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丈夫背后的那张脸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563阅

    打开房门,蒙丽发现丈夫任双章已经回来了,脑袋靠在沙发背上,脸色不太好看。
    蒙丽换上拖鞋,一边将满兜的菜拎到厨房,一边跟丈夫念叨着一天来的琐事:“单位里又分来一个大学生,戴个眼镜,长得挺瘦的……大蒜又涨了一块钱,连姜都跟着涨价了……”
    任双章显然没心情听蒙丽的唠叨,他不耐烦地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新闻。
    蒙丽仍在厨房里像唐僧一样喋喋不休:“跟你说件好玩的事儿,我刚才在菜市场门口碰到一个看相的老头儿,他非说我现在有恶鬼缠身,如果不及时解救,很快就有大祸临头。我骗他,说我是电视台的记者,结果他吓得转身就跑,呵呵,有意思吧……”
    吃过晚饭,蒙丽向丈夫问起新试剂的事儿,任双章疲惫地摇摇头说结果很不理想,还没等蒙丽安慰他,任双章就打着哈欠睡着了。蒙丽看了一会儿电视后,也跟着熄灯上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蒙丽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睛仔细听,房子里静悄悄的,哪有什么声音,或许是自己做的梦吧,她想。又过了一会儿,她在恍恍惚惚中又听到了那种怪声,这次她听得很真切,声音阴森森的,既像哀怨的哭泣,又像痛苦的嚎叫,最令她头皮发麻的是,这声音好像就响在自己的耳边。
    蒙丽猛地坐起来,飞快地打开床头灯,然后使劲地推搡着丈夫:“双章,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任双章揉着惺忪的睡眼,认真地听了一下,房间里静得连针落在地上都听得到,那怪声又消失了。
    任双章没好气地说:“深更半夜你不好好睡觉,搞什么鬼?”说完把灯关掉,把后背晾给蒙丽。可是蒙丽根本睡不着,她紧挨着丈夫,身体蜷起来,紧张地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过了好半天,怪声也没再出现过。就在蒙丽渐渐放松绷紧的神经时,那恐怖的怪声又响了起来,听方位,竟像是从丈夫身上发出来的!
    蒙丽的头上惊出一层冷汗,就在这时,任双章的身体轻轻地抖动起来,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随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青色的人脸渐渐显现在任双章的背上,空洞的眼眶里仿佛有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蒙丽,嘴边还带着一丝冷笑。人脸下面有两个字:你好。
    “啊!”蒙丽终于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尖叫,吵酲了任双章。他赶快把灯打开,问蒙丽发生了什么事。
    蒙丽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任双章:“你,你的后背上,有个人脸。”
    任双章皱皱眉头,然后扭头向后背望去,结果自然什么也看不着。

    他想了想,然后跑进浴室,很快又跑出来,把后背展示给蒙丽:“你自己看,哪有什么人脸。”
    蒙丽看得很清楚,丈夫后背上光洁一片,诡异的人脸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过这么一闹,蒙丽再也不敢睡了,她坚持开着灯,然后让丈夫抱着她,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晚上,蒙丽还要开着灯睡,可任双章不同意,他自小有个习惯,开着灯就睡不着觉。他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鬼神,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这样吧,把灯关了,我搂着你睡,这总可以吧。”
    灯关上了,蒙丽躺在丈夫的臂弯里,听着丈夫有力的心跳声,心神渐渐平静下来,由于昨夜一晚没睡,她确实也困了,慢慢地就合上了眼睛。
    半夜12点的时候,怪声又毫无征兆地回荡在寂静的屋子里。蒙丽从梦中惊醒,她看到丈夫不知何时又转过身去,月光照在丈夫的后背上,他的身体又开始抖起来。
    蒙丽惊恐地张大嘴,想叫,却发现自己害怕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诡异的人脸再次慢慢出现,和昨夜不同的是,人脸旁边多出一个像心脏一样的图案,下方的文字变成三个:给你吃。
    实在忍不住,蒙丽又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任双章马上惊醒了。他打开灯,灯亮的瞬间,蒙丽看见人脸又悄悄地消失了,消失之前,蒙丽似乎看出人脸露出了讥诮的笑容。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蒙丽吓得瑟瑟发抖,折腾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才被丈夫哄着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丈夫刚醒,蒙丽也跟着醒了。任双章伸个懒腰,刚把胳膊展开,突然间呆住了,他直勾勾地瞅着蒙丽的嘴角,问:“你的嘴破了?”
