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322阅

    NO.1
    我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上网征集一些灵异或者恐怖故事,偶尔也自己写点儿。这年头,网上写小说的比看小说的都多,但能写得像样的却不多,写恐怖小说写得像回事儿的就更不多了。因此我常常为收不到满意的稿子而发愁。
    有一天我正在电脑旁码字,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S报灵异档案版的宋编辑吗?”一个女子急切而略带恐惧的声音传来。
    “嗯,我是编辑宋爽。请问你…”
    “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一篇稿子要给你。我家在…”她不等我的话说完就急切地打断,并说了她家的地址。我随手记下了地址,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一定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关掉电脑,抓起包匆匆赶到电话里那个陌生女子所说的地方。我本能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感到兴奋而紧张。http:
鬼故事网
    花园小区C座201房。我摁下门铃,一个长发细腰,身着白色棉布长裙的年轻女子随即打开门。
    “你好,我是S报灵异档案版的宋编辑…”我说。“我知道!快进来!”她一把将我拽进屋里。我脚在门槛上绊了一下,几乎扑倒。还没来得及惊呼,却听得门“嘭”的一声重重地合上。
    她要干什么?我暗暗吃惊,手不由自主地四下寻摸“兵器”。
    “你…你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我…我很怕、我想跟你谈点事情…”她使劲绞着手指,有点语无伦次。“什么事情?你别怕,慢慢说。”我挨着她坐在沙发上,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她突然抬头问道,苍白的嘴唇微微的有些发抖。
    “呵呵,我倒愿意相信你是女鬼。”我紧握她的手开玩笑。她的手指枯瘦而冰冷。“我虽然每天搜集恐怖故事,并且自己也写,但是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那些故事都是作者想象出来的,纯属虚构,娱乐大众而已。我写过那么多恐怖故事,但我从来没遇见过鬼。”
    “我知道不会有人相信,但是真的…真的…有个陌生女人在我房间里,我感觉得到。每天晚上十一点多浴室里就会有‘哗哗’的水声,并且,第二天早上浴室里的镜子上都会印上一个血红的唇印。我开始以为是因为我神经衰弱引起的幻觉,可是事实证明并不是那样。因为镜子上的唇印我明明察掉了,可是第二天同样的地方还会再出现一个,每天的形状都不一样。为了证实那不是幻觉,我还用手机拍了几个,不信你看…”她掏出手机调出相片给我看。
    那是一组形态各异的唇印,有朱唇微启的,也有樱口圆张的,唇形丰满,极具诱惑。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这个女子,才发现她原来挺好看的。虽面容苍白不施粉黛,却也难掩几分天生丽质。
    “这个…哦,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我把手机还给她。“我姓朱,你叫我青儿好了。”
    “呃,青儿,”我笑道,“水声可能是楼上或者隔壁家传来的,至于镜子上的唇印…”我用指尖抚了一下她的唇,很可能是你梦游留下的。”
    “不可能!我从来不梦游,而且,我向来只用浅色的唇彩,从没买过那种鲜艳的口红。”
    “你一个人住吗?”我低头想了一会儿,问道。

    “嗯。这房子是我男朋友买的,一年前我们分手后他就再没回来过。我没处去,一个人在这儿住了一年多,最近遇上了这些怪事。”她绞着手指,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和你男朋友因为什么分手的?”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勾搭上了我的闺密!那对狗男女!”她咬牙切齿,精致的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为此我还割腕自杀过,好在我命大,又活过来了。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问他为什么这么残忍!”她贝齿紧咬朱唇,恨声道。
    我握了握她的手,轻声安慰几句。
    “对了,我忘了一件事。”她起身走到桌子旁拿出一叠稿纸,“这是我写的恐怖小说。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网络写手,经常写一些恐怖小说。我很喜欢你们灵异档案版的故事,尤其是你写的。我以为你一定有过特殊经历,所以就…没想到你也不信这样的事。”她把稿子放在我手上,“这些都是我最近遇到真事,如果你不信,就当故事听吧。”
    我接过稿子,负疚地笑了笑说:“真的很抱歉没能给你帮上忙。你没事多和朋友聚聚,总宅在家中对身体和心理都不好。你皮肤太苍白,需要多晒晒太阳。一个人在家不要总是看恐怖小说,独自呆久了本身就容易产生幻觉。”http:

