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原创灵异>内容详情页~

夺命灶王爷

更新于 2015-03-16_14:40:00  296阅

    1、命案
    明朝永乐年间,科考在即,大批举子从各方涌入京城。一时间,悦来客栈客满为患,老板金奎高兴得合不拢嘴。
    这天中午,众举子都已起床,只有程不凡的房间没动静。金老板去叫了半天,里面无人应声,他用小刀撬开门闩,推门进去,发现程不凡躺在床上,满脸肿胀,早已没气了。
    金老板连滚带爬跑下楼梯,嘴里高叫死人啦。坐在下面大堂喝茶的举子们被惊动,有几个跑上楼查看,吵吵嚷嚷建议报官。其中有一人名叫高攀,认为最好能弄清那位同科的死因,再报官不迟。另有一个叫蒋渊的举子说他学过医。
    蒋渊查看了尸体后,对众人说:“尸体面部肿胀,左颊有两个小孔。应该是毒蛇牙印,他应该是中了蛇毒!”
    金老板连忙说:“客栈开在城内,哪来的毒蛇?”蒋渊沉吟片刻,说有可能是住店的人下的手。
    高攀有些紧张:“要真是杀人案,咱们这些人都会成为疑犯。”蒋渊点点头,他四下看了看,发现死者枕边有一个木刻的灶王爷雕像,拳头大小。雕像底部有一个洞,里面是空的。
    蒋渊恍然大悟地说:“会不会有人将这个灶王爷送给死者,他睡觉时放在枕头边,谁知里面藏有一条毒蛇,半夜出来咬了他?”
    高攀摇摇头,道:“这个灶王爷这么小,哪能装得下毒蛇?”
    蒋渊却说,一般的蛇是装不下,但有一种小蝮蛇很小,可以装得下。
    客栈里的人来自天南海北,彼此还达不到相互赠礼的程度。这个灶王爷雕像如果是别人送的,一定会引起程不凡的怀疑。所以,大家经过分析,一致认为是程不凡将蛇作为宠物,养在灶王爷雕像里,谁知蛇半夜溜出来将他咬死了。
    确定这是个意外事故后,金老板才跑去顺天府报告。府尹委派手下李中前来查看。李中很快赶到了悦来客栈,他调查过后,问了金老板一些情况。金老板把众人的分析告诉了李中。李中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只是那条蛇跑到哪里去了呢?
    衙差搜索房内,发现墙壁有缝隙,足够一条蛇逃走了。李中见状,便认定这是一起事故无疑。
    这事就算过去了。谁知第二天中午,高攀房间的门一直未开。金老板只得再次用小刀撬开门,结果发现高攀也死在了床上,跟程不凡一样,尸体面部肿胀,枕边有一个灶王爷雕像!
    这下,举子们说什么也不相信是意外了。金老板见状,只得赶紧再次去向顺天府报案。
    李中急忙带着手下赶了过来。仵作验过尸体后,认定高攀也是被毒蛇咬死的。
    李中皱眉道:“两人死得竟然如此相似,看来,杀死程不凡和高攀的,应是同一人。两人应该都是被蛇咬后毒发身亡,可这是什么蛇呢?”
    仵作说应该是一种筷子大小的小蝮蛇。
    李中听后有些想不通:“小蝮蛇能有多大的毒性?就是最毒的五步蛇咬了人,也不至于让人不哼一声就立刻身亡吧?为何他们都没有开门呼救呢?”

