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可怕的失眠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234阅

    一、不眠之夜
    没有失眠过的人,无法体会失眠是多么可怕。季生又翻了个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此时,他越发清醒,再也没有一点睡意了。他正想去开灯,却听到了身边妻子林楠轻微的鼾声,就停了下来。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客厅里。
    季生站在客厅的窗前向外望去,只见整座城市里只有零星的几个窗户透出灯光,沉寂得可怕。自己到底是连续第几天失眠,季生已经记不起来了。最近,他觉得记忆力衰退得厉害。今天上午,他回到公司,居然径直走进了副总经理办公室,坐在了原先的位置上,完全忘了自己在两周前升任总经理了。
    抽屉里有安眠药。睡觉前,季生已经吃过两片了。医生说这药不能过量,可为了能睡着,季生决定再吃两片。他伸手按下了窗户旁边的电灯开关,客厅一下亮了起来。
    就在季生转身要去拿药的时候,他发现对面那幢房子里,一个窗户亮着的灯突然灭了。
    太奇怪了,又是5楼8号!季生记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失眠以来,自己每次半夜起床,对面那幢房子的5楼8号的窗户还亮着灯,可接着就熄了。
    难道自己一起床,对方就开始睡觉?或者对方是看到自己开灯了才熄灯?如果是后者,5楼8号里住着的人会不会有什么目的?
    季生吃过药,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就关了电灯,又站到窗前。这时候,5楼8号的灯又亮了起来!
    季生一惊,睡意全无,清醒了不少。令人惊奇的是,就在他睡意消失,却并没有开灯时,5楼8号刚刚亮起的灯又熄灭了。难道自己睡不着的时候,对方可以睡着;而自己有了睡意后,对方就要起床了?
    这是怎么回事?季生决定明天去了解对面那房间里究竟住着什么人。
    第二天一早,季生给小区管理处打了个电话,借口说想租下对面5楼8号的房间,了解那住户的情况。
    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5楼8号刚租出去不久,新住户是两周前搬来的。季生一算,那人搬来的时间似乎正是自己开始失眠的那几天。这中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季生走进了对面那幢房子,找到5楼8号,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头发蓬松,两眼泛着血丝的小伙子。他打着哈欠,问道:“你找谁?”
    “是这样,我住在对面。”见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困倦的人,季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最近失眠了,夜里总是睡不着,半夜起来的时候……”
    “你也失眠了?”小伙子兴奋地打断了他,“我也长期失眠,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了,我姓章,章剑。”小伙子和季生握了握手,将他请进了屋里。
    这显然是一个单身汉的家,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家具。季生在破沙发上坐下,接过章剑递过来的一杯水,问道:“小章是刚搬进来的?”
    章剑点点头:“我原先并不是住在这里。因为一直失眠,找了好多医生都没有办法,有人建议我换个环境试试,所以来这里租下了这房子。你还别说,以前我整夜整夜睡不着,现在好多了,每晚断断续续地睡上两三个钟头。”
    季生又问:“你昨晚睡得怎样?”
    “昨晚?我想想。”章剑挠了挠脑袋,“我是凌晨一点半才有了点睡意,关灯上床睡觉。正要睡着,突然又醒了,我开灯看了看时间,那时是两点差五分。我本来打算起来吃两片安眠药,却又觉得睡意袭来,干脆关灯睡觉。这次,我一直睡到三点五十分才又醒过来。”
    昨晚一点半,自己正好睡不着,起床走到客厅里;两点差五分时,自己刚刚吃了安眠药有一点睡意;而三点五十,正是自己睡着的时候!季生在心里将章剑所说的时间和自己昨晚睡着和失眠的时间一对比,发现只要自己睡不着,章剑正好有睡意;而只要自己有了睡意,章剑就会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季生想了想,问:“你还记得前几天晚上失眠的情况吗?”