    “我知道你不会信的,可那真的不是幻觉!真的有一个女人…在我房间里…”
    “好啦好啦!洗个澡换身漂亮衣服去逛街或者约会,别再想也别再看那些恐怖的故事了。晚上睡个好觉,如果明天那些奇怪的事还会发生,那我明天晚上就过来陪你。”我拍拍她小巧的脸,笑着说。老实讲,她生得很招人怜爱,真不知道她男朋友怎么会舍得弃她而去。
    “真的么?”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你明天会来陪我?”
    “嗯,前提是你要出去好好的逛一逛。晚上睡个好觉,第二天你会发现什么事都没有的。”我安慰道。呵呵,真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她在门口和我道别,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趴在我肩上说宋姐姐,明天你一定要来看我。楼上一个老太太下楼倒垃圾,她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两秒,然后丢掉垃圾惊慌失措地往回跑去。那架势,跟活见鬼了似的。
    “别理她!”青儿不满地说,“这栋楼的人都很奇怪,每次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不理我。”我笑了笑,挥手跟她道别。

    NO.2
    刚回到住处,就接到好朋友于嫣的电话:“宋,你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你!我最近遇上怪事儿了…”晕死,才接一档子怪事儿还没处理呢,又遇到一个。我只是个偶尔写点恐怖小说的小编,又不是灵异专家,怎么一有怪事都找上我了。看来我需要改行了。
    十分钟后于嫣风风火火赶到我的住处(房子是租的,所以不能称家),一口气喝掉一大杯水:“我真**倒霉!攒了几年钱刚买一房子,没想到这房子不干净!”
    忘了介绍,我这位朋友现在在一家大酒店工作,为了多赚点钱买房,她经常下班了做些兼职,因此常常很晚才回去。她天生的美人胚子,明眸皓齿,肌肤雪白,嘴唇尤其妩媚动人。可惜从她嘴巴里说出的话往往就没那么漂亮了。
    “不干净打扫一下不就完了嘛!”我开玩笑。
    “你知道的,我说的是…闹鬼!”她气急败坏,“我房间里有个女人!”
    “噗~”我一口水全喷茶几上了,“又是女人!哈哈,我房间里还有俩女人呢,你一个我一个可不就俩了么!你又不天天宅家里看恐怖小说,怎么也疑神疑鬼的?
    “我没给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每天晚上回来客厅里的东西都有人动过,但是什么都没少。浴室总是湿漉漉的,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像是肥皂味。可是浴室里根本没有那种味道的肥皂。浴盆上总有几根长长的发丝,那绝对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一直是短发!有一次我晚上回来,听见那间空屋子里有声响,我悄悄走到门口,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女人低低的哭泣声。可是我把门推开一条缝,却什么都没发现。”
    我一边听一边拿笔挠头,“哎,这是个不错的小说素材耶。”
    “小蹄子,你活腻了!”那妖精伸出九阴白骨爪向我抓来,“老娘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你敢不上心!”
    “饶我一回吧,姐姐!”我被她挠得笑岔气儿了,“给我你家地址,改天我去拜访。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这般胆大,居然敢潜伏在妖精于嫣家中兴风作浪。”
    额上吃了一记暴栗。于嫣匆匆撕下一页纸写下她的新家地址,折了折递给我。我顺手夹笔记本里了。
    “我还有事,不跟你贫了。你有时间一定去我那儿看看,我快疯了!”她抓起包就走,不忘顺走我一只橙子。
    次日早晨起床后,我拿出青儿的稿子看了一遍。她不愧是网络写手,恐怖小说写得比我都好。故事写得有些凌乱,但特真实…是的,真实。等等!我突然想起青儿说的‘这都是我生活中发生的真事’,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手机这时突然想起,是青儿打来的。
    “宋姐姐你快过来,我害怕!我…我看见她了…”
    “青儿别怕,慢慢说。你看见谁了?”http:
鬼故事
    “那个女人!我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昨天夜里,我看见…她…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你快过来!”青儿颤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神经质的歇撕底里。
    我怕她出事,连忙打车过去。经过报社,我把装在包里改好的稿子(包括青儿的那份)交给同事小吴,“这是这期灵异档案版的稿子,帮我拿到主编那儿让她审一遍签个字。有什么事先帮我兜着啊,我有事…”

