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原创灵异>内容详情页~

洗眼

更新于 2015-03-16_14:40:00  196阅

    蓝衣女生
    我的寝室在六楼,从窗口望下去,地面似乎并不很高。不远处的操场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女生独自坐在篮球架的下面,她的双手交叠在胸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个女生名叫佟馨,是我的女朋友。
    窗棂被阳光晒得滚烫,我松开手。慢慢地探出一条腿去。
    从这里跳下去,应该足够致人死亡了,我有些快意地想着。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叫佟馨一声,然后在她回头的一瞬间跳下去。
    我和佟馨在读大一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关系一直非常好。去年暑假时,我还和她一起回过老家看望她的父母。也就是在那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楚琦。
    楚琦是佟馨高中时的男朋友,在我和她刚刚接触的时候,他们还保持着联系。这我是知道的。至于后来佟馨是如何向他摊牌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们很快就真的断了。后来,佟馨好像还接到过他的几次短信,内容是什么,佟馨当然不会告诉我。
    而我和楚琦的那份约定,以及我这两天的经历,佟馨自然也不会知道。就是因为那份约定,我才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确切地说,是结束自己的疾病。
    我试探着把身体慢慢向窗外移动,悬空的身体开始有一种下坠感,就在我准备松开双手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在窗子的下面,站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她仰头看着我,脸上似乎并没有惊讶和恐惧,相反,却好像还带着一丝奇怪的笑。
    我猛地一惊。这种笑容我太熟悉了。
    我用尽全力把自己拉回窗台,回过头来,对着窗下的女生露出一丝嘲讽的笑。然后顾不得擦掉头上的汗水,转身就向寝室的外面跑去。
    刚刚跑下楼梯,就接到楚琦的电话。
    “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佟馨!”我对着电话愤怒地喊道。
    楚琦在电话那边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
    我径直跑到操场,回过头来,发现那个蓝衣女生还站在那里,她手里拿着手机,诡异地看着我。
    断湖边
    两天前。
    我独自趴在黎明湖边的护栏上,看着水里的月亮出神。
    黎明湖就在我们学校的旁边,湖水很宽,也很深。历来是同学们谈情说爱的好去处。我双手抓住护栏的扶手,努力做着深呼吸,为自己即将做出的行动做着最后的准备。
    最近几天,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胸部和背部都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红色水疱,水疱的里面是一个个白色的硬结,我知道,它们很快就会变成蛆虫一样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会很快全身腐烂而死。我的几个老乡都是这样死去的,根本无法医治。一想到自己那血肉模糊的可怕死相,我就禁不住浑身颤抖。于是,我决定由自己来选择死法。
    湖边已经没有人,冷风叫我不住地哆嗦着。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在湖水中间的亭子里,有一个女生的身影。
    月光很暗,但我还是看清她正小心翼翼地走下亭子的台阶,站在最挨近水面的地方。她的头发很长,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脸色也很是苍白。
    难道她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沿着湖中间的木桥,我轻轻地向她靠近。做出随时准备扑上去拉住她的样子。不管怎么说,这样一个美丽的女生被湖水吞噬总是可惜的事情。
    可事情并不像我想向的那样。我看见她蹲下身子,用手抚弄着湖水,然后,抬起手来把自己披散的长发慢慢拢到脑后。我吃惊地看到她的那双大眼睛在夜色中发出一道淡蓝色的光。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把我吓昏。
    她竟然伸出一根手指,向自己的眼睛狠狠戳去。随着鲜红的血液奔涌而出,一颗比玻璃球还要大的血红的眼球就落在了她的手心里。而她的脸上也顷刻间溅满鲜血。
    我用力地捂住嘴,以防自己叫出来,吐出来。
    那个女生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痛苦,她把眼睛慢慢地放进水里,轻柔地清洗着上面的血迹。很快,她身前的湖水就变成了红色。而那只眼睛也变得更加清澈透明。她甩干上面的水渍,把它轻轻地推进眼眶。那轻松的样子,就像在考场完成一道早已预习过的数学题。
    我压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慢慢地退回到湖边。再也没有了在这里自杀的想法,准备立刻逃回学校。
    可这时,一个男生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都看到了?”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却差点把我惊倒。因为我认出来,他竟然是楚琦。
