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楼上,高跟鞋,诱惑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414阅

    阿辉是一名普通的屌丝小白领,单身,男,27岁。白天工作无所事事,天天YY,想着在哪能碰到艳遇,让他这个小屌丝能够真正享一把艳福,哪怕是小小的一次也成。阿辉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简单又单调的生活。
    一天,阿辉的房东找上门来,说要涨价,而且房租提高了2倍。阿辉痛苦的跟房东来了一场苦肉计,说这,求那,都不行。看来房东真是铁了心要赶他走了,阿辉无奈只好搬了出来。他在同事家借宿了几夜,后来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就提议要出去找房子。后来同事给他介绍一个房子,在某小区,既便宜,楼层又好,地点离公司也不算远,阿辉很高兴的就去看了房子,基本满意,楼层总共六层高,他住在第五层,边上是菜市场,楼是旧了点,可还算干净,就这样,阿辉兴奋的交了房租,第二天就搬了进来。
    故事就发生在阿辉搬进这所房子的日子里……
    有一天,阿辉下班回家,当走到楼道口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位靓丽美女,阿辉抬头看了一眼,当时就呆在那动弹不得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美女看。只见这位美丽的女人,年龄大概30左右,身材苗条、性感、长发披肩、穿了一件红色的短裙,短裙下面是两条又白又结实的大腿,阿辉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最后落在了美女的脸上,诱人的嘴唇、大大的眼睛,精致可爱的脸蛋。阿辉心里突然迸发出一个声音“真的是天使啊,是天上落下人间的性感美女啊”。阿辉傻傻的站在那里,当美女走过他的时候,风吹了起来,女人的长发飘落在阿辉的脸上,阿辉好像不经意间看到了女人在对着他笑,这时阿辉心底又发出一个声音“好香啊!她好像在对我笑,太美了,太可爱了”。就这样,当那位美女已经消失在小区路口的时候,阿辉才反应过来。转过头,看到美女已经消失了,他嘿嘿的一阵傻笑,然后径直的回了家。
    阿辉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逐渐黑了,他简单把家里收拾收拾,做了点泡面,简单的吃了一口。吃完饭无聊的看了会电视,电视节目真的很蛋疼,全是广告,除了广告,就没有点精彩的节目,看到一半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下午在楼下惊艳的一幕,美女走过他的身边,长发拂过她的脸暇,无意间看到了女人的微笑,是,确实在对着他笑,笑容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动人,那么的可爱,阿辉在梦中伸手想要抓女人的手,可是怎么也抓不到,阿辉看着女人的微笑,陶醉了,当看到了女人离他越来越远时,阿辉大声的喊出了声音“你不要走,等等我。。。”就在阿辉喊出声的时候,他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阿辉醒来摸了摸嘴角郁闷懒散的说:“我晕,怎么流口水了,真丢人,不过,那女人真的太美了,有机会认识一下就好了,呵呵...”。阿辉反手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喂,谁呀?打扰我的好梦。”“喂,阿辉,靠,你就知道睡觉,天天做春梦,哥们都在某某饭店呢,你要不要来?”阿辉一听是王强,大声的说:“你妹,谁说我天天做春梦了,你们什么时候一起聚的,也不早给我打电话,我这才吃的泡面,你们真不够朋友。”“靠,你来不来?你不来我们可该喝喝,该吃吃啦。不来,你可别后悔!”“喂喂,我去,我去还不行吗,等等我,马上就来”。阿辉快速穿好衣服,拿着手机撒丫的跑下了楼。
    时针指向午夜12点。阿辉晃晃荡荡的回到了家,脱去脏兮兮的外衣,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准备倒头睡觉。可是,当她坐到沙发上准备抽根烟的时候,耳朵里传来了,“嗒嗒嗒...嗒...”高跟鞋踩在楼梯水泥台阶上的声音,阿辉脑袋里又想起了那位美丽的女人,心里想“该不会是美女回来了吧,这么晚,她怎么才回来,是不是去了夜店?嘿嘿”就在阿辉YY的时候,听到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阿辉心想“哇,原来美女住在我的楼上,嘿嘿,这回好了,天天晚上就不用无聊了,天天想着美女,我也可以做一个美好的美梦啦。嘿嘿。”

