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家庭灵异>内容详情页~

阴森老宅

更新于 2015-03-16_14:39:00  299阅

    楔子
    下午时,车终于停在了逶迤泥泞的山路边,林青第一个下了车。踏着松软的泥土,呼吸着田间充满油菜籽清香的空气,他觉得自己快要醉了。眺目望去,他看到站在山梁上的姨妈,正向他挥手示意。紧接着,周碧与周宇两姐弟也下了车。周碧是个漂亮的姑娘,周宇刚考上大学,这次乡村之旅,他硬是缠着要和姐姐姐夫一起来玩。
    他们慢慢爬上山梁,来到姨妈身前。这是林青婚后第一次带着妻子与妻弟回老家,自从九年前,他考上大学离开了这个叫野猪寨的山村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此时再见到姨妈,她已是苍老得满头白发。姨妈怀里,抱着一只小猪,灰色的毛发梳得很整齐,浑身也没有一点异味。大概是姨妈一个人蜗居山村之中很是寂寞,也没有人和她聊天,所以她才养了一只小猪来当作宠物吧。林青在心中如此揣测。
    林青急忙向姨妈介绍自己的妻子周碧,以及周碧的弟弟周宇。姨妈捋了捋小猪背上的毛发,小猪的拱嘴里,顿时发出舒服的嗯嗯声。姨妈和蔼地对林青周碧周宇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到这么偏僻村子里来看望我这个老太婆,真是难为你们了。快到家里去吧,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饭菜。"
    姨妈走在前面,快步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山脊走去。年愈七十的姨妈,身体甚是健康,在山麓上也依然是健步如飞。
    她住在山脊的一处两层楼高的老宅里,宅子旁栽满了挺拔的杉树,屋前还有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上面开满各色的鲜花,美丽的蝴蝶萦绕其中,煞是妖娆。当周碧看到眼前的一幕时,禁不住发出惊叹:"呀!这可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啊!"
    周宇刚满十八岁,对山村的景致很是好奇。他指着大宅后远处的山峰,问:"林哥,山里有山洞吗?我真想去探探险。"
    姨妈转过身来,抱着温顺的小猪,笑意盎然地说:"山里有很多很多山洞的,但是你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去探险。那些洞子,很多都从来没有人去过的,根本不知道有多深,进去了很容易迷路,说不定就再也出不来了。"
    听了这话,周宇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林青连忙说:"小宇,别怕。有几个山洞我小时候钻过,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玩。洞子里有你从来没见过的石笋、石钟乳,洞里还有暗河,河里的鱼好吃极了,肉特别嫩……"这话说得让周宇的口水都快要滑出来了。
    言语之间,四个人已经走到了大宅前。姨妈打开门锁,屋里黑黢黢的,仿如一张野兽的嘴。

    第一节:初入大宅
    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摆在桌上。清炒竹笋、凉拌鱼腥草、水煮南瓜、麻婆豆腐、蘑菇汤……满鼻香气。
    周碧拾起筷子,正准备吃的时候,周宇突然皱着眉头对她说:"姐姐,怎么全是素菜啊?"
    姨妈听了这话,不好意思地说:"哎呀,真是对不起,我年纪大了,肠胃不好,不能吃荤菜,所以今天准备的全是素菜。别介意啊,明天我就去寨子里买肉,给你们弄点好吃的。"
    周碧瞪了一眼周宇,责怪他口无遮拦。她连忙对老人说:"姨妈,没关系的。我们平时在家里大鱼大肉吃多了,现在吃点小菜,也正好清清胃口。素菜,更环保,更健康嘛。"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一顿简单的素食小餐,边吃边聊,倒也其乐融融。吃过饭,天已经快黑了。姨妈抱着小猪,为他们在大宅的二楼上安排好了客房。姨妈也住在二楼,她对林青说:"小林子啊,我这宅子拉了电的,也买了电视,可惜在山里收不到电视信号,所以成了摆设。天黑了,这里也没什么好娱乐的,你们早点休息吧。"
    林青笑着说:"姨妈,下次我再回来的时候,送你一个卫星锅盖。到时候,只要安上了锅盖,您想看什么节目,就看得到什么节目。"
    "真的?"姨妈欣喜地问到。林青点了点头。要是早知道姨妈这里需要卫星锅盖,他这次就一定会带一个回来的。要知道,在繁华的都市里,他怎么都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副总,这点小事还是办得到的。尽管在很多人眼里,他能爬上这么一个高位,全托了周碧父亲是公司董事长的福。
    姨妈正要出门,周碧突然说:"姨妈,您这里有针线吗?上山的时候,林青的衣裳被树枝划破了,我想帮他补了补。"
    姨妈愣了愣,说:"哦,小林子,你把衣裳脱下来给我吧,我帮你缝。"
    "不用了吧?"林青正要推脱,但姨妈已经走了过来,伸手捏住林青外衣的衣角,仔细看了起来。无奈,林青只好褪下外衣,递给了姨妈。
    姨妈接过衣裳,打开自己的房门,把小猪放到地上,关上了门。然后一个人拎着衣裳下了楼。
    关上了客房的门,林青看了看房间。屋里有一张收拾得很干净的大床,两侧床边各有一个床头柜,抽屉有些变形,已经拉不开了。奇怪的是,床与柜子的四个角,都包上了一层厚厚的布,或许是姨妈担心床角撞到人吧?她是个很细心的老人。
    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周碧忽然说:"林青,我想吃苹果。你帮我削一只吧。"

