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借我一张脸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193阅

    “小姐,你当真要租下这间房子!”房东苏先生,用诧异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位二十来岁的女人,许朵嘉。
    “当然了,你这里月租二百,供应水电气,家具俱全,离我上班的地方又近,我何乐不为!”
    对于占了这么一个大便宜,许朵嘉自然赶快想成交下来,不然谨防被别人抢了,要知道现在的房子可不好找,动不动就是上千,而那些四五百的房子,不仅离上班的地方远不说,而且房子里空荡荡的,所以这样的好事,许朵嘉自然是不想放过。
    “小姐,我是一个老实人,我实话给你说了吧,反正租不租这个房子,还是由你绝定!”
    “恩恩,说吧!”
    只见房东苏先生把声音压的很低,悄然说道:“这个房子死过人!闹鬼!所有的租客都被吓跑了!”
    许朵嘉天生胆子就大,只见她叉着腰,手一甩,无关紧要的说:“嘿!我还以为什么呢!我相信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房东苏先生看了许朵嘉一眼,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好吧,许小姐,跟我下楼来办手续吧!”
    经过两天的搬家,许朵嘉一下子躺在柔软的床上,惬意的自言自语道:“哇塞!真舒服!!”
    许朵嘉租房的位置,的确是黄金地段,楼下就是一个大商场,里面玲琅满目,以后可以随时购物,而对面则开了好多小吃店,在小吃店不远,就是一个电影院,是许朵嘉上班的地方,名叫“硕丰电影院”。而许朵嘉在电影院里面,只是负责售票,虽然工作轻松,可是以前许朵嘉因为嫌弃城里房租太贵,而住在了郊外,所以每天上班,都要等公交车,还要座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上班的地方。
    不过现在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因为每月不止可以省下几百元的车费,连昂贵的房租,也不用交了,每月只用交区区的两百元,真是太好了。
    “咕噜~”肚子饿了,还是去煮点东西吃吧。
    冰箱里有鸡肉,青椒,做鸡肉烧青椒,慰劳一下自己,许朵嘉想到这里,得意的笑了。
    “叮咚!”门铃响了~
    “小月是你啊!”许朵嘉一把抱住自己的好朋友,看着她手上提着的凉菜,嘿嘿一笑道:“还是你懂我!”
    “哇!这房间不错啊!只是……”小月说道这里,两手抱了抱胸,继续说道:“外面可是火热的太阳,怎么进来你这屋子,突然感觉到冷了呢!”
    “那里!我不觉得啊!”
    “朵儿我参观下你的房间!”
    “好!”朵儿在厨房回应道。
    小月走进了朵儿的卧室,只见卧室里及其简单,除了摆放一张床,还有一张梳妆台,并且在梳妆台上,镶嵌了一个椭圆形的大镜子。只是镜子正对床,让小月觉得有些不舒服。小月走到卧室的窗台前,看了看楼下的车水马龙,也许是小月看的有些入迷了。
    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忽然从小月背后一闪,就快速不见了,而小月只觉得颈后凉飕飕的,让小月觉得古怪,也没有多想。

    不过小月在经过梳妆台的时候,只听“嗖”的一声,一个黑影子快速从镜中闪过,待小月回神过来,黑影却不见了,只是梳妆台对面,挂着小月的黑色风衣,这件黑色风衣很奇怪,它大的出奇,根本就是男人的风衣。难道是朵儿男朋友的,不过现在正值夏季,谁还会穿黑色风衣?
    小月摇了摇头,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忙忙碌碌的朵儿,便问道:“朵儿,屋子里那件黑色风衣,是你男朋友的吗?”
    “什么风衣?没有啊!”
    “怎么会,我明明看见你屋子里挂着一件黑色风衣!”小月说道这里,眼珠一转,笑眯眯的说道:“哈哈,你偷人,不是你男朋友的,那是谁的啊!”
    “去你的,我才搬来这里,你可是第一个到我屋子里来的人,连我男朋友都没有来过,不过他稍后就到了!”
    小月听完如此所,脸上的笑容似乎凝固了,拉着我的手,跟我来:“你看看,明明风衣……”
    “额……风衣呢?”小月此时脸上惨白,瞳孔极大,嘴角止不住的抖动:“难道是我看花眼了,没有道理啊,难道是我连日熬夜太多了……”
    小月絮絮叨叨小声的嘀咕着,摇了摇头,以为刚才是自己眼花,但是又很奇怪,不过来到朵儿家里,还是先看看朵儿做了什么好吃的再说吧。
    “朵儿,好香啊,你都厨艺真是突飞猛进啊~”小月对着厕所里的朵儿喊道,然后一个人来到厨房,看着锅里盖着盖子,大大的烟往上冒,还飘散出一股让人难以忍耐的香气,终于小月忍不住,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揭开盖子一看,只听“啊!”一声尖叫,就如同尖利刀子划在磁盘上一样。
    因为小月看到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事!