    一夜无话,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几天,一天早上,阿辉像往常一样起早吃了碗泡面就急冲冲的下楼上班去了。当天夜里,阿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和往常的一样,无聊的看了会电视,时针在慢慢的走着,不一会又到了午夜,阿辉一看表,心理想“昨晚美女半夜回来的,看来她的工作不一般,每天都是半夜回家,不知道美女回到家会做些什么?我要不要去偷偷看看?嘿嘿”当阿辉有了这个想法,心里就像小兔子一样跳个不停。于是,阿辉外衣都没穿,蹑手蹑脚的偷偷来到了楼上女人的家门口,俯下身去,透过门镜往里面瞧去(阿辉住的小区哪都好,唯独门镜开发商用的是最便宜的,里外都能看到,有的房主太吝啬,也没更换,就这样,给阿辉占了便宜)。阿辉透过门镜看到,心中女神走到了客厅里,脱下外衣,背对着他,拉来裙子的拉链,一点点的褪去长裙,露出了她那迷人美丽性感的身体,阿辉这时全身僵硬,瞳孔充血,眼睛直直的盯着美女的背影,不一会他感觉到鼻子有液体流出,他摸了摸,居然是鼻血。阿辉心想“哇。好美,真性感!要是转过身就好了,嘿嘿!转过来,快转过来,太激动了,鼻血都流出来了,哈哈。今天可要大饱眼福了”就这样。阿辉傻傻的看了一会,心里还激动的想着。脱。脱。脱。快脱啊。可是女人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意图,转身走入了卫生间,只听见哗哗的水声,阿辉等了好久也不见女人出来。就失落的走回了家。到了家里,阿辉激动的凌晨4点才睡着。“铃铃。。。。。。。铃”闹钟想了起来,阿辉被铃声吵醒,惊的坐了起来,一看表,“不好!要迟到了,我晕,今天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去晚了,会被领导骂的。”阿辉急急的脸也没洗,早饭也没吃,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阿辉每晚都会听到女人高跟鞋踩在水泥楼梯上楼嗒嗒嗒……的声音,他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偷偷的来到女人的房门前,像往常一样做着那猥琐龌蹉的偷窥行为。
    当有一天早上阿辉拖着懒懒的身躯走到了办公室,朋友王强“啪”的一下,拍到了阿辉的肩膀上,给阿辉下了一跳。“强子,你干嘛?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王强嘿嘿的傻笑说:“阿辉,你小子是不是每夜都出去快活啊?看你小子这身体,一天比一天瘦,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你再这么下去,你小子不得精尽人亡啊?”阿辉白了王强一眼“去你小子的,你才会精尽人亡呢,我挺好的,也许是天天晚上打游戏玩的太晚了吧,睡不好觉,才会这样。过几天我就好了,继续生龙活虎的修理你小子,哼!”王强听了哈哈笑着说:“靠,你小子就知道玩,早晚有一天累死你,那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你小子天天多想着工作吧,看!你的业绩表,直线的下降啊,你小子有的挨骂了,小心领导批死你啊”。阿辉看着王强递过来的业绩表,表情痛苦哀怨的说:“完了,这下完了,看来是躲不过领导的痛批了,看来我以后不能总熬夜玩游戏了,真对不起领导对我的努力栽培啊”王强坏笑的说:“嘿嘿,去吧。张总正等着你呢。小心点。”王强转身笑着走了。阿辉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也转身走入张总的办公室。经过了近2个小时的痛批中,阿辉疲惫的走出了张总的办公室,低着头,走回了自己办公桌前,当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他发出一声憋了很久“舒服”的声音。阿辉心里想“这晚上看来不能总偷窥楼上的美女了,我有点熬不住了,天天就是那点事,总是看到背影,从来就没再多脱一件,害得我天天做梦都想看到她的正面,哎……痛苦啊!”。