    蒙丽不明白丈夫说什么,任双章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他指着蒙丽的嘴角说:“你的嘴边上有血。”
    蒙丽跑到浴室,在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的嘴角果然有两道血渍,弯弯曲曲地延伸到下巴,她伸手一抹,血渍很容易被抹掉了,看样子不是自己的伤,那这血是怎么来的呢?
    就在这时,蒙丽听到屋子里砰的一声响,紧接着传来丈夫痛苦的呻吟声。她回到卧室,只见任双章像个虾米似的蜷曲在地板上,手捂着胸口,看样子好像很痛苦。
    “你怎么啦?”蒙丽问。任双章说他的心脏突然很疼。这很奇怪,丈夫的心脏前不久刚检查过,一点儿毛病也没有,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出问题呢?她赶快扶着丈夫上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一切正常,什么毛病也没有。任双章的怪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医院没呆多长时间就好了。她让丈夫请假在家休息,可任双章不干,说实验室里现在离不开他。然后,任双章又叮嘱她好好休息,不要总想那些诡异人脸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
    提到人脸,蒙丽猛地想到昨天人脸旁边心脏模样的图案和“请你吃”三个字,再联想到自己嘴角的血痕,一个可怕的想法涌上心头,她只觉得全身发冷,仿佛堕入冰窖一样。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她立刻去了趟菜市场,不是要买菜,而是想找那个看相的老头儿,问问他那天说的话是真是假。看相老头儿的摊位摆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她刚要上前询问,那老头儿看见她,撇下摊子就跑,很快就消失了。
    夜里,诡异的人脸又出现了,旁边的心缺了一块儿,就像被谁咬了一口,下面的文字也变成了五个字:味道怎么样?

    蒙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就缩在床角边上,任双章想来劝她,可在她眼里,丈夫熟悉的面孔此刻也显得狰狞可怕。她发疯似的大叫,最后,任双章无可奈何地跑到另一间屋子里睡。
    到了早晨,丈夫的呻吟声将蒙丽吵醒。她站起来,发现丈夫捂着胸口倒在地上,样子十分痛苦。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冲进卫生间,面对着镜子,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纸还要苍白──她的嘴角又有一道血痕。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蒙丽在心里暗暗地想。
    第二天,蒙丽专门请了假,一直藏在菜市场门口,大约9点的时候,看相老头慢慢悠悠地溜达过来。
    这回蒙丽没给他逃跑的机会,她紧紧地抓住看相老头儿,说:“老先生,那天你说我有厉鬼缠身,到底是怎么回事?求求你告诉我吧,我不是记者,你别跑了。”
    老头儿摇摇头:“我不是因为怕你是记者才跑的,而是你身上厉鬼的道行实在太高深了,我对付不了。”
    蒙丽一听这话就急了,她惊惶地说:“求老先生救救我们一家。”说完,她就要给老头儿跪下。老头儿赶紧扶起她,看着她的脸,又掐着手指算了一会儿,最后露出笑容说:“你真走运,正好这几天恶鬼法力最弱,而且寄身在你丈夫身上,这样对付它就容易多了。我给你一道符,你想办法放在你丈夫身上。这里还有一包驱鬼散,别让你丈夫发现,偷偷地给他喝。双管齐下,一定能把恶鬼除掉,不过你要尽快,拖到晚上,恐怕就没有用了。”
    蒙丽郑重地接过药,小心地放在坤包里,随后抽出10张百元大钞,非要给老头儿。老头儿推了几下没推掉,只好把钱收下。
    看着蒙丽远去的背影,老头儿忽然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他掏出电话拨了几个号码,等电话通了后,说:“喂,任所长,事情办妥了……对,她把药拿走了……没错,你喝一口后就装着中毒倒地……放心吧,只喝一口绝对没问题,我不是实验过吗,肯定没事……好,到时候见,记得把剩下的钱准备好,再见。”关掉手机,老头儿一撇嘴:“真不愧是两口子,一对笨蛋。”
    任双章笑容满面地放下电话,抱着身边的女人狠狠地亲了一口,说:“亲爱的,你出的主意真是太好了,我家的黄脸婆果然上当了。等她真的拿药给我喝了,我就有说得出去的理由跟她离婚了。”