    看着我惊慌的样子。楚琦忽然笑起来。
    “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死去。”他忽然说道,“我就可以为你治疗身上的病。”
    我更加吃惊。我的病是最近几天才发作的,连佟馨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那个洗眼睛的女生又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回头,惊恐地看到,那个女生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正用一双水润润的眼睛看着我。
    接下来,我和楚琦口头签订了一份协议,由他负责医治我的疾病,而我需要为他做一件听起来并不很难的事情。虽然对他的话半信半疑,我还是决定试一试。
    对了,那个在湖水里洗眼睛的女生,其实就是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这也是我突然放弃跳楼念头的根本原因。
    我觉得自己被骗了。

    绿色石头
    从湖边回到寝室,我打电话给佟馨。试探着询问楚琦的情况。
    佟馨显然对我重提楚琦感到很不高兴。沉默了好久,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我扔掉手机,把自己也扔在床上,开始思索如何实施和楚琦的约定。
    从佟馨的语气和沉默中,我基本上证实了自己的推测,就是我今天见到的楚琦和那个女生,其实已经死了。但我却奇怪地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了恐惧。
    身上的痛痒让我无法入眠,所幸坐起来,用手挤着一个个红色的水疱。就像压碎一个个很小的气球,随着啪啪的声音,一股股浑浊的血水从水疱处溢出来,芝麻大小的白色颗粒在手指间滚动。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在寝室里。所幸,同寝室的同学都不在。
    直到半夜时分,我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我再一次给佟馨打电话,约她一起去吃早餐。
    餐厅里几乎没有人,我和佟馨相对着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好适合我下一步的行动。
    佟馨的脸有些苍白,明显带着一丝倦意。可这并不是我所关心的,我的双眼注视着她细嫩的脖子,那上面一条细细的紫色丝线若隐若现。那是一块淡绿色的小石头,佟馨曾经给我看过,当时我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天知道楚琦为什么会要它。
    “你今天怎么了?”佟馨终于发现我的表情有些奇怪。
    “我……我前几天听人说,你脖子上的那块石头好像是一个古物。”为了使自己的谎言能够不引起佟馨的怀疑,我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还到网上查过,好像是说是清朝的一位大官的饰品。”
    “是吗?”佟馨果然很感兴趣,一边把它从脖子上小心地摘下来,一边问道,“你确定看到的和我的这个一样?”
    我忙不迭地点头。
    石头在她的手里发出一丝绿色的光芒,叫人联想到宝石之类的东西。
    “这是我的祖母在临终时交给我的。”佟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说是她小时候在一个山沟里捡到的,后来,还有人出高价要收购,可祖母没舍得卖。听人说,可以驱妖除邪的。可我这些年也没看出它哪里特别。”
    我轻轻地震动了一下。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
    “我的一个亲戚就是收藏古玩的。”我继续骗她,“要不我拿给她鉴定一下,说不定真是什么宝贝呢。”
    “真的?”佟馨有些兴奋起来,但,似乎还有些不放心,轻轻地说道,“那你可不能把它给我卖了,鉴定完一定要还给我。”
    “哪能呢。”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故意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随手把石头往口袋里一扔,吓得佟馨大声提醒我别弄丢了。
    回到了学校,我借口自己头痛没有去上课,一个人回到寝室,打算仔细研究一下这块石头。可终于还是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践约
    傍晚,我偷偷地来到黎明湖边。身上的水疱已经蔓延到手臂和大腿,对死亡的恐惧叫我无法选择。
    我站在亭子中间,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块石头。很快,那个蓝衣女生便出现了。奇怪,她似乎并没有看见我,轻盈地从我的身边走过去,径直去到昨天她洗眼睛的地方,蹲下身,开始洗她的眼睛。我急忙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夜色已经很浓了。湖边的路灯不知怎么忽然全部灭掉了。我一惊,伸手抓住身边的护栏。
    这时,黑影闪过。楚琦几乎无声地出现在我面前两米左右的地方。
    “带来了?”他冷冷的问我。双眼却紧紧盯住我的手。
    我急忙点头。张开那只攥住石头的手。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用这块石头作为交换条件,叫他先给我治病。
    手中的石头此时正发出一道刺目的光,在这夜色中,就像一闪一闪的鬼火。
    楚琦的脸忽然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双眼放出一道令人害怕的寒光。他猛地扑上来,双手闪电一般抓向我手中的石头。我吓得向后倒退,还没等站稳,那个一直在水边洗眼睛的蓝衣女生,忽然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骤然冲了过来。在我的惊叫声中,她冰凉的手从我的胸部穿过,竟然抢先拿走了石头。然后,如飞一般地掠过湖面,向对面跑去。