    林青坐起来,耸耸肩膀,说:"我又没有水果刀,怎么帮你削啊?你不能连皮一起吃吗?"
    周碧瞪了一眼,说:"苹果皮上残留有农药,一定得削皮吃的。你找姨妈要把水果刀吧。"她这话刚一说完,就听到屋外响起蹒跚的脚步声。大概是姨妈缝好衣裳上了楼吧。紧接着,姨妈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唉……"林青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不麻烦姨妈她老人家了。我到楼下去找把水果刀吧。厨房里一定有的。"
    拉开房门,林青担心惊动姨妈,于是蹑手蹑脚下了楼。但是奇怪的是,姨妈家的厨房里,连把菜刀都没有,更别说水果刀了。一定是姨妈把刀具都收好了吧。
    无奈之下,林青只好在水龙头前,把那只苹果洗了又洗,几乎快要把皮都洗破了。希望这样做了之后,周碧可以满意。
    林青走出厨房,才看到客厅桌子的一只抽屉是开着的。抽屉里,放着几个包裹密实的布包。林青有点好奇,不知道布包里放了什么东西。他打开一看,原来布包里包着的一把剪刀,还有几根锋利的针。剪刀和针为什么要拿布包得那么严实呢?虽然林青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也知道姨妈向来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所以他赶紧把布包包裹好,放回了抽屉。
    当他刚上了楼,正准备伸手去推客房房门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他身后伸了过来,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苹果。回过头来,他看到了正嬉皮笑脸的周宇。
    "呵,吓我一跳!"林青埋怨地说。
    周宇昂着头说:"林哥,从现在开始,这只苹果归我了!我正口渴呢!"
    林青笑了笑,说:"好吧,你拿去吧。不过,当心你姐明天揍你。"
    "她才不会揍我呢,她最疼我了。"周宇说到。
    那倒也是,老婆平日里最疼的就是自己的弟弟,这样一来,他也正好解了没找到水果刀的困,免得老婆又来唠叨。
    果然,回到屋里,周碧知道是弟弟抢走了苹果,什么也没说,就翻身睡觉了。
    周宇正准备上床的时候,忽然听到窗外一个炸雷,接着雨点就噼里啪啦落了下来。雨越下越大,因为年久失修,窗棂有些扭曲,关闭并不严实,所以当山风呼拉拉掠过的时候,窗户发出诡异刺耳的摩擦声。风声雨声混合在一起嘶吼着,仿佛窗外隐匿着一只凶猛的兽。
    这一夜,林青几乎没有合眼。