    “正巧,按照医生的要求,我每天晚上都把睡觉的情况记录下来。”说着,章剑拿出了一个本子,上面清楚地记载着:这是某天,几点睡;那是某天,几点起床……
    季生凭着记忆,将自己失眠的时间与章剑的一对照,正好相反。他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章剑忙问他怎么回事。季生赶紧摆了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也失眠许久了,我们是同病相怜啊。”

    二、不择手段
    离开了章剑家,季生直接赶回公司。一进办公室,他就打电话叫来了曾晓。曾晓是季生以前在社会上混时认识的朋友,后来,季生进了这家“建唐地产”公司,并和董事长林建的女儿林楠结了婚,一步步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而曾晓依然和黑道上的人混在一起。
    曾晓一到,季生便说了自己失眠,并发现章剑和自己的睡眠时间正好相反的事情。他说:“章剑搬到我家对面后,我才开始失眠。而且,每晚他能睡着,我就失眠;只有他醒来后,我才能睡着。我们两人好像在共用一个晚上的睡眠时间,你进入,我就得退出……”
    “你是说,那章剑偷走了你的睡眠?”曾晓笑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开玩笑?我都被失眠折磨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季生苦笑道,“不过,说别人偷走了我的睡眠,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恐怕也不仅仅是巧合。”
    曾晓这才注意到季生消瘦了不少,神情非常疲惫,便问:“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这事虽说有些荒唐,但只要有可能对我的睡眠有好处,我也要试一试。”季生请曾晓出面让章剑搬走,因为自己的理由听起来很荒诞,不好当面向对方提出。
    “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曾晓点了点头,“这是小事一桩,我会让他立即滚蛋的。”
    下班回到家里,季生接到了曾晓的电话,说“事情已经搞定了”。
    吃过晚饭,季生果然看到对面5楼8号一直没有灯光,以为自己今晚会睡得很好。没想到,他依然失眠了。熬到第二天早上,季生看到章剑站在窗口刷牙,才知道他并没有离开。
    回到办公室,季生打电话把曾晓叫来,问他为什么章剑没有离开。曾晓解释说,他昨天去找过章剑,先是劝说,后来威胁章剑,让他尽快搬走。可章剑软硬不吃,说自己的失眠刚刚有所好转,说什么也不能搬走。曾晓没有办法,只得从外面将章剑家的电源切断了。曾晓想,季生失眠很可能是心理原因,只要让他以为章剑已经搬走,自然就能睡着了。
    季生生气了:“心理原因?那我昨晚为什么没有睡着?只要他在那里,我肯定睡不着,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他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沓钞票,放在曾晓面前,说,“办法由你来想,必须让他从那房间里消失!这是一半酬劳,事情办好后,我再给另一半。”他又意味深长地说,“我今天下午就去机场,去广州分公司出差一周。希望我回来的时候,章剑已经离开了。”
    曾晓将钞票塞进了包里,挥了挥拳头,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请放心,你回来的时候,那间屋子里一定没有人了。”
    中午回家后,季生让林楠也收拾一下,一起去广州出差。因为这阵子失眠,季生的脑子一直昏沉沉的,很多事情都记不住,让林楠一起去,可以帮他处理公司的一些事情。当然,这还不是他叫上林楠的唯一原因。他相信,今天曾晓已经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一旦章剑不合作,不愿意搬走,曾晓一定会采取极端措施,甚至会弄出人命。到时候,难保警察不会来向自己这个邻居了解情况,应答稍有差池,便会露出马脚来。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全家外出。既然不是目击者,警察就不会找上自己了。
    当然,季生只是告诉林楠,想趁出差的机会带她去散散心。林楠的父亲林建在十几天前去世了,她一直沉浸在悲痛中。
    很快,他们到了广州,在酒店安顿下来。季生去分公司处理完公务,就带着林楠四处游览。令他惊奇的是,来广州后,除了第一天晚上依旧失眠外,接下来的几晚,他的睡眠一天比一天好。在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他居然一觉睡到了天亮!
    这让季生坚信了自己的猜测。自己一离开家,就睡得很好,之前失眠,看来确实与章剑有关。
    在此期间,曾晓并没有和季生联系。按照事前的约定,这表示事情进展顺利。只是林楠依旧闷闷不乐,甚至在回去的飞机上,一句话都没有和季生说。
    因为睡眠充足,季生的脑子清醒了不少。快到家时,他已经能回忆起失眠的确切时间了。在岳父去世的那天,遗体刚刚送进医院的太平间,林楠就以董事长继承人的身份召开了董事会,宣布由季生任总经理,全权管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从那天晚上起,他失眠了!

    三、不堪回首
    一进家门,季生往章剑家的窗口望了望,见摆放在窗台上的洗刷用品不见了,看来章剑已经搬走了。季生的心情彻底放松了,拿起茶杯去饮水机前泡茶。突然,他的脑子闪过一个画面:自己正拿着一包白色粉末往饮水机里倒!
    自己为什么要朝饮水机里倒白色粉末呢?季生顾不上泡茶,坐到沙发上细细地想了起来。对,这事也是发生在岳父去世那天。他依稀记得,自己和林楠开完董事会后回到家里,林楠进了房间,自己则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药粉倒进饮水机里,接着还倒了一杯水喝下。当天夜里,自己就睡不着了!