    2、调查
    李中把所有住客集中到楼下大堂,命衙差们进入各个房间搜索,结果却并无所获。接着,李中把楼上一个房间作为他临时问案的公堂,大堂中的举子挨个被叫上去问话。
    蒋渊是第三个被叫上去的。李中问道:“你是哪里人?”
    蒋渊答:“苏北宿迁乡下。”
    “你跟前次死的程不凡,还有昨夜死的那个高攀,以前认识吗?”
    蒋渊摇摇头说:“程不凡是山东人,高攀是河北人,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就是这次进京赶考,同在此客栈住宿,萍水相逢而已。”
    李中缓缓地说:“刚才我第一个问话的,是店主金奎。据他说,发现程不凡死后,本来他想立即报官,但高攀却认为有必要先弄清死因,当时是你站出来的,确定死者是死于蛇毒。那么你对此案有何看法?”
    蒋渊说:“我自小生在乡下,又跟外祖父学过医,对蛇伤略知一二。我一看程不凡的伤势就确认是蝮蛇所咬。只是大人刚才说,蝮蛇咬人后,伤者应该疼痛惊醒,我也觉得很有道理。可为何两名死者都不醒,这我就想不通了。”
    李中说:“这也正是我不解之处。还有,如果灶王爷是藏蛇之罐,凶手是怎么在不让他们发现的情况下放在他们枕边的呢?”
    蒋渊说:“依大人的意思,这个灶王爷应当是他们睡熟以后,被某人放置的吧?”
    “应该如此。但是,住客房间的门都可以在里面闩住,如果有人在外面想进入,只能用小刀撬门闩,这样势必发出明显的声响。里面的人睡得再沉,也不可能不被惊醒。”
    蒋渊点头道:“那么大人有何高见?”
    李中说他暂时也没有头绪,还要询问其他人,争取尽快找到线索。
    到中午时分,所有住店的举子都被询问了一番,案件却没有什么进展。李中一筹莫展,只好命人将高攀的尸体带走,回去向府尹汇报。
    当晚,蒋渊吃完饭后就回到房间睡觉,却一直睡不着。半夜时分,忽然他听得梁上有响动。他点燃油灯一看,发现梁上有一只猫。
    他没有在意,熄了灯准备再睡时,又听到了响声,原来那只猫沿着柱子蹿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沿着柱子上去了。
    蒋渊发现,身旁的床下多了一个东西,接着便感到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他吓了一跳,急忙用毛巾将那东西裹了起来。接着,蒋渊立刻收拾行装,便出了门。
    蒋渊悄悄离开了客栈后,终于长嘘了一口气。他在无人的街头急匆匆走了一阵,突然发现旁边的弄堂里闪出几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中间的一个官员冷冷地说:“蒋举人,三更半夜的,你怎么要不辞而别?”
    蒋渊认出那人正是李中,不禁惊问道:“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李中说:“我就知道这两桩杀人案发生后,会有人在夜里逃跑。我守在这儿,就是为了抓住逃跑之人。你这么慌着逃跑,说明你就是杀人的嫌犯!”
    蒋渊吓得扑通一声跪下,辩解道:“大人,我并不是杀人凶手,我之所以逃出来,是因为有人要杀我。”
    “谁要杀你?”
    “我已经知道是谁,还请大人明察。”
    李中当即带着蒋渊回到客栈,要蒋渊说说是怎么回事。
    蒋渊指着自己房间的横梁说:“我半夜听到梁上有响动,点亮灯一看原来是只猫。我突然明白过来,程不凡和高攀房里的灶王爷到底是怎么来的。”
    李中眼睛一亮:“你是说,是猫叼来的?”
    蒋渊点点头:“客栈里老鼠很多,半夜常会满室乱窜,所以有只猫在半夜出没捕食并不会引起人们的警觉。这灶王爷雕像正是那只猫叼来的。大人你猜,那个灶王爷的肚子里装着什么?”
    “是小蝮蛇?”
    “不光有蛇,还有瘴气。底下的孔是被软塞子塞住的,猫将塞子咬走,瘴气就朝着床上睡觉的人脸上冲。瘴气能让人昏迷,而真正置人于死地的,还是小蝮蛇。”
    “既然凶手能训练猫做这些事,为什么不训练猫将灶王爷雕像叼走,要留下证据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只有问凶手才行。”

    3、真相
    蒋渊从床下拿出一个被毛巾包裹的东西,揭开一看,正是灶王爷,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里面还窜出一条小蝮蛇。
    李中觉得很吃惊,问蒋渊凶手到底是谁。蒋渊附在李中耳边细语一番。
    李中拿了那个灶王爷,跟蒋渊一起到了楼下柜台前,果然发现柜台上伏着一只猫,正在打盹。
    李中将手里的灶王爷扔到地上。那只猫立刻跳下柜台,上前将灶王爷一叼,就冲进了里屋。
    李中和蒋渊跟着跑进去,只见金老板正从猫嘴里接过灶王爷!
    李中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给我搜。”几个衙差冲进来,翻箱倒柜地搜索,很快便从一个水箱子里搜出了几个灶王爷。
    证据面前,金老板没有任何辩解,他只是狠狠地瞪了蒋渊一眼,骂了一句:“恶贼,本来死的应该是你。”李中下令将他们都押回审问。
    顺天府尹公务繁忙,此案全权交由李中负责。李中开堂审理,先命人将金老板带上堂来,问道:“金奎,举人程不凡和高攀是不是你杀的?你是怎么杀他们的?快快招来。”
    金老板承认是他杀了这两人。他使用的手法,正如蒋渊所说,是使用训练过的猫叼着灶王爷雕像,先把房客熏昏,再用蝮蛇咬死。
    李中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是不是谋财害命?”
    金老板指着旁边的蒋渊骂道:“真正谋财害命的,是他们几个贼子。我是在替我的妻儿报仇!”
    李中大惊:“到底怎么回事,快说说清楚。”鬼大爷鬼故事。
    金奎声泪俱下地说,他原本是洪泽湖中一个无名岛上的渔民。三年前,程不凡、高攀和蒋渊去京城赶考途中,来到岛上游玩,就借宿在金奎家。
    程不凡三人见金奎家中有一尊田黄石雕成的灶王爷雕像,起了贪念,便趁金奎白天出门捕鱼,准备偷走灶王爷,不料被金奎的妻儿撞见,他们就残忍地杀害了金奎的妻儿。
    李中闻言大怒,对蒋渊怒斥道:“金奎所言是否属实?” 蒋渊顿时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低头认了罪。
    李中问道:“那灶王爷如今在哪里?”蒋渊坦白说,灶王爷早在三年前就被卖掉了,三人平分了钱款。
    金奎说,这三年里他一直在追寻他们三个恶贼。他预料到这三人有可能会上京参加科考,便来到了京城。正好悦来客栈的原店主是他的亲戚,听了他的哭诉,十分气愤,就让他假冒店主,对三人下手。这些年,他学会了一点易容术,所以三人才没有认出他。
    案情水落石出,但李中还是有一点弄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让猫把灶王爷雕像叼走呢?这不是留下了证据吗?”
    金奎惨然一笑道:“我这样做就是为了告诉他们,恶有恶报,他们为了灶王爷杀死了我的妻儿,如今灶王爷来取他们的命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