    被任双章抱着的女人叫陶珞娜,是任双章的助手。陶珞娜白了任双章一眼:“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当官的,离个婚还费这么大的事儿。”
    任双章笑着解释说:“我毕竟是个所长,将来还准备更上一层楼,所以得注意影响。若是因为有了第三者而离婚,会影响我的前途。”
    陶珞娜眨眨眼睛,钻进任双章的怀里撒娇:“老公,离婚的事情我帮你解决了,你看,那布朗先生的事情,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任双章一下子推开陶珞娜:“你记住,除非我死了,否则那个美国人休想拿到配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蒙丽的号码,她说要来研究所里看看。任双章对陶珞娜点点头:“她来了,你注意保存好她下毒的证据。”
    没等多长时间,蒙丽就来到任双章的办公室。看着自己的妻子,任双章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感觉有些对不起她。可是再想想妩媚艳丽的陶珞娜,他的心又硬起来,他让陶珞娜去给他拿文件,然后让蒙丽帮他冲杯咖啡。
    透过门边的缝隙,陶珞娜看见蒙丽犹豫了半天,终于将纸包里的药倒入咖啡,陶珞娜笑了。

    蒙丽再次来到任双章的办公室时,陶珞娜已经回来了。蒙丽吸了一口气,轻轻颤抖着把咖啡递给任双章。
    任双章笑容满面地喝了一口,还咂咂嘴品品味道,过了十几秒,他突然双目圆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蒙丽说:“我的肚子很疼,是不是你给我下毒了?”
    蒙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这时,情况又出现变化,任双章突然痛苦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翻滚,嘴里吐着白沫。
    他含混不清地说:“不是说喝一口没事吗,怎么会这样?”然后头一歪,白色的沫子从嘴里溢出来。
    蒙丽赶紧掏出手机要打120,可是陶珞娜却一把抢下她的电话,说:“不急,任所长还得一会儿才能死,我们还能再聊一会儿。”
    蒙丽急了,刚要上前抢回电话,忽然看见陶珞娜用力咬牙,一张诡异的青色人脸从她的脸上显现。蒙丽大叫一声连退几步,这个印象太深了,正是这两天把她吓得半死的诡异人脸。
    陶珞娜呼了一口气,人脸消失了,她笑着说:“这是我自己画的,怎么样,挺吓人吧。还有,你老公背上也是我画的,很吃惊吗?其实事情很简单,我们所研制试剂失败了,却意外得到一种药水,擦在人体上是无色的,但如果一用力就会显现出来,用力越大,颜色越深。美国有个布朗先生要出50万美元买它的配方,可你老公非要坚持什么国家利益,不卖。老娘跟他睡了这么多年,想赚点儿养老钱都不让。所以我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表面上是为了帮他离婚好娶我,实际上是想办法杀死他,到时候配方自然就会落在我的手里。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现在该收拾你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是跆拳道三段,你就别浪费力气反抗了。”说完,陶珞娜走近蒙丽,而蒙丽仿佛被吓傻了,居然没跑。
    陶珞娜冷笑着正要动手,突然间她身体一颤,带着惊疑的目光倒下去。在她面前,蒙丽手里拿着一根电棍,此刻正啪啪作响。
    蒙丽长舒一口气,这电棍是刚才在路上买的,本来准备对付晚上的鬼脸,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随后,她捡起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由于抢救及时,任双章保住了命,却没保住婚姻,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离了婚,却发现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得到。而蒙丽却不再害怕一个人睡觉了,经过这次事件,她明白了,在很多时候,人心要比鬼脸可怕多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家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74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