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恐怖教师节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368阅

    阴暗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是啊,这样的街道谁会走到这里来呢。月艳会来。
    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她的公寓了,玉清一定在公寓里等着她回来,她们曾经一起拼下了这个公寓。
    回到公寓,奇怪的发现玉清竟然不在家,看来她还在上班。
    月艳从自己的大包里拿出了一大摞的作业本,没错,月艳是中学的一名教师。虽然今天是教师节,但是她还是要继续工作,备课,批改作业。
    随便的打开了一个作业本,然后开始工作,翻到第二页,发现里面夹杂着一张小卡片,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字“老师,节日快乐!”
    天已经很黑了,当月艳看到几个清晰的字的时候,他不禁感觉有种暖暖的光,似乎是照亮了黑暗的天空。
    她把卡片抽出来,然后准备放起来,当她的眼睛再次扫向那个卡片的时候,月艳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上面并不是写着节日快乐,而是……而是……忌日快乐!!
    月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赶紧的把眼睛擦了擦发现,真的是忌日快乐。活见鬼了刚才是节日快乐,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月艳很生气,她猛的把作业本反过来,她要看看这是谁写的,但是作业本上根本没有名字,只是上面的笔记本的子名字有点奇怪“恐怖教师节。”
    这是谁的恶作剧,一定是这样。月艳感到自己的心很凉。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叮咚!”一阵铃声打乱月艳的思绪。
    她打开门,外面是一个小孩儿,拿着一大束的花,但是叫不上名字,小姑娘很可爱的拿着花递给了月艳:“你是老师吧,这个给你。”
    “这是谁让你给我的呀,小姑娘。”月艳想伸手摸摸小姑娘的脑袋,但是小姑娘却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一个大姐姐叫我给你的。”小姑娘猛的把花塞到月艳的怀里,转过身就跑下楼了。
    月艳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她这么害怕自己,还有,怎么刚才感到有点不对劲儿,哪儿出问题了。
    月艳没有多想,转过身把门关上了。
    鲜红的花上竟然没有写着祝福的卡片,难道这个真的是自己的学生送过来的,不想告诉自己罢了?
    月艳想办法把花才插到瓶子里,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瓶子的踪迹,她清楚的记着自己昨天还喝剩下了一瓶红茶,现在瓶子却不见了。
    时间是晚上的8点15分。注意:花儿正在枯萎。
    玉清还是没有回来,月艳给玉清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月艳有点着急,她想,自己一定要去找一找,她害怕玉清出事。
    月艳赶紧的锁上了门,她走了下拉,楼梯在铛铛作响,是她的高跟鞋发出的声音。
    月艳走出了门,她看到今天竟然没有月亮。走到大路,她看到了一辆出租车,于是她招了招手,但是那个司机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那个司机的表情有点惊愕,然后飞也似的跑掉了。

    月艳只好自己跑向玉清的公司,她想到玉清曾经告诉过自己,她的公司在曲阳路135号,看来里这里并不是很远,月艳走了几个道,终于看到了135号了,就是这里,看来还是一个大楼。
    但是另月艳感到奇怪的是,整个大楼除了传达室以外,整个楼都是黑暗的,这证明,里面根本就没有人,难道玉清回家了?
    她想去问传达室的那个老头,接过发现,老头不知道躲到哪里抽烟去了。于是她只好悻悻的回去。
    月艳感到今天真的好奇怪,怎么街上一个人野没有。唯一看到的活人是刚才飘过去的那辆红色的出租车。嗯?飘过去的?
    月艳的汗水马上下来,她终于想到了刚才在楼上那个小姑娘有什么地方不对了,那个小姑娘跑下楼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声音。没错真的是这样。
    楼梯是年久失修,而且还是木质的,及时是光着脚踩上去也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但是那个小姑娘踩上去就像是棉花落在地上,转瞬即逝。
    对了,还有那个出租车,为什么也没有声音,最起码能听到车的马达声吧,可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月艳想到这儿,不禁加快了脚步,现在玉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今天注定不寻常。
    现在的时间8点五十分,注意:花儿还在枯萎当中……
    终于到家了,她长舒一口气,她看到了桌子上那束火红的花儿,边角已经有点变黑了。看来花儿是真的。
    只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不像是真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月艳听到了电话的铃声:“月艳,没吃饭呢吧,我在新河酒店,过来找我吧。”
    电话马上挂死了。月艳觉得电话有点奇怪,但是她想到了电话的声音,没错,是玉清的。
    月艳刚想下楼,但是想到刚才的事情……月艳吞了一口吐沫,然后果断的关上了门,她想新河酒店在哪儿?