    第二节:恐怖的死亡事件
    接近凌晨的时候,林青才朦胧睡着。但没睡多久,他就被姨妈的敲门声惊醒。姨妈大声叫他们起床吃早饭,林青与周碧走出客房下了楼,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依然全是素菜,没有荤菜。
    不知怎么的,周宇并没下来,大概他还在梦周公吧。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天亮的时候就喜欢赖床不起。周碧努了努嘴,对林青说:"去,你去把弟弟叫下来吃饭!"林青故作顺从尖声尖气地答道:"喳,老佛爷,奴才遵命。"
    看着他这副太监样,周碧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
    上了楼,站在周宇的门前,林青叫了几声,都没人回答,他的心里不禁暗生疑窦。重重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反应。这家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还不起床?
    这时,姨妈上了楼。她看到林青焦急的模样,连忙说:"别着急了,年轻人嘛,都是这样的。想想你小时候,一样早晨喊不醒。干脆这样吧,我去拿钥匙,你进去叫他起来。"
    过了一会儿,姨妈拿来了钥匙。林青打开了门,一看到屋里的情形,立刻忍不住呕吐起来。
    周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遍地血污。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最可怕的是,他的手竟不翼而飞,肩膀处只有一处血红的洞口,鲜血已经凝固,变成乌黑的颜色。切口很整齐,像是被锋利的刀刃整体剁了下来。他的咽喉一片血肉模糊,在尸体旁,地上搁着啃了半个的苹果,皮已经削好了,苹果旁还有一把瑞士军刀,那是周宇心爱的玩物。
    "天哪!"姨妈一声哀恸的惨叫。接着,周碧也被他们的声音引上了楼。当她看到眼前这悲惨的一幕时,立刻晕倒在地上。
    林青抬起头,看到对面的一扇窗户,玻璃碎了,风正嘶吼着向里面灌进来。窗外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光溜溜的杉树,从树干跃到窗台上,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凶手一定是从这扇窗户偷偷潜入的,然后杀死了周宇!
    "姨妈,快告诉我电话在哪里?我要报警!"林青说到。姨妈将林青引到电话旁,听筒里却只传出"嘟嘟嘟"的盲音。一定是那个凶手在屋外某处割断了电话线!
    林青的手机也没有一点信号,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了。
    林青只好无奈地说:"姨妈,拜托您照顾好周碧,我下山开车报警去!"
    这时,周碧也正好悠悠醒转过来。她哭泣着说:"林青,我与你一起去!我不敢呆在这里……"
    姨妈也说道:"我也和你们一起去,我这么大年龄了,呆在这里,我怕心脏病会发作的。"
    下山的时候,林青问:"姨妈,究竟什么人会这么可怕,竟然会如此残忍地杀死夙无冤仇的周宇?"
    姨妈叹了一口气,声音颤抖地说:"大概是那个该死的山中魔怪吧……"
    "山中魔怪?那是什么东西?"林青有些恐惧地问。

    姨妈喃喃地说:"从三年前,这山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以杀人为乐的凶手,终日藏在山中密林里。每到雨夜,就会偷偷潜入村子里寻找猎物。当他选定一个受害人的时候,就会用凶残的手法杀死猎物,然后切掉一部分肢体。村民都在传说,山中魔怪是因为饥饿了,才来寻找猎物的。他切下肢体,就是为了带回密林里享用……"
    一想到周宇的胳膊会被那个变态的山中恶魔啃噬果腹,林青就忍不住浑身颤栗,瑟瑟发抖。
    半个小时后,他们下了山,却惊异地看到,四个车轮都被利器划破了,软绵绵地塌在地上,早已经没气了。姨妈哀伤地说:"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十天半月才会有一辆车经过……"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周碧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了。
    而林青却看着被划破的车轮,有些发愣,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猛然转过头来,说:"我们回大宅里去吧。在山村里有变态杀人狂,我们只有呆在家里才安全一点。"
    "可是,我们不能在屋里呆一辈子啊……"姨妈担忧地说。
    "我会沿着电话线的走向寻找被割断的地方,只要接好了电话线,我们就可以报警离开这里了!"林青答到。
    看来这是惟一的办法了。三个人只好沿着泥泞的山路,重新回到山脊的老宅中。
    刚一进门,他们就嗅到了更为浓郁的血腥味,正从楼上飘下来。
    "天哪,我的弟弟!"周碧一声惨叫。
    林青赶紧登登登跑上了二楼。客房中,周宇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此刻变得更加残缺不堪了。胸口多了一个血洞,心脏被掏了出来,只剩半颗,心脏上还有很明显的咬痕。很显然,趁着他们三人下山,那个凶手又回到了大宅,从窗户的破洞钻了进来,吃掉了周宇的半颗心脏!
    林青不愿意让眼前的这悲惨一幕被周碧看到,于是连忙转身去关门。可当他刚一转身,就看到周碧捂着嘴站在门外,眼中流淌出止不住的泪水,身体不停颤抖。林青赶紧说:"亲爱的,你别怕。我马上找木条把所有窗户都钉上。这样一来,即使那个凶手砸破了玻璃,也进不了大宅里。"
    周碧却歇斯底里地大声叫了起来:"不!不!不!我们根本没办法抵御山中魔怪的到来!我要离开这里!"
    "我们的车轮被划破了,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啊?"林青劝到。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要离开这里!就算走路,我也一刻不愿意留在这里!"周碧一边说,一边冲下了楼。在姨妈目瞪口呆的眼光中,周碧冲出了大宅。
    林青失魂落魄地走下楼,听到姨妈大声叫道:"林青,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周碧啊!你想让她成为山中魔怪的猎物吗?"
    听了这话,林青赶紧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大宅。

