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蚂蚁惊魂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382阅

    林翔从某名牌大学毕业后,就进入邵氏集团工作。凭着聪明才智,他很快进入了集团的核心管理层。前段日子,他又和集团老总的独生女儿邵婕谈上了恋爱,因此,人们一致认为,林翔在邵氏集团的前途无限光明。
    果然,林翔和邵婕确立恋爱关系还不到两个月,林翔就被提拔成新产品开发部经理。为此同事们都起哄,说要他请大伙吃饭,他笑着答应了。当晚,在大家的奉承声中,他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由邵婕开车把他送回了家。
    回到家里,邵婕把林翔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去倒开水。这时林翔的酒也醒了几分,他眯着眼欣赏着邵婕苗条的腰身,心里涌起一股热意,猛地从背后抱住了邵婕。邵婕猝不及防,笑着说:“快放手,不然杯子要打翻了。”林翔着脸说:“打翻就再倒一杯,有什么关系?”随着林翔的手在邵婕身上游走抚摸,邵婕的呼吸渐渐急促,反抗的力道也越来越小。林翔见时机成熟,扭过她的身子就要亲吻她的嘴唇,可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邵婕,而是一张毫无血色的死人脸孔,更恐怖的是,她脸上有几只蚂蚁,正从眼窝、鼻子里爬进爬出。这个死人不是别人,正是林翔的前任女友,三个月前死于煤气中毒的吴淑……
    林翔吓得大叫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四周一片漆黑,原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他摸索着打开了电灯,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显然邵婕送他到家后就离开了。回想起刚才的梦境,他仍然心有余悸。他感到口干舌燥,就起身倒了杯清水,刚要喝下去,却发现杯子里水的颜色似乎有点儿不对劲。
    林翔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便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杯子里的水正在慢慢改变颜色,开始是绯红色,之后越来越红,看上去就像一杯黏稠的血液。他狐疑地看了看饮水机,里面的水清澈见底,毫无异常。他换了个杯子重新倒满水,可不知为什么,原本透明的矿泉水倒入杯子后,渐渐又变成了红色。
    就在他惊愕不已时,“嘀”的一声轻响,桌子上的电脑屏幕忽然亮了起来,里面出现了一幅微微摇晃的画面: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大床上,除了一头秀发散露在外面,这个女人整个身子都蜷缩在被子里,他看不清她的面貌。他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一眼就看出这段录像是用DV拍出来的,房间里的摆设看着还有点儿眼熟,这让他有些纳闷。
    画面静止了几秒钟后,镜头慢慢移开,对准了地上一行拖得很长的蚂蚁队伍。这行蚂蚁是从床底下爬出来的,队伍的另一头,消失在一扇敞开着的门里。林翔终于认出来了,录像里拍的是吴淑以前所住的单身公寓,而那道门是通向厨房的!
    林翔的脸“刷”一下全白了,下意识地低头一看,脚下也有一行蚂蚁匆匆而行,它们的目的地正是厨房。他忍不住怪叫一声,冲进厨房,果然看见一群蚂蚁聚集在煤气阀门上,似乎在啃咬着什么。他连忙伸手去拧煤气开关,还好,开关拧得紧紧的。
    从厨房里出来,林翔整个人吓得都快崩溃了。他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咔”的一声,屁股下面发出一声怪响,吓他一大跳,站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塑料不倒翁玩具被他坐破了。他没好气地把玩具扔到一边,抱着头苦苦思索:今晚家里发生的这些怪事,是有人跟他开的一个恶毒玩笑,还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是吴淑来找他报仇了……
    想到这里,一阵寒意从林翔脚底升了上来,他发现房间里突然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寂静得可怕,抬头一看,电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自己关掉了。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感觉到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还仅仅是个开始。
    这时,林翔觉得手上麻酥酥的,原来是几只蚂蚁不知道什么时候沿着沙发爬到了他的手背上。他慌忙把蚂蚁从手上拂去,可紧接着发现,原本朝着厨房行进的蚂蚁队伍却掉转方向,朝着他所坐的沙发爬过来。
    林翔顿时跳了起来,使劲用脚踩着地上的蚂蚁,可蚂蚁却越聚越多,床底下、沙发下、冰箱下面,到处都有蚂蚁朝着他爬过来。他被吓得魂飞魄散,几步蹿到门前,想开门逃到外面去,怪事却再次发生,任凭他怎么用力踢,大门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就在这时,他看到门缝里也有蚂蚁往房间里爬,一只,两只……
    林翔爬到了床上,看着蚂蚁越聚越多,一只只都缓慢而坚定地朝他一步步逼近,感觉自己就要发疯了。这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是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机发出的。他拎起话筒,就如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浮木。
    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声:“您好,林先生,这里是××派出所,刚才您的邻居打电话来报警,说您半夜里大喊大叫,打扰了他们的休息,请您……”

    林翔打断了她的话:“快来救我,我房间里有鬼,有蚂蚁,数不清的蚂蚁!”