    只见锅子里,煮着一个人头,人头的眼睛睁得老大,正看着小月,并且那颗人头,没有脸皮,一脸的碎肉,咕噜咕噜的冒着血水。
    “啊……有鬼~”小月脸上惨白,整张脸、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然后头也不会疯狂的打开朵儿家的门,朝楼下跑去了。
    “嘿,这不是小月吗!”朵儿的男朋友高森,走上楼梯看着疯狂而逃的小月,叫了一声:“小月怎么了!”
    高森拉着小月的手臂,想问清楚事情,可是小月像疯了一样,使出男人一般的力气,推开高森,径直向楼下跑走了。
    “难道是朵儿出事了!”高森脸色一变,三步两步跨上朵儿的家,在看了看门牌号,确定就是朵儿的家,一个箭步冲上前,正好碰上刚从厕所出来的朵儿。
    朵儿诧异的看着高森:“你慌慌忙忙的干什么,小月呢?”
    “小月刚才神经兮兮的跑了,我还以为你有事!”高森看着女朋友没事,一把抱住朵儿,在耳边吻了吻道:“她走了最后,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你真坏!”朵儿敲打着高森的胸膛。
    饭后,两人在穿上做了热身运动后,朵儿赤裸的抱着高森说道:“你会一直爱我吗?”
    “当然,就算你做鬼,我也爱你到死!”
    “嘻嘻,油嘴滑舌!”
    “那再来一次吧~”

    “森,你不是老埋怨我没有时间陪你吗!正好,后天我放假,在午夜十二点,电影院已经收场了,那个时候,我请你看电影好吗,只有我们二人世界的电影,你愿意吗?”
    “哈!二人世界,我当然愿意了!”高森色眯眯一笑,吻了吻朵儿。
    午夜十二点,电影院早已清场,除了守夜的鱼伯,就只有朵儿和高森二人。
    “哇塞!一个人都没有!”高森笑的猥琐,再看了看偌大的电影院,全部都是空空的座位,伸开双臂,得意无比。
    “我专门选了爱情片,你看喜不喜欢!”朵儿指着已经刚刚开始的电影,向高森问道。
    高森这个时候,那里来得及看电影,光是看女朋友,就已经流口水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刺激。
    守夜的鱼伯,透着电影院未合闭过来的大门,往里面瞧了瞧,摇头道:“唉!又是全院满座!南无我弥陀佛!”
    鱼伯说完,伸出一只手,在大门后贴了一张符咒,便离开了。
    电影院之前的照明灯已经关了,整个电影院变得黑黑的,就只剩下偌大的荧光屏发出幽幽的光,今晚高森看着女朋友,上身穿着低胸外套,大半个香胸都露出来了,而下身穿着超短裙,白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并且在弯腰的露出个大屁股,让高森看到,女朋友里面,穿的是丁字裤,真是太性感了。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后,朵儿便认真看着电影,而高森那里有心思看电影,把朵儿搂在怀里,把手放进朵儿的胸里,让朵儿发出一阵娇羞的叫声,更让高森心里痒的难耐,于是便向下摸去,抚摸着朵儿白白的大腿,在伸进裙子里。
    这个时候,高森突然拉下朵儿的黑色的丁字裤,朵儿拉住高森的手害羞的说道:“不要这样,我们在公共场合!”
    “怕什么,反正没人,就我们两个!”高森说完,回头看了看空空的电影院,又看了看半开着的大门,一下子反应过来,“我去关门,宝贝你等我会!”
    说完在朵儿的屁股上,捏上一把,便快步跑到大门前,正准备关门时,却看到一张黄色的符咒,暗暗骂了一句:“谁这么晦气,贴这种东西!”
    说完高森一把扯掉符咒,撕个粉碎,在回到位置上,继续抱着朵儿亲热。
    “哎呦!我想上厕所了!”
    “正在兴头上呢,唉,那快去快回,宝贝,我等你!”
    “好臭!每间都这么肮脏!”朵儿走到电影院的厕所,只见这里分为两排,格格相对,在前方便是一块偌大的玻璃,供人们上完厕所,整理自身仪表。
    朵儿蹲在其中一格,掩住鼻子,可是等完了时,突然忘记了没有带厕纸,这可怎么办。正当朵儿踌躇之时,只见对面突然滚过来白色的卷筒纸,静静的在地上一动不动。
    “呵呵,江湖救急,谢谢了!”正当朵儿想拿起纸时,只见白色的卷筒纸,突然诡异的自己而动,然后消失不见了。
    “好邪!自己滚出去了!”朵儿提起内裤,猛地向前冲去,却因为地上有些水渍,脚一滑,向前一倒,身体向前倾,头撞在玻璃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啪啦”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从玻璃里伸出一只黑色骷髅手,抓着朵儿的头发,阴森森的说道:“借我一张脸!”
    高森抖着双脚,甚是觉得无聊,便掏出烟,点燃了打火机,而这个时候,后面响起一个声音,一只烟放到高森左肩上,阴森森的说了一句:“先生借个火!”
    高森也没有多想,便打燃了打火机。

    “先生借个火!”又一个声音响起,高森还是没有答话,半回头,看着右肩上伸出一只烟,又点燃了打火机。
    “先生借个火!”