    当天晚上,指针滴滴答答的又到了12点。阿辉习惯性等待着高跟鞋的声音。可是等了很久,居然没听到一丝声响。阿辉可是心急如焚啊,心里想“怎么了?今天怎么她没回来?还是提前回来了?怎么没有声音了?”阿辉怀着好奇的心,推开门,又来到了女人的门前,当阿辉趴着门镜往里看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脾气暴躁的对着女人喊“以后别叫我来,也别联系我,我俩以后再没有一点关系,我老婆都知道咱俩的事,孩子都对我生份了。以后我俩一了百了吧”接着传来女人痛苦的喊声,声音中带着哭腔“不行,你做过的事难道就一点都不负责吗?你不说你爱我吗?你不说要娶我吗?现在居然要跟我分手,不行。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人,我没有你,不行!”“别跟我说这些,我已经不爱你了,以后别总缠着我!”“你,你怎么这么狠?你要是离开我,我就死给你看,别逼我!”男人哈哈大笑着大声的说“你去死啊,你去死给我看,以后别再缠着我,你死不死跟我没关系,好了,我走了,别再给我打电话,这是10万元钱,算给你的补偿费,以后我俩没关系。”男人说完大步的奔门口走了过来。阿辉看男人要出来,急忙的跑到了自己的家门口,装作若无其事,打开门进到了屋里。当他关门的时候。听到外面“咣”的一声,铁门重重的关上了,然后出现了男人沉重的脚步声。阿辉等了10几分钟,趴在门上听了会,外面没有声音了,他才敢开门走出来,他又偷偷的来到女人的门前。阿辉扒在门镜上往里瞧着,他看到女人背对着他,坐在床上,肩膀不住的颤抖,阿辉好像听到了女人在哭,哭声一阵阵的,哭声仿佛随着他的心脏在一下下的跳动。阿辉呆呆的看着女人的背影,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丝伤感,心想:“哎。。可怜的女人!该死的男人!为什么往往感情背后受伤的总是女人?爱情真TM不公平!”当阿辉落入对感情观大大鄙视沉思中的时候。突然,女人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该死,你该死,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确抛弃了我,等我做了鬼,我要报仇,我要杀死你。。。”随着“噗!”的一声响起,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阿辉被女人的大叫吓了一跳。阿辉猛然定了定神,继续向门里瞧去,另阿辉惊恐的一幕发生了,女人的身体慢慢倒下,仰面慢慢的倒在了床上。这时,阿辉首先看到了女人胸口,胸口心脏位置插着一把被鲜血染红的水果刀,血顺着女人的胸口慢慢流淌下来,染红了女人洁白的衣服,慢慢流淌到床单上,鲜红的颜色慢慢流淌了一滩,那血好像一张美丽港湾,里面沉静着女人的灵魂。这时惊的阿辉半天没反应过来,阿辉眼睛慢慢从胸口移到女人的脸上,“啊!”阿辉吓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女人的脸因痛苦慢慢的扭曲,美丽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绝望、挣扎、惊恐、愤怒的表情,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在瞪着阿辉。阿辉转目移到女人的嘴角,她仿佛在笑,那种笑无法用语言形容,她仿佛在嘲笑阿辉往日来在她门口做的猥琐举动,最后只是看到了她的背影,也仿佛从那眼神中像是对着阿辉痛苦的述说她的悲伤往事,她愤怒、她痛苦、她挣扎、她悲伤!阿辉最后从惊呆中反应过来,他想把门打开,救女人一命,他用手大力的拽了拽门,门是锁住的,他无功而返,阿辉用尽吃奶的力气也没拽开那道他无法逾越的铁门。阿辉这时才想起来报警,他想这时只有警察才能破开这道铁门,救活他心中美丽的女神。阿辉快步跑到家,拿起电话刚要拨打报警电话,他这时停住了按在键盘上的手指。他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告诉他:“你报了警,警察来了,你怎么说?你难道会说你经常偷窥那美丽的女人,然后突然看到了她在自杀,警察会信吗?反过来,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是偷窥狂、色魔、变态。到时候,你该怎么办,你百口莫辩啊。”阿辉呆了一呆,慢慢痛苦的放下电话,阿辉心里真的很想马上报警,去救救那可怜的女人,可是他心自私的告诉他不能这么做。这晚,阿辉在痛苦与失眠中度过了他这一生最难熬的一夜。