    于是她拿起手机想要打个电话问问,但是却看到手机上的信号,竟然没了。真是让人感到生气。
    月艳只要准备哪里有人去问一问了,走在路上,似乎像是一个没有了脑袋的苍蝇。不知道要往哪里去飞。
    前面的路口上,好像有人。她刚想走过去,电话响了:“喂月艳,怎么还没来,是不是不知道新和酒店在哪儿,我告诉你,它在曲阳路76号。
    曲阳路?怎么又是这个地方。对了兴许是这里离玉清的公司近,玉清下班了就直接去了附近的酒店然后叫自己过来,没想到刚才完全搞错了。
    不对啊,什么什么来的信号?月艳赶紧看看手机,原来还是没有信号,可是玉清的手机刚才是怎么打过来的。
    月艳没管这么多,她赶紧的往曲阳路赶去。
    依然是那个地方,月艳的眼看到那个135号的楼,看到传达室的老头还坐在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老头回来了,但是她的眼睛却看到了另一个人,是那个给自己送花儿来的小姑娘。她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月艳感觉自己有些心悸,于是她抓紧了自己的衣领口袋。突然电话又来了:“月艳,你赶紧上来吧,我看到你了。”
    “玉清你在前面吗?玉清,玉清?”但是电话那头早就挂断了。奇怪,真奇怪,怎么一切都是那么奇怪。
    月艳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她随意的朝着传达室看了一眼,但是里面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那个传达室的老头又拿起了眼袋,然后抽起来。
    曲阳路76号到了,就是这里,新河酒店。新河酒店很大,很高,月艳走了进去,看到里面并没有什么人。
    一个看上去有些慵懒的服务员,艰难的露出了一个笑脸说:“您好,那个人在二十四楼等你。”
    月艳哦的一声,点了点头,然后朝楼上走去。
    按了一下电梯,门关上了,关上门的电梯,依然没有声音,好象这里就是一个无声的世界,所有真实的应该存在的声音都不在。二十四楼到了。
    现在的时间是9点45分,注意:花儿还在枯萎。
    走廊里一片漆黑,怎么不打开灯。月艳拿出手机弄了一点光亮,可是电话却突然响了:“月艳,你到2406号房间里来。”电话挂断了。
    月艳看到了那个所谓的2406号房间,然后走了进去,门是开着的,她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正坐在对面的那个位置上。长长的头发,然后是一动不动。
    “玉清?是你吗,怎么不开灯啊?”月艳刚想打开灯,但是突然间玉清说话了。
    “月艳,不要开灯,求你了,千万不要开灯。”月艳感到奇怪,为什么不开灯。但是她更感到奇怪的是,玉清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玉清,你怎么了,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月艳说。
    “月艳你坐下吧,我现在真的不想看到亮光。月艳你坐下咱们两个说说话。”
    月艳坐了下来,然后等待着玉清说话。
    “月艳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节日,当然也是我的老师的节日。”
    “玉清你今天是怎么了,怪怪的。”月艳还没有说完就被玉清打断了。
    “月艳你听我说完。你知道吗,二十年前,就是这样的晚上,我在我的家里做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做好了一张卡片,我把上面写上了我的老师的名字,然后写上节日快乐。”
    听到卡片两个字的时候,月艳的心一下子咯噔了一下。
    “我把卡片夹在了作业本里,然后送给了老师。那天晚上,我到了老师的家里,然后把我亲手做的卡片交到了老师的手上,老师看了很高兴,准备收起来,可是当他把卡片拿走的时候,我以外的发现好像有一张脸映在了老师家的玻璃上,我擦了擦眼睛,发现根本就没有。我认为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过来敲门,我开的么,门外面子站着一个小姑娘拿着一大束的鲜花,然后塞给我就跑了。”
    听到这儿的时候月艳有些听不下去了于是她大声喊道:“玉清,求求不要说下去了。”
    “我要说,那个小女孩儿下去以后我把花递给了老师,但是老师的眼神看我已经有些不对了,我有点不知所谓。老师的眼睛里有点火光,我害怕的往后退了退。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这里带太长时间,于是我赶紧的离开了。”
    “你,玉清……”月艳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离开以后,很快的就发现了那个小女孩儿,她送给老师的那束鲜花我还记得,月艳你记得吗。”
    “我……?”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记得了,难道你往了给你的那束鲜花吗,我告诉你,老师因为找不到瓶子养那束鲜花,最后在第二天的早晨,鲜花枯萎了,而老师……你想想吧。”
    月艳听着玉清的话,脑子里不断想着自己的那束鲜花,她悄悄的把灯一下打开了,瞬间光亮扫开了黑暗。
    果然前面真的是坐着的玉清,只不过是死去很长时间的玉清,而桌子上则放着一台录音机。
    怪不得,感觉奇怪,原来玉清早就已经死了,而和自己在电话里在刚才,竟然全是录音机在说话。
    月艳赶紧的站了起来,她的脑子已经很乱了,至于她是什么时候回到的家,什么时候把花扔到了水里她都忘记了。
    现在的时间是12点00分,花已经停止枯萎,因为它们现在被扔到了浴缸里,而浴缸里全是水。
    水把花儿都泡的掉了颜色,最终白色的玫瑰外面是浸透的鲜红的血水,还有那惨白的浴缸。
    “月艳?你醒了,你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玉清一变在做着饭一变跟月艳说话。
    月艳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玉清:“你……”
    “哦,我昨天公司加班,没有回来。手机也没电了,所以就没给你打电话。”
    “对了,玉清,你们公司在哪儿。”
    “白石路啊。怎么了?”
    “没事儿,哦,对了,曲阳路在什么地方。”
    “糊涂啦,咱们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一个曲阳路,难道是你月艳老师独门创造的不成。”
    终于明白了,没有曲阳路,没有新河大酒店,当然那个女孩儿也不可能出现。难道是梦?
    月艳摇了摇头,上了厕所,当她刚迈进厕所的时候她就感觉有点不同寻常,于是她看到了浴缸里的白色玫瑰花和血红的水,当然,那束花并不是没有赠言的小卡片,那张小卡片就是:老师……忌日快乐!
    而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围绕着一种情况写的,这个情况就是……生命,声音!还有生路!!
    现在的时间是早晨的7点十五分,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