    “先生借个火!”
    “先生借个火!”
    “先生借个火!”
    “先生借个火!”
    高森终于发怒了,大声回头吼道:“左借由借,你们烦不烦啊!以为我脾气好是不是!”
    当高森回头那一霎那,才发现空空的电影院,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那么刚才的声音……
    高森想到这里,又看到朵儿上厕所一直未归,便急冲冲的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嘴里喃喃道:“他妈的,真是见鬼了……”
    传说人身上就三把火,当借走了两把后,便……
    “真他妈邪门!”高森自言自语的走到了女厕门前,却看到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坐在厕所门前,便奇怪的问道:“阿婆,怎么半夜坐在女厕门前。”
    阿婆的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把整个下巴挡住,就只露出一双诡异的眼睛,对高森阴寒的说道:“小伙子,你找你女朋友吗,可别心急,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
    高森觉得这个阿婆有些诡异,但是嘴上又说不出来,于是便静静的听着阿婆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长相平庸的少女,名叫小慧。爱上了一个花花公子,花花公子和她好了三个月,便打算一脚踢了她,跟她说分手。小慧不愿意分手,便找到花花公子死死纠缠,居然还受到花花公子的一顿毒打。小慧不忍三个月的感情就这样白白浪费,便死死的拉着他,而这个时候,花花公子快速的钻上车内,启动油门,想快点甩掉小慧的纠缠,那里知道,在关车门的那一霎间,小慧的长裙夹在了车门里,加上车速极快,小慧直接被摔到地上,脸着地,被拖行了几十米,然后昏迷……”
    “死了吗?”
    高森眉头皱了皱,心里一股寒意,逐渐升起。
    “没有死,小慧的脸着地,被托行几十米后,整张脸皮都没了,之后,小慧看到镜中本来就平庸的自己,变得面目全非,五官尽毁,更是生不如死,便在出租的房间里,自杀了!”
    阿婆说完这个故事后,哀叹一声,拿着的蒲扇,依然挡住自己的下巴,幽幽的说道:“好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
    高森听到这里,背心已经凉透了,但还是看着这位怪异的阿婆,一怔说道:“关我鸟事!”
    “嘿嘿,你不是很爱你女朋友吗?”
    说完阿婆终于拿下了蒲扇,只见阿婆面目全非,五官狰狞,嘴长得极大,而且没有下巴,阴阴的说道:“你女朋友在厕所,就快要死了,只要你传给她一口阳气,她就不会死!哈哈哈哈……”
    “啊……鬼啊”
    “咕噜”
    “咕噜”
    地上突然起了一滩水渍,阿婆身体慢慢下沉,只剩下一个头颅,说了最后一句话,便消失不见了:“哈哈……世上的薄情郎多的是……”
    “呼呼……”高森吓得跌倒在地上,看着慢慢消失在水渍的人头,背心都湿透了,而这个时候,厕所里响起了朵儿的声音:“高森,救我,高森,救我!”
    高森一下跑到女厕内,只见女朋友双腿跪在地上,脸上没有皮,尽是血肉模糊,看着高森,一步一步爬过去喊道:“高森,快!快传我一口阳气,我便没事了~”
    此时高森已经吓得全身发抖,脸色发白,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一张鬼脸,大声吼道:“滚啦!丑八怪!”
    “呜呜……你这个负心汉,你不是说,我做鬼也爱我,爱我直爱到我死吗?”
    朵儿尖锐的声音,响彻在厕所里,无比凄惨,无比凌厉。
    而这个时候,又走出了一个美女,这个女人跟朵儿长得一模一样,脸也是完好的,只见她幽幽的说:“如今你男朋友嫌弃你丑,不在爱你了……”说完这个女人仰头大笑,继续说道:“这个世上,男人都是肤浅的,只爱美貌!”
    女人的声音幽寒入骨,明显就不是朵儿,只见她慢慢走到高森身边,靠近高森,阴阴的说道:“如今我拥有你女朋友的脸,让我来陪你吧!”
    高森当场就吓住了,嘴里不住的说:“好……好”
    说完女人手指死死捏住高森的下巴,用力的吻下去,只见高森原本饱满的脸,变得越来越瘦,越来越干,渐渐的,高森的脸就只剩下个骷髅,而这个时候,女人吻高森的画面,出现在电影屏幕上,屏幕打出两个偌大的字体“剧终”!
    霎时间,全场轰动,电影院里的鬼全部站起来,“啪啪啪”的拍着手掌。
    原来女鬼和朵儿打了一个赌,朵儿把脸皮借给女鬼,而自己则变成没有脸皮的女鬼,如果高森要是给了朵儿一口阳气,女鬼就把脸皮还给朵儿,要是没有……嘿嘿……
    传说硕丰电影院的前身有殡仪馆改造成,而地窖的停尸间改成了厕所,故特别猛鬼,今日硕丰电影院,已建成商场,因阴气重,所以店铺生意都比较差,除了一间全天候灯火通明的装饰店例外,而地窖改建成了酒吧夜场之类的,的确够气氛十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