    第二天,阿辉起床时感觉头疼欲裂,很难受,自己仿佛被抽空了灵魂,身体软软的,使不出一点力气。阿辉这天没上班,自己在家发了一天呆,他的眼神像个呆子。阿辉后悔了,后悔昨晚没第一时间报警,或许那女人还能有一丝奇迹被救活。阿辉捂着头痛苦的倒在沙发上,眼泪随着他的眼角流淌下来。阿辉对着自己自言自语“我怎么这么自私,因为怕被别人说自己是偷窥狂、色魔,怕被冤枉女人自杀的事跟自己有关,就把救活一个鲜活生命的机会错过了,我真窝囊,我真自私,我真该死!”阿辉就这样,在痛苦自责中慢慢睡了过去。时针在一圈圈的转动,秒针滴答滴答的响着,“嗒嗒..嗒..嗒嗒……”阿辉被一阵莫名的声音吵醒,阿辉慢慢的醒了过来,心里想“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好像经常听到。”“啊!这是高跟鞋的声音,这是高跟鞋踩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怎么会?她不是死去了吗?怎么还会有这种声音?我是不是听错了?”阿辉惊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阿辉的身体紧张的绷直在那,僵硬的身躯使他不能动弹分毫,这也许是惊吓过度的表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了,阿辉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知觉,软软的像一滩烂泥,躺倒在沙发上。阿辉心里真的很怕,这时候阿辉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一个恐怖的画面,女人痛苦的表情,胸口的水果刀,鲜红的血,嘴角那一抹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微笑,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快速的旋转着,像电影似的一遍遍在阿辉的脑海中放映着。阿辉感觉很冷,他颤抖的用双手抱紧了膝盖,将身体蜷缩在一起,使自己能够感觉暖和些,尽量让自己放松心态,能让自己感觉自己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时针在走着,秒针也在不停地滴答滴答想着,一个漫漫长夜就这样过去了。
    事情好像不是阿辉想象的那般样子,时间在流逝,太阳像往常一样东方升起、西方落下,月亮也像设定的程序一样,升起,落下。几天来,阿辉瘦了,他的精神在过度紧张中,把自己折磨的像个疯子,头发几天没洗,乱乱的,衣服也发出很浓重的汗臭味。家里变的很脏、很乱,泡面包装盒和一些食品包装袋堆的到处都是。阿辉斜靠在沙发上,无力的伸手想要去拿杯子,当杯子刚拿在手中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阿辉被这一声铃声吓的惊恐的松开了手,紧接着双手抱住头,任由杯子滑落在地上,热水撒在地上到处都是。阿辉不敢接电话,因为阿辉仿佛看到了地上的水变成了一滩鲜红色的血,女人痛苦的脸在血水中挣扎,这时吓的阿辉全身哆嗦着躲在沙发的一角,显得孤零零的很无助。电话铃声还在大声的响着,阿辉慢慢的伸出手拿过电话,按下接听键,这时电话里传来了王强愤怒咆哮的声音:“我靠,阿辉,你这几天死哪去了?也看不到你的人影,电话你也不接,你知不知道兄弟几个担心死你了,真怕你出现了什么事。还有,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工作没了,老总已经通知人事部把你的名字划去了,你被炒鱿鱼了。你TM怎么这几天像消失了一样,找也找不到你,你去哪了?是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事?你要有事就跟哥们说一声,哥们速到,必当两肋插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王强在那大义凛然的说着。这时电话里传来阿辉颤抖的声音,显得很无助、很衰弱:“强子啊,我,,我没事,我挺好的,工作没了就没了吧,反正我也不想干了。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等有事我再给你打电话了,告诉兄弟们不要担心我。好了,我这边电话快没电了,我不跟你说了。”啪,阿辉挂上了电话,把电话随手扔在了茶几上。“喂…喂…阿辉……?我靠。你妹的,居然挂我电话,我还没讲完。妈的!”王强在那边大声诅咒阿辉一个遍。这时阿辉颤抖着瞧了一眼刚撒在地上的水,偷偷的瞧了过去。水,还是水,还是那么清澈透明,还是那么的温润,还是那么的纯洁,像女人生前的脸,那么的美丽、可爱。阿辉将沉重的心放了下去,把杯子重新拿起来,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下去。