    NO.3
    青儿抱着枕头瑟缩在沙发里,头发凌乱,脸色苍白而疲惫。厚厚的窗帘密密地遮住外面的光线,让人有点分不清昼夜;而且客厅里灯光幽暗,让人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我想如果我每天也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肯定也会神经错乱。
    “昨天我听你的,一个人出去逛了一天。回来很累,就早早地睡了。我一直神经衰弱,晚上睡前都要吃几片安眠药的。昨天很困,就没吃药。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我听见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门开了,有人走进客厅…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好害怕!她进了浴室,水‘哗哗’的…我把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我看见她了!我看见一张惨白的脸…没有一点表情…白色的裙子拖在地上…走路没一点声音…我当时就晕过去了,醒来天大亮了,屋里只有我一人,像做梦一样…我跑去浴室一看,天!镜子上又出现了一枚唇印!那不是幻觉,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我半信半疑,跟着她进了浴室。那是一面半米高的化妆镜,钉在洗手台上。上面赫然印着一枚血红的唇印。也许是心理作用,那枚唇印看起来十分狰狞,也难怪青儿如此恐慌。我回头看青儿,她嘴唇干燥苍白,不像涂过口红又擦掉的样子;而且…唇形不对。
    我用指尖搓了一下那唇印,发现确实是很新鲜的口红泥。镜子上有很清晰的唇纹,看样子应该是有人给了镜子,或者说镜子里的自己,一个货真价实的吻。但那人决不是青儿,她没有那么饱满的嘴唇。
    我实在找不出合理的解释来安慰一个受惊的女孩。我只好跟她说,好吧,我今晚留下来陪你。我也很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的是青儿产生的幻觉,自然另当别论;但如果真如青儿所说,这房子里有个陌生‘女人’,那么这个女人要么是个活的,要么,她曾经是个活的。
    夜幕在两个女子紧张而兴奋的漫长等待中,悄然降临.
    为了保持清醒,我已经喝了五杯咖啡了,青儿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服用安眠药。墙上的挂钟指向11点的时候,青儿开始显得焦虑而狂躁,我让她先服了两颗安眠药睡下,我一个人‘盯哨’。
    11点过去了,零点过去了,1点,2点…我终于熬不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宋姐姐,醒醒!宋姐姐…”
    我一个机凌跃起:“有情况?”看看厚厚的窗帘透过的一丝光线才知道天亮了。“去看镜子!”我嚷了一声,连忙冲向浴室。
    “怎么…怎么什么都没有?”青儿喃喃地说。那表情很失望,好像希望有点儿什么似的。
    “该不会知道你请了外援,那‘女人’停止活动了吧?”我开玩笑着说,“一定是有人看你一个女孩子独住,故意装鬼吓唬你的。改天换把锁就好了。”
    青儿闷闷地点了下头。看样子她不太满意这件事处理的结果。

