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原创灵异>内容详情页

砚鬼

更新于 2015-03-16_14:40:00  575阅

    你见过没有影子的人吗?
    我是见过的,这辈子就见过这么一个没有影子的人,孤零零惨淡淡。有人调侃孤单时总说形单影只,可形和影却是相依相伴的,哪怕你独自一人,也有影子陪着。可我见的那个人,他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
    我记得那是一个盛夏,天气热了许久,没有见过一滴雨。那一天从早上起就闷得难受,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嘴里叼着冰棍儿,觉得自己像一条湿漉漉的鱼。
    雨就是在这个时候砸下来的,起风只是在一瞬间,天地忽然间变了色,整个城市迅速进入了黑夜状态,跑回去已是来不及,我匆匆忙忙躲进路边的便利店。大雨倾盆,我隔着便利店的窗户朝外观望,暗自庆幸反应够快,否则现在的我已从湿漉漉的雨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我在这个时候看见他,一个清秀的小男生,十七八岁的年纪,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台阶上,怀抱着一方砚台。
    门口就他一个人,雨那么大,即便坐在台阶上也不会幸免,谁也不傻,都聚集在便利店里聊天打发时间,所以这男生就显得有些奇葩,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不是对他,而是对他怀里的那一方砚台。
    我走出便利店,挨着他坐了下来:“小弟弟,怎么不进去躲雨?”
    他瞟了里面一眼:“太吵。”
    “是呵,东西上了年纪,也是好清静的。”
    他原本在看外面瓢泼的大雨,听到这话,扭过头来,开始正眼瞧我:“你认识?”
    他明白,我指的是那砚台。
    “端溪古言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虹霓。你那一方,应是吴门顾二娘的。”
    “顾二娘的砚台流传极少,我怎么可能会有?”
    他明显要诓我,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小弟弟,老东西是逃不过我这双眼睛的。你小小年纪就抱着块老砚台在外面乱跑,这东西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他瞪圆了眼睛:“这砚台是我的,祖传的!”
    “口说无凭,谁信呢?你不上学跑到外面瞎晃荡,又抱着个值钱东西,自然是偷来的,要不我这就给警察叔叔打电话?”
    我晃了晃手机作势要打,他却没有反应,我甚觉稀罕:“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害怕的么?”
    他小小年纪却很是沉着:“我为什么要害怕,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老气横秋,像我们家楼下院子里整天摆弄花花草草的老大爷,我也不想捉弄他了,直截了当说出我的目的:“小弟弟,我看上你这方砚台了,卖给我怎么样?”
    他如我所料摇了摇头:“不卖。”
    “你一个小孩子,要这砚台也没什么用处……”
    他打断我:“这砚台不能用了。”
    “什么意思?”
    “它已经有好多年研不出磨来了,砚台研不出磨,岂不是一方废砚?”
    “顾二娘的砚台即便磨不出磨来,也是好砚,你卖给我,物尽其用。”
    我倚老卖老,他一个小孩儿能懂什么?今儿这方砚台我是铁定要收到手,哪怕花了大价钱,也在所不惜。不过这孩子怎懂得砚台的价值?我成竹在胸。
    男孩想了想,把砚台递给我:“你既然喜欢,送你了。”
    这简直出乎我意料,不费吹灰之力,我便得到了顾二娘的砚台,谁会有我这般好运气?我细细查看着砚台,心里顿时有些怀疑,难不成我看错了,这是个赝品?若是真品,岂能白送?