    我瘫倒在地。下意识地低头,却奇怪地发现,自己的身上根本没有一点伤痕,连衣服都没有破损。
    楚琦好像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拼命地追到湖边,狠狠地跺着脚。
    我犹豫了片刻,对死亡的恐惧还是战胜了对鬼的恐惧。我跃起来,一把抓住了楚琦的衣服。
    楚琦用力甩开我的手。
    “你抓我有什么用?”他气急败坏地对我吼道,“真正能给你治病的东西只有那块石头,我们两个人都被她给骗了。”
    我又是一惊。
    楚琦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和她是在医院里认识的。”他说道,“那时,她还没死,双眼蒙着纱布。我每天领着她在走廊里散步,后来,不知是手术上出了什么问题,反正她就死了。我也很快出了院,谁知她竟找到我,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遇到了艳鬼,可以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呢。可她竟然领着我找到了你,还说,她只是想拿佟馨的石头来看看,然后为你治病。为了佟馨,我就答应了。可现在看来,她真的是骗了我。”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死?”我更加惊讶起来。
    “你说呢?”楚琦不屑地看了我一眼。
    “那你怎么知道佟馨有这样一块石头?”我问。可马上就为自己这极端弱智的问题感到后悔。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跟我装糊涂。”楚琦似乎并没有多想,“那块石头可是我从一个古墓里捡到送给佟馨的。”
    佟馨明明说是她的祖母留给她的,现在怎么又成了楚琦送给她的。他们究竟是谁在撒谎?那块石头又会是怎样的宝贝?我死死地盯住楚琦的脸,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
    “你还是去死吧!”楚琦忽然说,脸上丝毫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回佟馨的那块石头,也才能免去你现在的痛苦。”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

    帮你洗眼
    我飞跑到操场,一把拉起佟馨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佟馨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我挽起袖口,把身上的水疱给她看。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
    佟馨大概被我的样子和身上的水疱吓坏了,眼中霎时间满了泪水。
    “你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和我的祖母一样!”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立刻捂住了嘴。
    我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看来,楚琦没有骗我,那块石头真的是他给佟馨的。
    “看到我这样,你一定很高兴吧。”我有些违心地说。
    “你说什么?”佟馨吃惊地看着我。
    “那块石头是你的祖母在临终时才交给你的,对吗?”我进一步追问。
    “是呀,怎么了?”佟馨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问。
    “那块石头可以治疗我这样的疾病。”我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的祖母怎么会死呢?恐怕,你祖母病逝的时候,你还没见过这块石头吧?”
    “你不相信我?”佟馨立刻满脸委屈的样子,“难道是谁说了什么?”
    尽管她没有提楚琦两个字,但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她其实已经猜到了。
    “可那块石头不是就在你的手里吗?”佟馨说道。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不该把楚琦对我说的话,和那个蓝衣女生的事情告诉她。回过头,我发现女生已经不见了。正感到疑惑,忽然,我看见自己寝室的窗口,一个纤细的身影正探出头来,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竟进了我的寝室。而且,在她的身边站着的,居然是一脸恐惧的楚琦。
    楚琦似乎是被蓝衣女生控制了,他拼命地挣扎着,狠狠地挥拳向她的身上和脸上击打着。可令人害怕的是,他的拳头就像击打着空气,一次次地从女生的身体中间穿过。女生的脸上却弥漫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蓝衣女生竟然用手抓住楚琦的衣领,纵身从高高的楼里跳了下来。
    我惊叫一声,差点摔倒。www.gUidaye.com
    只听一声沉闷的声响,我看见女生带着楚琦狠狠地摔到地上。一片殷虹的鲜血转眼间就从二人的头上流出来。蓝衣女生的一双眼睛竟然飞出很远,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爆响。一只沾满鲜血的手高高地举起来,直直地指着我和佟馨所在的方向。
    “你怎么了?”佟馨的叫声让我从恐惧中惊醒。我奇怪地发现,地上忽然间就只剩下楚琦的尸体,那个蓝衣女生居然转眼间就不见了。
    “楚琦真的死了!”我颤抖着指着地上的楚琦说。
    “你说什么?”佟馨呆了一下,脸色惨白地用力推了我一把,“楚琦已经死了很久了!”