    阿辉这些天根本没睡几个小时的安稳觉,因为他一睡觉,就会做同样一个噩梦,脑海中会出现那晚恐怖的画面,这个噩梦彻底的把他一个堂堂男子汉熬成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当听到时针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阿辉转头看向时钟,指针准确的指向午夜12点。又是12点,阿辉吓了一跳,他已经对这午夜12点折磨的产生了极度恐惧。因为,他每当12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他就会听到门外有高跟鞋踩在楼梯板上的声音,那踩在水泥地上发出的特有声音“嗒..嗒..嗒嗒...”这声音在阿辉耳朵里一遍一遍的响着。阿辉听着这噩梦12点的钟声,痛苦的挣扎,双手抱着头,无助的在屋子里撞来撞去,撞的满身是伤痕,最后一不留神,被椅子绊倒在地上,阿辉在倒下的一刻,头不经意间撞上了茶几。5分钟后,阿辉慢慢的醒来,突然间心里有个疑问出现在了。阿辉突然想起“女人不是自杀了吗?怎么会有高跟鞋的声音?还有,这么大的事,警察也没来,邻居也没张扬,好像这个女人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没出现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画面都是我的幻想?难道我在做梦?不会呀,我那天明明看到了她自杀了,那扭曲的脸,还有那一抹诡异的微笑,都是那么的真实,怎么会?不行,我要去看看,我要去亲自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兴许真的是一场噩梦,女人没死,那么美丽的女人怎么会自杀呢?她是那么的年轻,漂亮,充满朝气。不会的,不会的,女人没死!”随着阿辉这个疑问的慢慢展开,阿辉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他快速站了起来,鞋都没穿,奔着门口跑去。就在这时!“叮咚。。叮咚”门铃响了。阿辉吓了一跳,喊了一声“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好!有人在家吗?我是楼上的邻居,我的钥匙忘在我男朋友家里了,电话也没电了,可否借一下你家的电话,我给我男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来我家顺便把备用钥匙给我带来。”门外传来楼上女人玲珑般的声音。阿辉心想:“难道女人真的没有自杀,我真的在做梦?哎……我这个大笨蛋,真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整天自己折磨自己。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这个讨厌的噩梦终于结束了。”阿辉回过心神,温柔的回答“哦。好的,等等啊,我穿件衣服,马上就来。”阿辉高兴的穿了一件睡衣,快步跑到门口,伸手拉开门。当阿辉拉开门后他看到了女人那美丽,充满朝气的脸,那让他魂牵梦绕的曲线,还有那两条世间少有的大腿。阿辉似乎又回到了以往在女人家门前偷窥时的样子。眼睛定定的看着美女,嘴角露出玩味坏坏的笑容。“哎。帅哥,你怎么了?怎么发呆?我身上有脏东西吗?”阿辉这才又回到了现实,笑着说“啊,哈哈。没。没事。我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思想总是不集中,见笑了,见笑了。快,请进吧,我给你拿电话,呵呵。”女人莞尔一笑,闪身进到了屋里,就这样随意的站在了门口,门自然的又关上了。阿辉笑呵呵的说“你等一下啊,我的电话快没电了。我给你拿块新电池,然后你喜欢跟你男朋友聊多久就聊多久。就当我听不到吧。呵呵。”说完,阿辉快步跑到了屋内,去取备用电池。女人呵呵的笑。说:“帅哥,你还装作听不到,除非你背过身去,双手堵住耳朵,我才相信你,你真有趣。呵呵。”阿辉拿出备用电池,给手机换上,把手机递给了女人。“给你,手机破了点,不过挺好用的,声音很清晰,而且这块电池很抗用,你聊吧。我背过身去,堵住耳朵,呵呵。”“呵呵。我就是说说,不要那么认真的。我只是让男朋友过来给我送钥匙。又没有别的。”阿辉笑而不语,真的转过身去,双手堵住了耳朵,装作听不到的样子。女人拿过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过了5分钟,阿辉有点忍耐不住了,心想“这……这……真聊那么久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我怎么像电灯泡似的站在这,真是怪怪的。”