    我抬头要细问,却怎想到身边已经没了人,不过眨眼间的工夫,他竟似消失了一般。外面还是瓢泼大雨,黑黑的天空猛然劈下来一道闪电,打醒了我脑中先时存在的一个画面。那时我刚跑进便利店,隔着玻璃看那坐在台阶上的男孩,便利店门口亮着灯,男孩坐在那里的身影瘦弱孤单,身后的地面被灯光打得明亮,看不到一丝影子。
    那个男孩没有影子。
    顾二娘常说:“研为一石琢成,必圆活而肥润,方见镌琢之妙。若呆板瘦硬,乃石之本来面目,琢磨何为?”眼前这方砚台,的确圆活肥润,触手细腻,不知被多少人盘玩过。当一样东西成为了古玩,加之匠人盛名,就失了先时的用途,成为人们观赏的玩物,一年复一年,一代复一代,久而久之,或许连它自己都忘却了,在造物之初,它原本只是一样普通器具。
    这方砚台果真磨不出墨来,它也是忘记了自己初心的器具。
    我端坐在书房,看着书桌上这方砚台,想到了先时遇见的男孩,心里一阵发凉。我曾听人说过,这世上所有的生物都是有影子的,没有影子的,那是鬼!
    我顿时觉得害怕,那砚台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却让人感觉像是个活物,总好像有眼睛在看着我,如那个神秘的男孩子一般,孤高的,冷清的眼神。
    外面突然响过一声闷雷,我吓得连忙寻了块布把砚台包了起来,塞进了抽屉里,却仍觉得担心,又拿钥匙上了锁。我觉得,应该寻个时间去找一下蒲姑娘。
    可还没等我去找蒲姑娘,当晚就出了事情。
    那晚的雨一直没停,噼里啪啦打在窗台上,人睡觉也不安稳。我在做了一连串怪梦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房间里很黑,我却看见更黑的团团的影子,在床边笼罩。影子遍布,墙上,地板上,衣柜上,甚至还爬上了我的被子。那是一个个人影,垂手立在每一寸可立之地,虽然它们没有眼睛,可我却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它们在看着我。
    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直觉告诉我是梦魇了,便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是在轰隆雷声与瓢泼大雨声中亦能清晰分辨出来的极轻微的声音,是有人拿着墨块研磨,一下又一下,速度匀称,不能操之过急,慢慢加入清水,用至纯至静的心去研磨,方能得到一汪好墨汁,浓淡正好,配得起笔走龙蛇的中国字。

    嗤啦啦,嗤啦啦……
    我去拉床头灯,不亮,好像停电了。举着手电筒来到书房,那声音随着我的靠近亦变得更大。此时我已经确定,声音的源头,就在书房的抽屉里,第二层,先时被我锁起来,里面只放着那一块顾二娘的端砚。
    战战兢兢开了锁,我知道身后仍跟着那些影子,它们随着我的走动一同飞檐走壁,此时在书房齐聚,齐齐向抽屉里张望。那一抽屉浓郁的黑色随着我将它拉开倾泻而出,鼻尖有墨香,是经历了悠久岁月积淀下来的浓厚的香,像是终于找到了归宿。
    手电打上去,那一汪新研好的墨,在光下晕着好色泽。一时间,周围响起窃窃私语,有哭有笑,有吵有闹,嬉笑怒骂,纷至沓来,像是去了闹哄哄的集市,千百张嘴巴在你面前翕动,太吵了,听不清说的都是什么。
    满墙壁密密麻麻的影子,都开始迅速流动,像是要搅出一场风起云涌,整个屋子莫名刮起了黑旋风,齐齐汇入那一汪墨汁里,好似投奔汪洋,如此奋不顾身。
    我的脚底开始升腾起一股黑烟,缥缥缈缈,亦随波逐流,舍我而去。一抬头,窗户上正贴着一张白惨惨的脸,冷冷清清的眼睛盯着我,是那个男孩儿……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便启程去找蒲姑娘。我是自卧房中醒来,奔去书房,抽屉仍好好上着锁,再将它打开,端砚仍被布好好包着,只是那块布已经被墨汁染得尽黑。
    我在后花园找到蒲姑娘,她只看了我一眼,便说:“你的影子有些淡。”
    我低头一看,可不是,同站在阳光下,我的影子淡得几不可寻。蒲姑娘嗅了嗅,又道:“有墨的味道,你给我带来了一方砚台?”
    什么都瞒不过她,我把砚台递给她,她瞧了瞧,笑道:“顾二娘的砚台,想不到还能见着。这是顾二娘做的最后一块砚,被十砚老人的后人们收着,此后也不知道辗转到了什么地方,你是怎么寻见的?”