    突然,季生想起来了:那是一种抑制睡眠的神经性药物,自己悄悄下药喝了,正是为了让自己睡不着觉!季生惊得站了起来:自己只要在家里就睡不着,到了广州,却一晚比一晚睡得好,并不是因为章剑偷走了自己的睡眠,而是因为自己在家里会喝到那种药,而离开家后,没有喝到药,自然睡得很好!
    既然自己的失眠是药物造成的,为什么章剑的睡眠时间正好和自己相反呢?季生站了起来,往章剑家的窗口望去。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别看了,那房间里的人已经离开了!”
    说话的是林楠,她冷漠地盯着季生,手里还捏着一支录音笔。
    “你、你说什么?”季生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那房间里的人离开了?”
    “是我今天早上叫他离开的。”林楠冷笑,“因为他没有必要再监视下去了,我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
    “监视?你说章剑住进那房间里是为了监视?难道是监视我?”季生冷汗直冒,没等林楠回答,他已经明白过来了:怪不得只要自己起床,对方就关灯,而自己一旦关灯睡觉,对方就打开电灯;怪不得章剑跟自己一样疲倦,他成天熬夜,就为了监视自己啊;那本子上详细记载着的睡眠时间,其实并不是章剑的,而是自己的!
    “他的确是我请来监视你的。因为,”林楠一字一顿地说,“我怀疑父亲是被你杀死的!”林楠说,父亲临死前一天曾经打电话给她,说有关于季生的重要事情要告诉她。第二天,就在林楠赶去公司见父亲的路上,她接到了父亲失足摔下楼梯,已经中风送进医院的消息。林楠赶到医院时,林建已经说不出话来,他指了指身边的季生,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认为,林建临死前的动作,是表示让季生接替自己。林楠不动声色,但想起父亲前一天打给自己的电话,她对季生充满了怀疑。因此,她一边召开董事会任命季生为总经理,一边暗中找私家侦探章剑监视季生,要找出他杀害林建的证据。于是,章剑当晚就在季生家对面租下一个房间,进行24小时监视。
    “从那天晚上起,你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林楠说,“这很可疑。不过,我们找不到可疑之处,你似乎是真的失眠了。而且,你还约我一起去广州散心,说实话,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误会了你……”
    “你一定是误会我了,我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岳父呢?要不是他,我怎么会有今天?”季生大声争辩。
    “难道你真的因为失眠忘记了你干过的事?”林楠嘲笑道,“可是,你在睡梦中却说出了杀死我父亲的过程!”接着,她扬了扬手里的录音笔,按下了开关,“这是我昨晚在酒店里录下你所说的梦话。”
    录音笔里传出了季生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老爷子,你别怪我将你推下去。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不得不杀了你……”
    季生顿时瘫倒在地,一组画面从他脑海里蹦了出来:林建怒气冲冲地在前面走,季生紧跟在后,解释道:“老爷子,您听我说……”林建在楼梯口站住,回过头,怒道:“当初我就提醒过楠楠,要注意你的为人,可她执意要嫁给你。现在,我要让她看清你的真面目,我们家不能有你这样的女婿,‘建唐地产’更不能交到你这种人手里!”说完,林建就要走下楼梯。季生见左右无人,伸手向林建使劲一推,林建就大叫一声朝楼下滚去。季生呆立片刻,才大声叫道:“来人啊,董事长摔倒了!”
    此时,季生什么都想起来了:林建发现了他勾结曾晓盗卖公司建材,还在外面包养小情人。在林建要将这一切告诉林楠时,他下手杀了林建。他知道,自己一直有爱说梦话的毛病,怕在梦中无意说出自己杀人的秘密。可是,林建刚刚去世,林楠还沉浸在悲痛中,自己要找借口不和妻子睡在一起,又说不过去;可只要躺到床上,又难免不会睡着。他知道林楠从来不喝饮水机里的水,就找来了一种抑制睡眠的药物,倒进饮水机中,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每天失眠,避免说梦话了。
    “你在梦中说出真相后,我意识到你的失眠是有预谋的,立即打电话让章剑来家里查看,结果他在饮水机里发现了你给自己下的药。”林楠又嘲笑道,“难道你不知道那药有副作用吗?吃多了,不仅睡不着,还会引起间歇性失忆。你大概已经忘了失眠是由你自己造成的吧?”
    “林楠,我错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季生跪在了林楠的跟前,可没等他把话说完,林楠已经拉开房门,一群警察闯了进来。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家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76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