这时阿辉慢慢的想转过身去,想跟女人开个玩笑。突然!他的背后响起了一声女人愤怒的大叫“该死,你该死,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确抛弃了我,等我做了鬼,我要报仇,我要杀死你……”阿辉被这一声大叫吓了一跳,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那晚的情景,阿辉快速转过身,想证实一下是不是又在做梦。当阿辉转过身的一刻,阿辉看到了一个让他终身难忘的画面。女人痛苦扭曲的脸,长长的头发披下来,胸口那被血水染红的水果刀,鲜血顺着水果刀捅进去的伤口处流淌下来,染红了女人的衣服,一滴滴的流淌到地板上,还有女人那一抹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笑挂在女人的嘴边。阿辉惊呆住了,应该说是惊吓过度,身体僵硬,脑袋里一片空白,影响了视觉、听觉、身体的支配,呆呆的站立在那里,恐惧的看着女人。女人双眼瞪着阿辉,血从她的嘴里渗出来,慢慢的女人大笑了起来,声嘶力竭的说“哈哈。你们这些男人,都该死。都该死。你们都不是好东西,我好恨。我好恨。男人抛弃了我。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们男人的错。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伴随着女人的狂笑。阿辉醒转了过来,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阿辉怒瞪着女人大声的说:“抛弃你的不是我。是你的男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报仇?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害我。我又没害你。”阿辉说完。女人呵呵的又笑了:“呵呵。你们这些男人不是好东西,都好色,你不是很喜欢趴在我门前,偷看我脱衣服吗?你们一样好色,你们一样都不是好人。一样都不是好东西,你不是喜欢看吗?来呀,过来呀,抱着我,我让你看个够。哈哈哈哈!”女人疯狂的大笑着,哪有往日的美丽,现在呈现在阿辉面前的是一个充满仇恨愤怒的女鬼,那狰狞的面孔,那眼球快跳出眼眶的眼睛,那满是鲜血的嘴,就这样在阿辉面前显露了出来。阿辉吓傻了,这回是真的吓傻了,因为他心底不想说出的猥琐事,原来女人都知道。我偷窥,我变态,我是色魔,这些词语,都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响着。阿辉呆滞的眼神看着女鬼,女鬼疯狂的大笑,双手高高的抬了起来,冲向阿辉,阿辉想动,可是,身体僵硬的一丝都动不了。任由女人冲到他的身边,沾满鲜血的双手掐在了他的咽喉。阿辉痛苦的表情随着女人用力慢慢改变,变的痛苦,扭曲,嘴角也慢慢渗出了鲜血,想喊也喊不出来。就这样,阿辉眼前一黑,身体无力的晕死了过去。

    太阳升起落下,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早晨的阳光通过窗户射进了屋内。阿辉趟在病床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阿强。阿强看到了阿辉醒来,惊喜的大叫,“医生,医生,我兄弟醒了。快来看看他。”阿强兴奋的大叫。阿辉想试着张开嘴询问阿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这些天的精神太紧张了,经过那恐怖的一幕,让他短时间支配不了任何精神意志,说话都很费劲。阿辉慢慢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阿。阿强。是你吗?我这是在哪里?”阿强转过头侧耳听到了阿辉的问话。小声的说“辉!是我,我是阿强!你在医院里,你已经昏迷半个多月了,担心死我了。”“阿。阿。阿强。我到底怎么了?我不是死了吗?我感觉我做了一场梦,梦里黑黑的,好像有个女人在对着我笑,我想跟她说话,可是我张不开口,最后我看到了女人脸慢慢的扭曲,慢慢的变形,嘴角流出鲜血,胸口还插着一把水果刀,最后她向我冲过来,想掐死我。最后我就不记得了”阿强整理整理思绪慢慢的对阿辉说:“阿辉。你先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再跟你说。”“不。不要。。阿强。