    “白捡的,”我说:“有个男孩儿白送给我的。可是这砚台有些奇怪,它里面有鬼!”
    “哦?鬼么?是只什么样的鬼?”
    我将昨夜的事情说了,蒲姑娘端着那方砚台,手指轻轻抹过,指尖亦残留了墨的香气:“那不是鬼,是灵,这砚台里住着一只灵,已经许多年了。”
    说来也奇怪,她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影子闪过,她脚边的杜鹃花旁已坐着了那个男孩儿,头发比昨天看着倒要长了许多。
    蒲姑娘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弟弟,是闲得无聊所以现形出来戏弄人么?”
    男孩儿白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谁闲得无聊要戏弄你们人类?顾二娘的砚台要死了,我得救活它。”
    “所以你便吃人的影子?”蒲姑娘语笑嫣然,说出的话却令我打了个寒颤:“什么,他吃人的影子,那我昨夜看到的那些……”
    “都是他吃掉的影子,”蒲姑娘说:“影子带着人身上的气泽,养在砚台里,发酵出浓厚的墨汁,滋养着砚台,砚台才能不死。说起来,那些人也都该如你一般,是爱好古玩的,对么,小弟弟?”
    男孩儿撇了撇嘴:“我是顾二娘做的最后一方砚台,是吴门顾氏绝砚,自做出来之后就被人藏着,从没有被研过一滴墨汁。不能研墨又怎么能叫砚台?过了这么多年,我都要干死了,都是你们人造的孽,你们把我当玩物,华而不实,又怎能配得起顾二娘的手艺?我吃你们的影子,是为了活命,我是不能辜负顾二娘的手艺的!”
    蒲姑娘叹了口气:“是啊,砚台不能研墨,又怎能叫做砚台?爱古玩,却又将它奉若珍宝,束之高阁,实在辜负了匠人的本心,亦对不起托生于古玩中的灵。小弟弟,对不起了。”
    男孩儿哼了一声:“就只差这一个影子……”
    蒲姑娘看了我一眼:“这个可不行,她是我朋友,你高抬贵手吧!”
    我这才意识到他们是在说我:“为什么非要吃人的影子,用旁的东西就盘不活这一方砚台么?”
    男孩儿不屑道:“砚台干了这么多年,岂是你说盘活就能盘活的?影子里有人的魂魄,最能养灵。更何况,像你们这样好古玩的,魂魄里藏着对古玩的爱惜,是盘活我们最好的东西。”
    我看着地上自己惨淡淡的影子,问:“如果没有了影子,我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不过脑袋不大灵光,会经常失忆,”蒲姑娘看向我:“怎么,你要救他?”
    我点点头:“横竖影子已被他拿了大半去,不差这剩下的。总归是人对不起它,总要还的。我爱古玩,不能眼睁睁看着古玩死,蒲姑娘,你不也是一样么?”
    蒲姑娘笑笑,捏了一把小男孩儿的脸:“小弟弟,那姐姐心善,吃了她的影子,便好好做你的砚台,再不得出来调皮了!”
    男孩儿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那一瞬间,阳光晴好。
    之后,我便没有了影子。我时常想不起来一些事情,比方说我为什么来找蒲姑娘,又为什么回去时手里会有一方砚台,我不记得在哪里收过这方砚台,也不记得为什么要收这方砚台。
    不过,我极喜欢这方砚台,因它是吴门顾二娘做的绝砚,我能拥有它,此生之幸,他人若要,千金不换。
    我时常用它研磨,墨块均匀画着砚台,加适量清水,看着墨汁生出,由浅变浓,是一汪好墨。一汪好墨需得用至纯至静的心灵养着,才能配得起笔走龙蛇的中国字。
    只是,有一件事情始终让我感到奇怪,为何我没有影子。别人都说只有鬼才没有影子,那么我是鬼吗?
    你正在看着我的故事吧?那我想问问,你见过没有影子的人吗?如果你没见过,那我便告诉你,我就是一个没有影子的人。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原创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92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