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噬魂蛛丝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269阅

    1
    苏玫是个单身女人,性情内向,寡言少语。拿着不高不低的工资,谈着不冷不热的恋爱,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年初,苏玫跳槽到另一家公司,为了上班方便,便之宝华路公寓搬到千江路十七号。这栋楼由旧别墅改造而成,只有三层,外墙粉刷成灰色,每层楼可住四户人家,清一色的二室一厅。
    苏玫对价钱和面积颇为心仪,亲自去挑选房间,最后选中了204号房。
    她搬入新家,花了一天的时间打扫房间,将破旧的百叶窗换成清雅素丽的窗帘,扔掉旧沙发,新添置了一张贵妃榻,最后接好网络与有线电视,一个有模有样的小窝终于诞生了。
    她累得够戗,眼皮像涂了糨糊般沉重,洗好澡爬上床,已是深夜12点。半夜时,她被尿憋醒晕晕乎乎爬起来上洗手间。
    正当她拧开水龙头洗手时,天花板上面隐隐约约传出“沙沙沙沙”的声响,好似成百上千条春蚕在同时大口啃噬着桑叶。她定了定神,用清水洗了洗脸,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片刻后,声音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是老鼠打架?苏玫揉揉眼睛,有些纳闷。
    2、
    虽然是老房子,隔音性能不太好,但房租确实很便宜。不过,令苏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房屋租赁合同里的两条奇怪的约定:
    1.除了304房,楼内其他房间只租给相貌平庸的单身女性,且未经允许不得擅入304。
    2.若违反合同规定,私自带男性入楼过夜,一经发现,则一律就地取消租赁关系,若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后果自负。
    苏玫租了好几年房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古怪的条款,向房产中介询问,对方也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只说是屋主的规定,人们只是按委托行事。
    不过,她也没有深究,反正只要价格低廉,环境合适,也没什么可过份挑剔的。
    苏玫被上一位男友甩掉后,一直没有正儿八经谈恋爱。到新公司后,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连岙。他是个长得挺英武的帅小伙,每次到公司来提货,都要在苏玫办公室晃荡一会儿。有一回,苏玫穿了一双挂丝的长袜来上班,连岙提完货后,下午借故来找苏玫,暗地里塞给她一包崭新的丝袜。
    苏玫坚决推辞,谁料连岙并不放弃,屡屡找机会约她吃饭或看电影,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他比她要小5岁,周围并不乏对他怀有好感的靓丽女性,倘若她一时心动,末了却还是要面对分手的结局,岂不是太伤了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楼内的住户彼此之间渐渐熟稔。单身女人之间没有多少可隐瞒的,也不会谁看谁漂亮高挑而心生妒忌。每逢做晚饭的时候,厨房挤满了人,互相拉拉家常,探问对方的情况,倒成了每日不可缺少的节目。
    有一天,201房的姜敏忽然压低声音对大家说:“你们知道不?前天,302房的周凤珊搬家了!”
    “为什么呀?”大家异口同声问。
    “我猜她肯定是违反了合约,带了男人进来,被房东发现了。”
    203房的王芸咂着嘴道:“我哥下个月来看我,可绝对不能让他上这里来。”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苏玫却没做声。http:

    她谁也没透露,就在周凤珊搬家的前一天晚上,她又透过天花板听到楼上304房内怪异的响动。想来也挺纳闷,尽管304房明令禁止进入,但房门并没有特意封死,也没有多增添铁门铁链。相反,那道门仿佛很随意地关着,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推门而入。
    过了两日,202房的江素瑶慌慌张张地跑到厨房里,脸色煞白地跟大家小声说:“刚才,我在金天商场见到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向我打招呼,但我根本不认识她。后来,你们猜怎么着?”
    大家都扭过头注视她。
    “她说,江素瑶,才过几天,你就不认识我了?我是周凤珊啊!”
    空气顿时凝固了,静得令人窒息。姜敏摇摇头:“你听错没有?周凤珊长得比我们之间任何一个人都要丑,怎么会。。。。”
    苏玫炒好菜径自回房,将碗碟一个个地放在小木桌上,用筷子漫无目的地戳着菜。不知怎么的,她蓦地感到非常孤寂,连岙年轻的面庞不断浮现在脑海里。