    第三节:她像风一样消失了
    一个小时后,林青回来了,但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小林子,周碧呢?"姨妈抱着温顺的小猪,关切地问到。
    林青一下子哭了起来。
    "怎么了?究竟怎么了?"
    林青望了一眼姨妈,然后抽泣着说:"周碧,她不见了!"
    一个小时前,林青冲出大宅后,并没看到周碧。他猜想,周碧一定是沿着山路下山去了。他快步向下山的山路跑了过去。山路很陡峭,转弯也很多。一侧是高耸入云的峭壁,一侧则是看不到底的悬崖。
    关心则乱,林青因为心中焦急,脚下也有些步履蹒跚。
    转过几个弯,他还是没看到周碧。直到他下到山脚的车边,依然没看到周碧的踪影。周碧就像一阵风一般,离奇地消失了。
    "也许,她一不小心失足摔下了悬崖……"林青难过地说到。
    "唉……"姨妈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小猪走出了大宅。
    "姨妈,您去哪里?"林青声音颤抖地问到。
    "我去找周碧。"姨妈回答。
    姨妈刚一走出大门,她怀里的小猪就轻声叫唤了一声。
    姨妈抚摸了一下小猪背上的灰色毛发,转过头,对林青说:"你知道吗?猪的嗅觉非常灵敏,比猎犬更好。它一定可以找到周碧的……"她把小猪放在了地上,小猪引吭高声叫了一声,就抖擞着身上的毛发,向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它是向山上跑去的,而不是向下山的小路。
    林青的眼里,忽然露出恐惧的神色。

    第七节:谁都活不了
    姨妈哼起了一首欢快的歌,小猪也欢快地叫唤着,乞求主人赶快打开禁锢它的牢笼。
    林青冷汗淋漓,浑身瑟瑟发抖。他用力扭动着手臂,想要扯断捆绑他的那些绳索。
    姨妈慢悠悠地走到林青身边,举起花瓶。
    "砰!"花瓶砸在了林青的头顶上,鲜血沿着他的面颊滑落在地上。笼子里的小猪再次兴奋起来,大声哼个不停。
    姨妈冷笑一声,走到笼子边,拉开了笼门。野猪倏地冲了出来,呲开嘴,露出一排森白的尖利牙齿。
    人在死亡来临的时刻,最能激发身体中的潜能,做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奇迹。林青使出浑身的气力,竟然惊异地发现,他扯断了束缚双手的那根粗壮绳索。但已经晚了,小猪跃到他的膝盖上,张开大嘴,一口咬了下来,鲜血飞溅,小猪一口之下,竟咬掉了他的半边脸。
    剧痛之下,他倒在地上,紧闭双眼,扭动着身体。小猪没有再扑上来,反倒蹲在一边,仿佛一只玩弄老鼠的猫一般,静静地看着林青在地上挣扎。或许它在等待着林青断了气后,才慢慢享用自己的夜宵。
    林青在地上滚了几圈,再睁开眼睛时,才发现滚到了姨妈身边。在姨妈的脚下,还有那把瑞士军刀。
    林青狰狞地笑了一声,挣扎着拾起军刀,蓦地向姨妈裸露着的小腿划了过去。
    "哎哟!"姨妈一声尖叫。她垂下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小腿上慢慢渗出的鲜血,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在这个时候,蹲在墙边的小猪忽然兴奋了,它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一跃而起,跳到姨妈的小腿边,贪婪地望着姨妈小腿上正缓慢渗成的鲜血。
    "小猪,不要!不要!我是你的主人!"姨妈喃喃说到。但是,她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小猪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了姨妈的小腿上。一口下去,姨妈的小腿被咬掉一大块肉,鲜血也如注地溅出。
    姨妈倒在地上,痛苦地号啕,她与林青并排倒在一起。
    林青扭过头来,惨然一笑,对着姨妈说:"太好了!我们现在一个都活不了啦!"
    小猪跃到床上,看着地上流淌着鲜血的两个人,得意地引吭叫道:"噢--呜--"此时,它根本不像是一头猪,倒像是一只野狼!
    姨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家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805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