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阿强左思右想最后下定决心似的说“辉,你现在得的病,医生说是一种精神疾病,跟精神分裂有关,原因是你长时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跟外人接触,精神压力过大,产生幻想,使你精神完全分裂,产生了强烈的精神错乱,最后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至于你说的女人,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个傻小子,有我们这些兄弟,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屋里那么久,最后把自己搞成这样,哎。。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快点好起来吧,我们等着跟你喝酒呢。”阿辉听完,慢慢点了点头,想要说些什么,又感到一阵眩晕,睡了过去。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阿辉像往常一样来到了他所居住的楼下,阳光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想抽烟,他一拍兜,发现烟没了,他就急急的跑到单元楼下的便利店。“大爷,我要买包烟,就这种,给我拿一包。”阿辉指了指柜台里摆放的香烟。便利店是一对老夫妻开的,退休了没事干,儿子就给开了一家这样的小便利店,老两口人很好,很热情,很喜欢跟别人聊天,这里的住户都很喜欢到这里来闲聊,阿辉也慢慢跟他们混熟了。“哎!来了,哦,原来是阿辉啊,看你今天心情不错,这是要去哪啊?怎么前几天你好像消失了似的,看不到你了。我跟我老伴还以为你搬走了呢,呵呵”老大爷微笑着看着阿辉。阿辉笑着跟老大爷打招呼,说“大爷,我前几天有病住院了,我又找了份新工作,这是要去上班呢,呵呵。”老大爷回身给阿辉拿过烟,对阿辉道“看你小子以前身体挺强壮的,现在瘦了好多,哎!年轻人啊,就是知道折腾,不像我们老头子身子骨不行啦。”阿辉笑呵呵的说“大爷,你看你说的,你现在身子骨看上去很硬朗,能活到98,呵呵。”阿辉点上烟,吐了一个烟圈,突然脑海里又浮现出女人那美丽的容颜。阿辉随口问了句“大爷,我问你一个事呗,我所住的单元六楼,是不是有一位漂亮的女人住在哪里啊?我前段时间总听到半夜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阿辉只是随便问问,没敢说他藏在心里那YY的想法。大爷听阿辉说完,脸上露出了可惜的表情。缓缓张开嘴对着阿辉说“小伙子,你楼上在你没搬来的时候,是住着一位可爱的小姑娘,那小姑娘长得很俊,很漂亮,好像跟你年岁相仿。但是,在不久后,突然有一天,警察来到我这里,问那小姑娘的事情,这我才知道,那小姑娘因为感情事没处理好,最后自杀了。太可惜了,听说她喜欢上了一个比她大很多的男人,后来才知道男人有家室,但那小姑娘很爱那个男的,也就这么将就着在一起了。最后,听警察说,那个男的媳妇知道了这回事,用孩子逼着男人放弃了跟那小姑娘来往,那小姑娘受不了刺激,就自杀了,好像是用水果刀捅进心脏死的,听说死的时候样子很痛苦,挺惨的,警察看到了都吓的一时不敢上前,最后法医来了,确定了是自杀,让几个胆大的警察给送到了警队的太平间。最后事情我也不清楚了,那间屋子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很久没人住了,你半夜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也许是邻居吧。呵呵,或者你听错了。”阿辉听完老大爷的叙述,呆呆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心想难道自己真的是做了一场梦。或者,自己真的碰到鬼了?那高跟鞋的声音太真实了。阿辉转念一想,“哎。不想了。反正是我的幻觉,医生都说我精神上受过很严重的分裂。现在好了,我也找到新工作了,该为我的明天奋斗了”阿辉微微一笑,对着老大爷挥了挥手,转身道“大爷,我没事。好像是我的幻听吧。呵呵。我走了,上班去,有空我再找你聊天啊。”阿辉转身急冲冲的走了,当走到小区路口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转头对着他所住的单元六楼看去,模糊中,他好像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在对着他笑,笑容从美丽边的狰狞,嘴角流着鲜红血……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