    她默默叹息“哪个女人不想变得更美呢?”
    3、
    天气渐渐热起来,苏玫一连几天加班到凌晨,弄得脾气很暴躁。偏偏连岙又频频来电约她,苏玫狠狠训斥,滚开,我没时间陪小孩子玩。
    晚上回家,她经过王芸房间,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她猫腰蹲下,屏声凝气贴在房门上。
    原来是王芸的哥哥。
    苏玫吐出一口气,不动声色开门进屋,有些惴惴不安。
    她没脱衣,卷着被子沉沉睡去。半夜里,一道惊雷炸开,倾盆大雨飞泻而下。
    304房果然开始传出“沙沙沙沙”的声音,她惊醒,翻身下床,将房门拧开一道缝隙。。。“沙沙沙沙”声越来越响,黑暗的楼道中,竟然有一束密集又柔软的银白色丝状物从半空中逶迤而来,在王芸的门口停留了半刻。
    像被催眠了一样,王芸闭着眼睛打开房门,笔直站着。丝状物分成两股,一股卷起她,一股卷起她沉睡中的兄长,然后开始往楼上慢慢拖弋,最后将两人悄无声息地拖回304房。
    苏玫从未见过如此优美又骇人的一幕,像是演科幻片,不,此时此刻,科幻片也为之失色。
    苏玫强忍袭来的困意,熬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窥见王芸面带喜色下楼来了。
    她的肌肤变得白嫩又光滑,五官也变得异常秀气,个子高挑又修长,简直貌若天仙。但是,她哥哥却再没回来。
    4、
    阵阵寒意侵袭着苏玫,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304房就像一个巨大的巢穴,里面有着令女人垂涎的魔力,也有使男人恐惧的怪物。
    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吓了一跳。
    “小玫,我在你家楼下,原谅我的任性好吗?”
    她马上把窗户推开张望,昏暗的路灯下,连岙撑着伞站在雨中。
    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她的住址,居然深更半夜跑来表白,她涌起一丝感动,却马上被巨大的恐惧感淹没了。
    必须马上赶他走!
    她冲到大门口,连岙浑身湿透了,双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揽在怀里,她拼命将他推开,警告他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要来找她。
    她独自返回黑糊糊的楼道,却不曾想连岙折返回来,从身后紧紧搂住她。
    她战栗着回头,她青春的冰冷的脊梁紧紧贴着他炽热的前胸。
    “沙沙沙沙”声又开始响起,散发着银色微光的细丝从半空中伸展过来,轻轻卷起两人,连岙惊恐地睁大眼睛,她溢出眼泪,想大大声呼救与挣扎,可全身像被毒素麻痹,半分也动弹不得。
    两人被细丝晃晃悠悠拖至304房,连岙已然失去意识,苏玫勉力保持清醒打量着房内的一切。
    一只硕大无朋的人形蜘蛛从墙角的裂缝中钻出来。它不停地从肚腹部喷出蛛丝,咧开血盆大口,挥舞八只毛绒绒的腹足渐渐逼近连岙。
    它正准备把黏稠的液体喷酒在他身上,苏玫奋不顾身扑上去,撕心裂肺喊道:“不准伤害他!”
    这时,蜘蛛却发出怪异人声:“要是吃了他,我就把你变成独一无二的美女,让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为你着迷。”
    她战战兢兢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干?”
    它狞笑道:“我原本是住在这栋楼里的单身女人,因相貌平庸屡屡被男人抛弃,甚至被骗光所有财产。绝望中,我跳楼自杀,苏醒后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也许是老天给我报仇的机会,我具备了使女人一夜之间改头换面的奇妙本领,但是相应的,我必须吃掉一个男人!”
    它阴冷地抬起绿幽幽的眼睛,逼视苏玫:你难道真的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男人抛弃?”
    这只藏匿在304的蜘蛛精,以变美为诱饵吞吃男性,让姿色平庸的女子抛弃作为人最基本的善良与道德,如同王芸一般,宁愿牺牲手足,也要换取美色。倘若变成蜘蛛精之前的女人令人扼腕同情,那么现在的它,无非是强烈的怨念聚合在一起形成的魔物。http: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连岙却猛地跳起来,拉起苏玫往外狂奔,门口却被封得严严实实,蜘蛛精暴怒地爬过来,用蛛丝将他俩齐齐裹住。
    连岙知生还无望,默默地从眼角流下一滴泪,对蜘蛛说:“吃了我吧,但是,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你能够答应我。”
    “什么心愿?”
    他艰难地凑近几乎晕厥的苏玫,轻轻吻她嘴唇。
    “请不要改变她的外表,我喜欢的苏玫,只有现在的她。如果将她轻易改变了,来生我会认不出她,会很悲伤和痛苦。无论过多少年,就算她满脸皱纹、鸡皮鹤发,我也会一直牵着她的手,为她摘下最艳丽的玫瑰花。”
    “我爱你,苏玫。”
    他沉沉闭上眼皮,死神颤抖着为他张开黑色羽翼。

    5、
    清晨,苏玫渐渐苏醒。她浑身酸软,头痛欲裂,定了定神后想起连岙。
    他难道被吃了?
    她手足无措地在堆满陈旧家具的304房内找寻,也许这里太久没有人住过了,凌乱不堪的地板上到处散落着发黄的报纸和杂志,大包的床单与衣物扔得到处都是。
    忽然,从一排倒下的木板缝隙中传来男人的呻吟声。
    她激动地扒开木条,惊喜地发现连岙好端端蜷缩在里面。而他伸出手,反复抚摸她的脸庞,哽咽着说:“你的容貌没有变,真是太好了!”
    苏玫扶他回到204房安顿好,转身又跑上楼,在304房内搜寻着。昨晚蜘蛛精栖息的那条裂缝已全然无踪。最后,她在放杂物的柜子里发现一个小日记本,记载着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我感到身体在慢慢膨胀和扭曲,明明已经七窍流血的自己,却要弄成这副模样继续在人间受折磨。也许,只有见到真挚无私的爱情,这身丑陋的皮囊才可以彻底魂飞魄散,满腔的?a href=http: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鬼〔拍芄挥涝断喑拿酥植诺靡宰钪胀0凇?br />     看样子,她可以安息了。http:

    苏玫掏出打火机,点燃日记本,纸张化成袅袅青烟的那些刹那,她恍惚见到了女人安详而静谧的微笑。
    6、
    苏玫搬出去三个月后,千江路十七号不明原因轰然倒塌,幸运的是,当时租户均不在楼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警方联系该楼屋主,却被物业公司告之屋主刘女士在五年前自杀身亡,因她无后,其名下物业均由远在澳洲的妹妹继承。而据其妹称,这栋房屋早就被卖给一名不愿意透露真名的女人,此后发生的种种瓜葛,均与她无关。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