    NO.4
    从青儿家出来我径直去了报社。报纸印出来了,主编对这一期灵异档案版的稿子很满意。
    “那篇《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写得不错,作者叫青儿是吧?问清楚她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以后要多向她约稿。”
    我答应着,拿了几张版纸(设计版面用的)回住处,打开电子邮箱查收到的稿件,开始又一轮的工作。划拉鼠标时碰掉桌上的笔记本,一张纸条掉了出来。打开,上面写着:花园小区C座201。是于嫣的字迹。想起昨天说过要去登门拜访的话,于是多看了几遍,准备记住。
    花园小区C座201,花园小区…这不是青儿的家么?!我连忙打电话给于嫣:“喂,于嫣,告诉我你家确切地址!”
    “花园小区C座201,怎么啦?什么时候去我新家…”
    “你确定么?!”我打断她,“确定是201房不是别的?”
    “嘁,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家我还能记错?哎,你又中什么邪啦…”
    我挂掉电话,脑中电闪雷鸣!天那天那!这两个女人住在同一座房子里,怪不得都觉得屋里有个陌生女人呢!青儿说过,那座房子是她前男朋友的。可是,青儿现在还住在那里,她男朋友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把房子卖给于嫣了呢?起码得通知一下青儿,让她提前搬出去吧?
    我在房间里着了火似的走来走去。神呐!一个白天宅在家中上网写小说,晚上吞了安眠药一早就昏睡;一个白天上班加班早出晚归,粗心大意又死臭美…撞到一块儿可不跟活见鬼了似的!还好她俩卧室是分开的,不然于嫣晚上回来睡觉时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死。请记住我们的网站:http:

    我既无奈又好笑又难过。这两个家伙阴差阳错地住进同一座房子里,又都不约而同地找到我说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可不就是个陌生女人么?我就说么,这世界哪有什么鬼嘛!
    “于嫣,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我有点儿兴奋地拨通了于嫣的手机。
    “少罗嗦,先说坏的快说!”那家伙显然没那么好的耐心。
    “坏消息是,你房间里确实有个陌生女人…”
    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和预料的一样,那声高分贝的尖叫令我非常满意。那个平时大神经的女人,胆子其实比谁都小。
    “别急,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那女人是活的!”我坏笑着说。
    “什么?你说清楚点嘛!什么女人?什么活的?她为什么在我房间里?!哎,说清楚…”
    我挂断电话。按她的习惯,接下来该咆哮了。我可不想领教她的狮吼。
    我刚准备去找青儿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却被风风火火赶来的于嫣堵在了门口。
    “说,到底怎么回事嘛!”她两手掐着我肩膀来回晃,差点把我晃吐了。
    我把事情大致情况跟她说了一遍,这回轮到她着了火一样走来走去。

    “我的个亲娘哎!你是说,有个女人…哦,女孩儿…一直住在那个房子里,不知道房子现在已经卖掉了,还‘潜伏’在那里?”她一脸惊讶和夸张的表情。
    “目前情况推断,应该就是这样了。哎我问你,你是不是没事就爱在洗手间穿衣镜上叭叽几玫大唇印来着?”
    “你敢偷窥我?!”她柳眉倒竖。
    “呸!我才没那么变态!”我说,“这么讲就对头了。我在青儿家,确切说是你家,欣赏过你的杰作。你那些个大嘴巴把人小姑娘吓个半死。估计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房子住,看在你俩有缘的份儿上,你就容她在你那儿住上一段吧,等她找到住处再般出去。”
    “神呐!她怎么跟幽灵似的?她怎么…哎呀!我…我才不要跟她一起住呢!我住你这儿,要不让她住你这儿!反正我不要跟她一起啦…”那大神经的胆小鬼屁股着火似的,快步地走来走去。
    “好吧,你先住我这儿。”我很无奈地说,“把买你房子的那人的联系电话给我,我想见见他。”
    “你见他做什么嘛?哎我问你,那女的跟他什么关系啊?亲戚还是房客吖?怎么卖房子也不跟人说一声,太让人愤怒了!”
    “我也在郁闷呢!没道理吖,那是他女朋友,卖房子也…”
    “唔…”于嫣吐出一口猩红的黏液,扔掉咬了一口的梨,“你说那女的是…是房主的女朋友?怎么可能?!”
    “干嘛这么大反应撒!看把嘴咬的,也不知道疼了…”我抽了张手帕纸给她擦嘴角的血迹,却被她推开了。
    “可是他说他女朋友1年前就死了,割腕自杀的…”于嫣瞪大眼睛疑惧地盯着我的脸说。
    “你你你…开什么玩笑?”我惊异地盯着语嫣,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真的假的?”
    “那男的自己说的,能有假么?他说他女朋友青儿1年前自杀了,他不想再呆在这个伤心之地,所以低价把房子卖了。天哪!我这个笨蛋、傻瓜!以为捡了个大便宜,谁知道…啊!!!”
    “好啦!别发疯了!”那女人发疯之前通常有前兆的,这个情况下再不制止我也得发疯,“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把那男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去见见他。”
    “你…你要干嘛啊?”
    “入虎穴,掏虎崽儿啊!你以为我找他喝咖啡聊天呢?我得把事情弄清楚,我觉得他在撒谎!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没理由啊!”
    “呵呵,老宋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袖手旁观的。”她笑得比哭的还难听,根本没听见我后面说了什么,“告诉他我要退房!我要退房!!我要…”
    “够啦!真是讨厌!你复读机啊?退房的钱够你再买房子的吗?”
    “只够…买半个。”语嫣顿时泄了气,“可是总比个凶宅强吧?”
    “没搞清状况前不要乱讲话,人还没死呢什么凶宅?”我边把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放包里边说,“先在我这儿住着,这是钥匙。冰箱里刚添满吃的,面包是早上烤的,早起揣点儿吃的再去上班。好了我走了。”