    佟馨的话,叫我更加害怕起来。很快,我就证实了这一切,因为我看见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有见到我见到的情形。我捂住了眼睛。
    “看来,我是应该帮你洗洗眼睛了!”忽然,一个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猛地回过头来,那个蓝衣女生就站在我的身后,她的双眼已经不见了,两个黑黑的窟窿里正有鲜红的血液汩汩地流出来。
    真伪难辨
    我不知道蓝衣女生的话究竟是说给我还是佟馨的,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恐惧,扑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高喊着要她交出石头。
    蓝衣女生任凭我抓住她的手,满是鲜血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
    “我们都被楚琦和佟馨骗了。”她忽然说道,“那块石头根本就不是佟馨身上的那块。”
    “你说什么?”我回头看一眼正恐惧得浑身颤抖的佟馨。
    “那块石头根本就还在佟馨的身上。”蓝衣女生说道,“至于楚琦说的,他根本没有死和石头可以治疗你的病的话,也只是他编造的谎言。一切都只是他叫你去死的借口。”
    “你胡说!”我死死地抓住她的手,狠劲地摇晃着,“你是想独自把石头带走吧,要不干嘛来抢我的石头!”
    “我承认,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蓝衣女生点点头,“想用这石头来给自己治疗眼睛。可后来发现那块石头根本就是假的。真的石头我们是无法靠近的。”
    我还想再说什么。可忽然感到自己抓住女生的那只手一阵麻木,转眼间,她的手就像忽然变成了一缕空气,或者说是一朵融化的雪花从我的手里流出去。我用力地再次伸手试图抓住她,可发现,她根本就是一个人形影像,我的手从她的身体里轻易地穿行着。
    “你这样费力地抓我,不如去看看佟馨身上的石头。”蓝衣女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对我说道,“看看我是否骗了你。”
    我猛惊,回过头来扑向佟馨。
    我不顾佟馨的挣扎,用力地撕开她上衣的两个纽扣,那块绿色的石头果然紧紧地贴在她的胸口上,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我被彻底激怒了,伸出手去,打算把石头从她的胸前抢过来。就在这时,一件更加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就像忽然触到了一团火,转眼间就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痛楚。我惊叫着抽回手来。只听到身后那个女生冷冷的笑声。就在同时,我吃惊地发现,浑身血污的楚琦正从地上爬起来,一声不响地看着我。
    我昏了过去。
    结尾
    醒来时,天已经是傍晚,我发现自己躺在学校的一个角落里。身旁是一脸泪痕的佟馨。
    “你怎么会这样浑?”佟馨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抱怨道,“你居然连楚琦和女鬼的话都相信,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被佟馨一把抱在了怀里。她的泪水大滴大滴地落在我的身上。
    “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她哽咽着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已经死了。因为你的一切症状都和我祖母以前的情形一样。只是你和楚琦他们都还不知道。”
    “什么?”我惊呆了,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一切。一直只想着要自杀的我怎么竟然会是一个死人。
    “这块石头确实是楚琦捡来送给我的。”佟馨自顾说下去,我看到她胸前的石头不知为何已经没有了光泽,显得很是粗糙。“我不对你说就是怕你会生气,也怕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会很伤心。那块石头,我早就找人看过了,是古人用来镇鬼的法宝。你们根本就无法靠近它的。”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身上的水疱原来就是自己的尸体开始腐烂的预兆。而自己现在的一切行为和经历,都只能用行尸走肉来解释。我奇怪地发现,自己竟然十分平静。我扫视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除了我和佟馨以外,再无任何影子。
    “他们已经消失了。”大概看出了我的想法,佟馨说道,“是这块石头杀死的他们。”
    我笑了。他们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的宝贝,到头来却被这宝贝所杀。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果报。
    夜色已经很浓了,校园的角落里,佟馨却依旧紧紧地抱住我不肯松手。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