    “您晚上是不是喝多了?”电话那头的女声说,“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妨碍他人休息和报假警是要受到处罚的。”
    林翔绝望了,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是个杀人犯,三个月前死于煤气中毒的吴淑是我杀的!是我放了一窝蚂蚁在她的床下,再用糖汁封住煤气阀,拧开煤气。我让吴淑一个人留在家里,自己却溜出来找同事喝酒,制造不在场的证据。我都设计好了,在她上床睡觉的这段时间里,那些爱吃糖的蚂蚁会一点点地啃掉煤气阀上的糖,这样,慢慢泄漏出来的煤气就把吴淑毒死了。”
    电话那头的女声沉默了,林翔惊恐地看了看渐渐逼近的蚂蚁,用近乎哀求的口气说:“求求你们来抓我,快来,尽量快来吧!”
    一个星期之后,剃着光头、穿着囚衣的林翔坐在牢房里发呆。狱警走过来说,有人要见他。不出所料,来见他的人正是邵婕。邵婕穿着一身黑色旗袍,表情肃穆:“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穿着一身黑旗袍来见你吗?”
    林翔说:“因为吴淑是你的好朋友,你为她报了仇,所以特意穿一身黑来见我这个凶手。”邵婕叹了口气:“你真是个绝顶聪明的男人,这份聪明要是用对地方,20年内,或者只要10年,你就可以成为千万富翁。”
    “20年的时间太长,我是个急性子,等不了。”林翔说,“自从我看出你对我有那么一点儿意思,我就一心想走你这条捷径。可那时我有了吴淑,不杀她,根本不可能和你接近……可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是怎么看出我是用蚂蚁害死吴淑的?”
    邵婕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用蚂蚁啃煤气阀上的糖来杀人,并不是你首创的,报纸上登的那篇侦破报道,碰巧我也看到了。吴淑是我的好朋友,我了解她的性格,她决不会自杀。她死后,我在她的床底下发现一窝蚂蚁,我捉了两只问过有关专家,他们告诉我,这种喜欢啃东西的蚂蚁在本市只有宠物商店才能买到。我还查到,吴淑死前一个多月投保了一笔数目不小的人寿险,受益人是你。不过,你最大的一个破绽,就是你不该在吴淑尸骨未寒时就匆匆向我示爱。”
    “这么说,你早就怀疑我了,我当上新产品开发部经理,是你一手安排的吧?一来让我放松戒心,二来是为了开展你的复仇计划?”
    邵婕说:“不错,在酒吧把你灌醉,也是我安排的。之后我送你回家,在那套茶杯内壁涂上一种染色剂,看上去无色无味,可一接触到水就变成了红色。”
    林翔阴沉着脸问:“电脑里的那段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我是学计算机的,趁你熟睡的时候,我在你电脑里装了一个木马程序,用来控制电脑的开关机。那段视频是我后来找人到吴淑家拍的,吴淑当时已经死了,躺在床上露出头发的那个女人是我。”
    林翔苦笑:“那些蚂蚁是你放的,门打不开也是你弄的鬼,报警电话也是你打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唯一想不通的是,那些蚂蚁后来怎么会阴魂不散地跟着我?”
    “在那个被你压破的塑料不倒翁玩具里,我放了一种特殊香料,”邵婕说,“这种香料只要和人的皮肤接触,混合了汗液后就会产生一种蚂蚁非常喜欢的香气。这种香气其实很好闻,可惜你当时精神高度紧张,没有觉察出来。”
    这时,站在一旁的狱警看了看表,说:“会面时间到了。”林翔转身向牢房走去。
    邵婕默默地望着林翔的背影消失在通道的尽头,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林翔了。走出牢房,外面的天空晴朗无云,她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她在心里默默祷告:“吴淑,你可以安息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