    花园小区C座201…朱青青…那则报道证实了我的猜测,青儿她真的…­
    “青儿!你错怪了我!我没有背叛过你…没有!青儿…”那个男人突然站起来大声说,之后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赌气,不解释清楚就走…”­
    “青儿,我把他给你带回来了!如果你还在,出来见见他好吗?”­
    这时于嫣已经缓过神儿了,她哆哆嗦嗦走过来搂住我的腰,小声说,她…她已经走了。你们没回来…她就走了…­
    “你都看到什么了?”我问于嫣。­
    “我一个人呆着无聊,正要给你打电话,门开了。我还以为是你回来了,却发现没人进来。可是我感觉到有人在房间里走动,还闻到一股香水味儿,和我家浴室那味道一样。后来我看到…看到角落里的那个旧报纸箱在动,像是有人在翻报纸,再后来,就…就看见有一份报纸掉下来了。我好奇来着,过去捡起来看,看到那个恐怖的画面…吓死我了!再仔细一看,天!怎么那么像我家浴室?一看文章,妈呀!!!我赶紧跑过去给你打电话,打到一半,感觉她在向我走过来,我快要吓死了!她走过来摁断了我电话,然后就带上门走了。再然后…就看见你回来了…”
    “走,快跟我走!”我拉起地上那个男人往外走去。­
    “你们要去哪里?”于嫣急道。­
    “去你家,你也一起去!”­
    我们一行三人匆匆赶到于嫣家,摁了许久门玲,无人应。­
    “于嫣!拿钥匙开门!”­
    “你、你开…”于嫣躲在我身后,把钥匙塞给我。我连忙打开门。
    “青儿!青儿!我回来了!我知道你不甘心,我知道你在等我给你一个解释…”那个叫森的男子一进门就疯了似的到处找寻,终究一无所获。他似喜似悲,非哭非笑地呆坐在门口。­
    后来我再没见过青儿,这个莫名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孩儿,就这样神秘消失了。
    曾经看过一部灵异小说,说一个人死了之后,在不知道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情况下,他会以一种特殊的形体存在。他能看见所有人和事物,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一旦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如果没有强烈的怨念和必须活下去的决心,便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我想青儿一定还在这个世上,因为她还有未了的心愿,她还需要一个解释。也许此刻她正躲在某个无光的角落,以一种若有若无的形体,安静而温柔地看着那个叫森的男子。­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家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79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