惊讶的看着碧华,瞪大的双眸,使人有些惊慌。
    “怎,怎么了?”碧华问。
    “你?你是谁?”念生依然用严厉的神情看着碧华,碧华不禁有些恐惧了,回答着:“我是碧华啊。”
    念生没有在继续问下去,静静的坐到沙发上,思虑了起来,直到下午才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想活着吗?”虽然不明白话中的意思,碧华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恩。”
    这后,念生就在没有出过声了。
    深夜,第二个深夜,碧华依旧喜欢望着窗外的星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浓雾中的碧华,再次看到无声流淌的河水,然而河的对岸却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他是念生。
    碧华迈出腿想要走过去,可是被念生阻止了。
    就这样互相的看着,谁都没有出声,有了念生的存在,碧华也没有觉得孤单和压抑。
    许久,却看到念生的身后,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她走在浓雾之中,看不清楚她是谁,却一点一点的走近了。
    “你认识她!”念生说。

    碧华摇了摇头,她的确看不清雾里的那个人,更不要问是谁了。
    “你真的想要活着吗?”这个问题,念生又一次的问了碧华,碧华依旧肯定的点头说:“恩,我想!”
    又是一阵疼痛,碧华睁开了眼睛,念生轻轻的撒开了掐着碧华胳膊的手,静静的忧郁着。
    “那个身影是谁?”碧华问,她已经习惯了问念生问题,尽管念生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答案。
    “是你自己!”这句话,碧华依然没有惊讶,她已经猜到了,第一夜她就已经看清楚了。
    “那我就不怕了,我自己还怕什么吖!”碧华显得轻松许多,谁会害怕自己呢?
    念生勉强的挤出了笑容,一点都不好看,浪费了他帅气的面孔,看了看还未天亮的窗外,眸子里露出了更多的忧郁,“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但是一点都不好笑。”
    “恩,我在听。”
    “有一个女孩,从小就很孤单,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丝温暖,父亲临终前告诉她,她是母亲在外面偷男人生的,她只是一个杂种。而父亲早就知道那个野男人是谁,一把菜刀了断了那个男人的命,尸体扔进了海里。他恨女孩的母亲,却又爱着女孩的母亲,很多次想要杀了她,可是都没有下的去手,整夜的噩梦,使他被病魔缠身,而为他了断了痛苦的,却是这个为了给亲生父亲报仇的女孩……”
    “那个女孩也自杀了,是跳进了海里,去与他的亲生父亲做伴了,对吗?”碧华的双眼渗出泪水,她回忆起了一幕一幕令自己不愿想起的画面,父亲的那双眼睛,那双要杀死自己的眼睛,那狰狞的面孔再次浮现在脑海,悲伤,痛苦,撕心裂肺的哭喊,无助的恐惧……
    对,碧华已经死了。
    念生拂去她颊上的泪水,眼睛流露出浓浓的怜惜:“跳进大海的一刹那,你后悔了,意念留在了灵魂之中,而你却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遇到了自己,你的意念使你与她交换了空间,你醒来后依然停留在死时的前三天,所以……”
    “所以,我要死了是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是他,是我的养父掐着我的脖子,他要我陪葬,我恨他,我恨不得他死!所以……”碧华痛哭着,紧紧抓着念生的肩膀,伤痛欲绝,低下了头,泪水肆意的流出,后悔到了极点,紧紧的咬着嘴唇,吐出了四个字:“我杀了他。”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了,我更明白你想要活下去。”念生坚定的眼神紧紧的看着碧华,碧华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不停的恐惧着,“让我活下去,求求你让我活下去!”
    念生心中犹豫着,这么可怜的女孩,我难道真的要说出我的条件吗?
    “你可以的,对吗?让我活下去!”碧华追问着,只有一天时间了,第三个夜晚来临,自己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可以,不过你得给我十年的寿命来做交换。”念生低着声音提出了条件。
    十年?自己能有几个十年,碧华眼中流露出了失望:“什么?”
    天色渐渐泛亮了,念生走到窗前,不想再去看碧华可怜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考虑。”说完,就再也没有出声了。他没有撒谎,他的确是‘放高利贷的’阴阳师,他解救需要被解救的人,代价就是十年的寿命,所以他才可以永远的活下去,就算这个世界毁灭,他也会活在另一个空间里,直到世界的重生。

    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原本已经死去的人,却留下如此强烈的求生意念,而且还是一个自杀的人。
    一个轻视生命的人,是不允许重生的,这违背了阴阳界的法则。
    但是,她求生的意念却在呼唤她活过来,所以,念生宁愿破了这个先例,尽管会付沉重的代价。
    “我愿意给你十年的寿命。”太阳渐渐西落,碧华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夜色来临,念生看着睡去的碧华,伸出白皙的手抚了抚她的脸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梦里,缓缓流动的河流,没有丝毫改变,碧华站在河边,静静的等待着。
    两个身影从迷雾中走来,渐渐看清了他们的面容,念生牵着一个女孩,不,是念生牵着她自己。
    念生的手渐渐的放开了,对岸的碧华,走进了阴暗的河水中。
    “我也要进去吗?”碧华淡淡的问着。
    “恩。”
    碧华再一次迈出了腿,却停留在了水面,没有浸入。
    念生迷惑了,问她:“怎么了?”
    “我还能在见到你吗?”碧华的眼中流露出了不舍与爱恋。
    “也许吧。”念生笑了笑,笑的那么甜,笑出了碧华所依恋的温暖。
    “我等着你。”脚迈进了水中,没有任何的温度,缓缓走到另一个自己的身边,碧华再一次停住了,看向念生时落下了离别的泪水,然后……
    一年了,碧华活了下来,虽然时常被催促房租,时常听到房东阿姨的叫骂,时常要去为了生活而奔波,但是,她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因为她不在孤单,念生会在今后的岁月里陪伴着。
    也许你已经猜到了,念生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做回一个普通人。
    但是,念生并没有后悔。
    因为,在另一个空间的浓雾之中,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走进了他的视线,她胆怯,惶恐,她的纯洁自然深深的吸引住了他,直到她走错了空间,却来对了念生的世界……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家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72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